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章 “邮票”(4k)

作者:奉义天涯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也就是十几分钟,聊着天,就过了子时,陆令等人直接带着魏华去了城区的派出所。大半夜的,想找个能沟通的地方,派出所是最好的选择。

派出所很大,院门没锁,但值班室的门已经锁了,陆令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有人出来开门。

这位值班的警察并不认识陆令,大晚上的,看到四个陌生男子,有些戒备,不过见到了陆令等人的警官证,就把四人放了进来,给他们安排了一间屋子。

安排好屋子,陆令等人进去,值班警察和值班领导说了一声。

值班领导认识陆令,过了一会儿就下了楼,过来问陆令是否需要帮忙。

“不用,就借你们屋子用一下。”陆令道。

“这人是嫌疑人吗?需要体检和尿检吗?”领导再次关心了一句。

“尿检?”陆令想到了什么,“这边有尿检板吗?我自己来就行。”

“你那个屋的柜子里有,你自己拿,那我们就回去休息了。”

“感谢感谢。”

这领导和陆令也没啥关系,下来一趟纯粹是为了确认身份,说完几句客套话,就直接上楼休息去了。

陆令打开这屋里唯一的柜子。

这里的文件管理还是很严的,柜子里只有一些试纸、档桉袋之类的东西,没有任何一份有价值的材料,所以领导也不担心陆令乱翻。

翻了翻,陆令找出一个五合一的胶体金试纸,能测马菲、冰、K粉、Y头丸、D麻这五种最常见的毒品。

陆令看了看魏华,他从魏华的状态来看,也看不出来吸了这些东西,但还是带着魏华去厕所尿尿,并且接了几毫升。

用滴管往试纸的五个头那里分别滴了几滴,很快地,试纸显示,全部阴性。

以陆令目前的状态来看,魏华这不像是妄想症那么简单,反而有点像双重人格。只是,双重人格这种东西,概率也确实低。

从魏华的前妻和村里村长的表述中,也没有人说魏华总是变性格,只是觉得他妄想,脑子有病。

如果说魏华有双重人格的话,那和他在一起居住比较久的人,是可以观察出来的。当然,现在魏华基本上一个人生活,真有双重人格,不被发现,也正常。

双重人格,是很难短时间沟通发现的。

难不成要和魏华在一起多待一阵子?

陆令等人这次过来,目的可不是魏华,可在他身上耽误的时间已经不少了。

这个时候,陆令发现,魏华开始犯困。

“警官,我已经没事了,什么时候能走啊?”魏华说道。

“你想去哪里?这么晚了,这屋里能休息,你在这休息吧。”陆令随口说道。

他现在还不希望魏华走。

“我回家睡觉啊,在这多不舒服。”

“回家?”陆令有些疑惑,“这里距离你家,得有四五十公里,你大半夜的,怎么回去?”

“那我也得回去睡觉,明天我得早起。”魏华一脸的理所当然。

“早起干什么?”陆令没有纠结前面的问题,敏锐地抓住了这个问题。

“村长跟我说,让我明天去县城的时候,去医院看看内科。”魏华理所当然地说道。

“哦?那你今天做什么了呢?”陆令问道。

“今天...今天...今天...”魏华摸了摸头,“今天我...”

魏华想了想,无所谓地说道:“我有时候总是记不住事情,记不住也正常。警官,你不知道,就是有时候脑子不太好,也是好事情。”

“你这可不是脑子不太好的问题...”陆令仔细地观察着魏华。

在子时之前,魏华一直都很正常,可是,过了子时之后,他困了,然后就跟记忆清除了似的,居然把这一天的事情忘了!

这是记性差?

这是记忆清除吧!

“那你明天去县城,准备去见你女儿吗?”陆令问道。

“去了就见见她!我这经常见她,这孩子越长越淘气。”

“你多久见她一次?”

“想见就能见啊,这不很正常。”魏华想了想,然后就不说话了。

陆令以为魏华要睡觉,谁曾想,魏华的表情,逐渐地,就开始丧。

“明天还是要见见她,见见她...”魏华神色落寞,看样子都想哭了。

“没事的,你会见到她的,没事的。”陆令安慰了几句。

“你不懂的、你不懂...”魏华神色沮丧了起来。

这样的情绪变化,让陆令等人都摸不到头脑。

这是双重人格要转换人格了?

陆令对此有些怀疑,这不像啊...如果说这个人格的魏华是健忘、沮丧的,那他是用的哪个人格去见的女儿?三重人格?

这不开玩笑吗?

陆令看魏华的状态不太对,就靠近了些,手指搭在了魏华的颈动脉附近,发现魏华在这种静止的状态下,心率都高达120以上。

陆令手测的速度不一定准,但误差也不会太大!

除此之外,陆令还发现,魏华的童孔也比正常人要大一些。

看了看桌面上的验尿板,陆令有些狐疑,他接着翻了翻这一箱子验尿板,找了半天,除了多找出来古柯类和美沙酮类的板子,别的都没有。

从魏华的状态来看,很显然和这两种东西也不沾边。

如果是吸食了有问题的东西,那应该只有一种答桉,那就是致幻剂。

陆令之前接触过致幻剂,焦怀正的桉子,陆令接触到了PCP,也就是俗称天使粉的东西。当时,陆令还提到了一个东西,叫LSD。(注,180章)

这两种东西的验尿板,派出所没有。

这要是在辽省,陆令有一万个方法找一个,现在在这里,却太难了。凌晨一点多,这边的禁毒部门在哪、谁值班,他可是一点也不清楚。

这里的医院,能不能化验这些东西,陆令表示怀疑!

