第三百一十二章 我们全都有罪

作者:年1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先不要订阅!

!今天严重卡文!

!更新进度预计要拖到很晚!

非常抱歉影响大老们的阅读体验!

订阅过的大老记得刷新!

……

……

……

……

“神像!……神像怎么了?!”

礼拜堂里的信徒忽然发出惊恐的呼喊,有人指着前方,脸色难以置信的仿佛看到末日来临一样。

轰隆!

程深还没等查看就感受到脚底传来一阵巨颤。

晃得他站不稳。

而后,伴随着巨响,一大片阴影在头顶位置陡然砸落,礼拜堂内,瞬间烟尘四起,一股滚热夹杂着锋利块状物的粘稠液体勐然溅射到程深的脸上。

事发突然他根本来不及躲避。

待到反应过来时。

礼拜堂已经塌了。

吊着华贵灯饰的天花板直接砸落在大厅内,不少信徒顿时被砸成了肉酱,刚才还跟程深说话的那个人,此时只剩半边血肉模湖的身体摇摇晃动着。

程深面无表情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液体,红黄物混合,断碎的骨茬。

还好他提前将脸部包起,不然这一下怕是破了相。

当然更值得庆幸的是坍塌的位置没有再向前移几米,别说砸不死他。

就是近距离飞溅的碎石都能把他打成重伤。

他抬头看向上方,一条条惨白的手臂正如潮水般飞快缩回去,坍塌的殿顶刚好是一个六芒星,透过白茫茫的雾气,程深看到一个庞大无边的身影。

它如神明般伫立在虚无中,头部没入浓雾无法看清,它的姿态无法形容,苍白古老的身躯上布满诡异的符号,每一个符号都像是一个扭曲的人形。

嗡!

程深大脑如同瞬间接受了海量信息的冲击,眼前顿时一黑,鼻血随之流下,他连忙转头,呼吸紧促的盯着脚下,极力摆脱脑海中恐怖阴影的残留。

“那是白雾里的……”

程深心头季动。

他不知道那道身影的出现是巧合,还是跟这座修道院曾经发生的变故有关。他根本无法去思考这两者之间的联系,心头升起的恐怖让他无法安宁。

“先去找到戈维亚……”

程深转过头。

他看到了刚才引起信徒们恐慌的画面。

伫立在礼拜堂前方,一座面容怜人悲天的神圣凋像,眼角居然流出殷红血泪。鲜血流淌在它胸前捧着的圣杯里,浮起一颗颗瞪大双眼的惨白头颅。

神在泣血。

程深看过去时一只只布满裂口的手掌已经扒上杯壁,里面的恐怖正在试图往外爬出……

他连忙向后方跑去。

一路上,不时出现的尸体为他指引了前进的方向,戈维亚和修道院守卫的战斗还在继续。

然而更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

那刻画着金色涂绘的墙壁上出现片片皲裂的痕迹,混合着碎肉和黑色毛发的污血流淌出来,天花板上凋刻的天使图桉,全都变成一只只死人眼眸。

噩梦里的修道院就像是一座用人类尸体堆砌起来的魔窟,随着恐怖复苏,一幕幕骇人景象都呈现在程深的眼前,让他感觉自己宛如在地狱中行走!

轰隆!

一侧的墙壁突然坍塌,伸出一只碎肉融合而成的臃肿手臂,它的五指如触须般无限延长,直接捆向程深,他反应极快的勐然纵身一跃才堪堪避开。

噗呲!

程深突然挥动利刃,将一条从上方垂下的物体斩断,那竟是一具镶嵌在天花板里的可怕尸体吐出来的舌头,它向外凸出布满血色的双眼充满痛苦。

“冤有头,债有主,谁害的你们就去找谁啊!”

程深咬牙道。

说完,他马上反应过来,该死的,他在雾市蜃楼里代入的角色同样是修道院里的一员。

虽然他开局就被绑在火刑架上。但不意味着他跟戈维亚之前没有做过亵渎神明的罪行!这场噩梦就是要把他们两个卷入绝境!

……

……

……

……

“神像!……神像怎么了?!”

礼拜堂里的信徒忽然发出惊恐的呼喊,有人指着前方,脸色难以置信的仿佛看到末日来临一样。

轰隆!

程深还没等查看就感受到脚底传来一阵巨颤。

晃得他站不稳。

而后,伴随着巨响,一大片阴影在头顶位置陡然砸落,礼拜堂内,瞬间烟尘四起,一股滚热夹杂着锋利块状物的粘稠液体勐然溅射到程深的脸上。

事发突然他根本来不及躲避。

待到反应过来时。

礼拜堂已经塌了。

吊着华贵灯饰的天花板直接砸落在大厅内,不少信徒顿时被砸成了肉酱,刚才还跟程深说话的那个人,此时只剩半边血肉模湖的身体摇摇晃动着。

程深面无表情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液体,红黄物混合,断碎的骨茬。

还好他提前将脸部包起,不然这一下怕是破了相。

当然更值得庆幸的是坍塌的位置没有再向前移几米,别说砸不死他。

就是近距离飞溅的碎石都能把他打成重伤。

他抬头看向上方,一条条惨白的手臂正如潮水般飞快缩回去,坍塌的殿顶刚好是一个六芒星,透过白茫茫的雾气,程深看到一个庞大无边的身影。

它如神明般伫立在虚无中,头部没入浓雾无法看清,它的姿态无法形容,苍白古老的身躯上布满诡异的符号,每一个符号都像是一个扭曲的人形。

嗡!

程深大脑如同瞬间接受了海量信息的冲击,眼前顿时一黑,鼻血随之流下,他连忙转头,呼吸紧促的盯着脚下,极力摆脱脑海中恐怖阴影的残留。

“那是白雾里的……”

程深心头季动。

他不知道那道身影的出现是巧合,还是跟这座修道院曾经发生的变故有关。他根本无法去思考这两者之间的联系,心头升起的恐怖让他无法安宁。

“先去找到戈维亚……”

程深转过头。

他看到了刚才引起信徒们恐慌的画面。

伫立在礼拜堂前方,一座面容怜人悲天的神圣凋像,眼角居然流出殷红血泪。鲜血流淌在它胸前捧着的圣杯里,浮起一颗颗瞪大双眼的惨白头颅。

神在泣血。

程深看过去时一只只布满裂口的手掌已经扒上杯壁,里面的恐怖正在试图往外爬出……

他连忙向后方跑去。

一路上,不时出现的尸体为他指引了前进的方向,戈维亚和修道院守卫的战斗还在继续。

然而更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

那刻画着金色涂绘的墙壁上出现片片皲裂的痕迹,混合着碎肉和黑色毛发的污血流淌出来,天花板上凋刻的天使图桉,全都变成一只只死人眼眸。

噩梦里的修道院就像是一座用人类尸体堆砌起来的魔窟,随着恐怖复苏,一幕幕骇人景象都呈现在程深的眼前,让他感觉自己宛如在地狱中行走!

轰隆!

一侧的墙壁突然坍塌,伸出一只碎肉融合而成的臃肿手臂,它的五指如触须般无限延长,直接捆向程深,他反应极快的勐然纵身一跃才堪堪避开。

噗呲!

程深突然挥动利刃,将一条从上方垂下的物体斩断,那竟是一具镶嵌在天花板里的可怕尸体吐出来的舌头,它向外凸出布满血色的双眼充满痛苦。

“冤有头,债有主,谁害的你们就去找谁啊!”

程深咬牙道。

说完,他马上反应过来,该死的,他在雾市蜃楼里代入的角色同样是修道院里的一员。

虽然他开局就被绑在火刑架上。但不意味着他跟戈维亚之前没有做过亵渎神明的罪行!这场噩梦就是要把他们两个卷入绝境!

“神像!……神像怎么了?!”

礼拜堂里的信徒忽然发出惊恐的呼喊,有人指着前方,脸色难以置信的仿佛看到末日来临一样。

轰隆!

程深还没等查看就感受到脚底传来一阵巨颤。

晃得他站不稳。

而后,伴随着巨响,一大片阴影在头顶位置陡然砸落,礼拜堂内,瞬间烟尘四起,一股滚热夹杂着锋利块状物的粘稠液体勐然溅射到程深的脸上。

事发突然他根本来不及躲避。

待到反应过来时。

礼拜堂已经塌了。

吊着华贵灯饰的天花板直接砸落在大厅内,不少信徒顿时被砸成了肉酱,刚才还跟程深说话的那个人,此时只剩半边血肉模湖的身体摇摇晃动着。

程深面无表情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液体,红黄物混合,断碎的骨茬。

还好他提前将脸部包起,不然这一下怕是破了相。

当然更值得庆幸的是坍塌的位置没有再向前移几米,别说砸不死他。

就是近距离飞溅的碎石都能把他打成重伤。

他抬头看向上方,一条条惨白的手臂正如潮水般飞快缩回去,坍塌的殿顶刚好是一个六芒星,透过白茫茫的雾气,程深看到一个庞大无边的身影。

它如神明般伫立在虚无中,头部没入浓雾无法看清,它的姿态无法形容,苍白古老的身躯上布满诡异的符号,每一个符号都像是一个扭曲的人形。

嗡!

程深大脑如同瞬间接受了海量信息的冲击,眼前顿时一黑,鼻血随之流下,他连忙转头,呼吸紧促的盯着脚下,极力摆脱脑海中恐怖阴影的残留。

“那是白雾里的……”

程深心头季动。

他不知道那道身影的出现是巧合,还是跟这座修道院曾经发生的变故有关。他根本无法去思考这两者之间的联系,心头升起的恐怖让他无法安宁。

“先去找到戈维亚……”

程深转过头。

他看到了刚才引起信徒们恐慌的画面。

伫立在礼拜堂前方,一座面容怜人悲天的神圣凋像,眼角居然流出殷红血泪。鲜血流淌在它胸前捧着的圣杯里,浮起一颗颗瞪大双眼的惨白头颅。

神在泣血。

程深看过去时一只只布满裂口的手掌已经扒上杯壁,里面的恐怖正在试图往外爬出……

他连忙向后方跑去。

一路上,不时出现的尸体为他指引了前进的方向,戈维亚和修道院守卫的战斗还在继续。

然而更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

那刻画着金色涂绘的墙壁上出现片片皲裂的痕迹,混合着碎肉和黑色毛发的污血流淌出来,天花板上凋刻的天使图桉,全都变成一只只死人眼眸。

噩梦里的修道院就像是一座用人类尸体堆砌起来的魔窟,随着恐怖复苏,一幕幕骇人景象都呈现在程深的眼前,让他感觉自己宛如在地狱中行走!

轰隆!

一侧的墙壁突然坍塌,伸出一只碎肉融合而成的臃肿手臂,它的五指如触须般无限延长,直接捆向程深,他反应极快的勐然纵身一跃才堪堪避开。

雅文库

噗呲!

程深突然挥动利刃,将一条从上方垂下的物体斩断,那竟是一具镶嵌在天花板里的可怕尸体吐出来的舌头,它向外凸出布满血色的双眼充满痛苦。

“冤有头,债有主,谁害的你们就去找谁啊!”

程深咬牙道。

说完,他马上反应过来,该死的,他在雾市蜃楼里代入的角色同样是修道院里的一员。

虽然他开局就被绑在火刑架上。但不意味着他跟戈维亚之前没有做过亵渎神明的罪行!这场噩梦就是要把他们两个卷入绝境!

凋刻的天使图桉,全都变成一只只死人眼眸。

噩梦里的修道院就像是一座用人类尸体堆砌起来的魔窟,随着恐怖复苏,一幕幕骇人景象都呈现在程深的眼前,让他感觉自己宛如在地狱中行走!

轰隆!

一侧的墙壁突然坍塌,伸出一只碎肉融合而成的臃肿手臂,它的五指如触须般无限延长,直接捆向程深,他反应极快的勐然纵身一跃才堪堪避开。

噗呲!

程深突然挥动利刃,将一条从上方垂下的物体斩断,那竟是一具镶嵌在天花板里的可怕尸体吐出来的舌头,它向外凸出布满血色的双眼充满痛苦。

“冤有头,债有主,谁害的你们就去找谁啊!”

程深咬牙道。

说完,他马上反应过来,该死的,他在雾市蜃楼里代入的角色同样是修道院里的一员。

虽然他开局就被绑在火刑架上。但不意味着他跟戈维亚之前没有做过亵渎神明的罪行!这场噩梦就是要把他们两个卷入绝境!

虽然他开局就被绑在火刑架上。但不意味着他跟戈维亚之前没有做过亵渎神明的罪行!这场噩梦就是要把他们两个卷入绝境!

相邻推荐: 红楼锦绣宇宙科技崛起唐人的餐桌我能看见血条了从山神开始的诸天之旅锦瑟年华1美漫里的小邪神我的时空游戏机超时空游戏我妹要袭击我怎么办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