去找值班领导?

陆令看了看时间,20分钟前值班领导刚过来,现在去找倒也不是不行,可是人家估计也会说,明天早上再说。

“你现在在县城,你知道吗?”陆令问道。

“我在县城?”魏华看了看周围,有气无力地说道,“哦哦哦,我在县城...那我明天就方便了...”

“你太累了,睡会儿吧,这里有躺着的地方。”陆令指了指后面的沙发。

这是长沙发,魏华个子不高,确实是能躺着,魏华现在浑身没有力气,陆令和赵逸帆扶着,让他躺下,很快地,魏华就迷湖了过去,也不知道睡没睡着。

赵逸帆让他的队员留在屋里,和陆令出去商量事情了。

“LSD,这个我倒是知道,如果是这玩意,这事情就有些头疼了。”赵逸帆听了陆令的话,“那咱们轮番盯着他吧,明天一早,找当地的禁毒部门要验尿板。”

“行,一个人盯着,剩下俩人睡车上。”陆令道,“从现在到早上7点多,分成3班,一班两个小时,我盯3点到5点这一班。”

“中间这一班最难受,我盯吧,明天还要不少事得你来办。”

“不,你是队长。咱俩别客气了,我先去睡觉。”陆令说着,就上了车。

知道这些事情很麻烦,陆令依然很快地睡了过去。

三点钟,他的闹钟响了,非常非常困,但还是强行起床,去替了赵逸帆的组员。

这时候,陆令才拿出手机,开始继续查这些药物的信息和相关论文。

在这些药物领域,陆令已经比较专业了。在这,不得不介绍一下这个东西,因为实在是太有名了。

LSD,麦角酸二乙基酰胺,已知最强致幻药,最小有效剂量为几微克。

也就是说,一克,能让数万到数十万人进入幻觉。说到这里,就知道这玩意有多恐怖。比如常说的很厉害的毒品,白面,一克,也就够一个人玩几天或者半个月,而LSD,要是省着点,一克能用好几年。当然,滥用者会逐渐加量,后期用到毫克级也很正常。

这东西问世有80多年,在鹰酱发扬光大,甚至形成了教派,引起了无数的事件,不知道多少人因为它而死。关于这些故事,在此不做赘述,只是简单地讲讲药性。(注,有兴趣可关注抖音“天元禁毒”官方号,有专门讲LSD的内容)

在国内,这东西有一个俗称,叫“邮票”,因为几微克直几十微克就有效,这东西只需要一点点就够用,常被加工成各种形式,邮票是其中一种。

小剂量,能让人产生错觉和轻微幻觉,恶心呕吐心率加快。

大剂量的话,非常恐怖,关键的问题就是,症状因人而异,每个人都不同!行为上变得无法预知,整个人完全陷入不可知、不可控的状态,情绪扭曲,行为荒谬,精神严重错乱。

多次使用后,会产生明显的焦虑、精神障碍、神经分裂等症状。

现在的魏华,非常符合多次使用的状态。

陆令不相信魏华十年前就玩过这个东西,魏华确实是有一定的精神障碍。而他这种精神障碍患者,如果使用这种药物,那会变成什么样,确实是难以预知。

也许,现在的样子就是。

一方面,魏华对女儿感情很深,很关心女儿,心里一直想着女儿有危险;另一方面,魏华却亲手将女儿推向了深渊而不自知!

当时研发这个药物之后,研发者还觉得这个东西可能会对艺术创作有效果,结果很多艺术家用了,却只是变得更加混乱,并没有人成为梵高。

陆令越想越觉得他的猜测没错。

他看着魏华,发现魏华现在的状态,和他一点多离开的时候几乎没有变化。

他先是确认了一下,魏华呼吸还正常,还活着,就没有动魏华。如果真的是LSD的话,就让魏华这样休息一下也是好的。

一直到早上四点半多,魏华依然保持着不变的状态。

这时候,赵逸帆推门进来了。

“还没到时间。”陆令道。

“你快睡会去吧。”赵逸帆摆了摆手。

“行。”赵逸帆都醒了,陆令也就不客气了,客气也没用,抓紧回去休息。

回去之后,陆令强迫着自己睡着,再醒来时,正好七点,天已经亮了。

陆令去买了早点,哥几个在屋里一起吃了饭,魏华还不醒。

早上八点半,陆令找了这边的领导,联系了禁毒大队,直接开车过去,给魏华昨晚剩下的尿液进行了检测。

beqege.cc

果然是LSD!

这样的结果,让当地的禁毒大队都有些吃惊,他们这里,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发现“邮票”的踪迹了!

“这个人在哪,在城区派出所吗?”这边的刑警问道。

“在。”

“我们跟你们一起过去,这个人我们得审一审,看看他从那搞的这个东西。”刑警道。

“我个人的看法,他不是吸毒,他是被人投毒了。”陆令道,“他自己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本身就患有一定程度的精神疾病,这次也不知道为什么,被人拿这个东西给利用了。”

“哦?不是自己搞的?等会儿,我跟领导反映一下。”刑警放了大招--叫领导。

很快,县局禁毒大队的王大队长和陆令沟通了起来,陆令把情况也说得很清楚。

“你的意思是,昨天晚上,如果发现的不及时,可能这女孩就自杀了?”王大队有些惊讶。

“是这个意思,我们昨天晚上也是巧合。”

“可是,这个人,有什么价值呢?什么人会做这样的事情,这是要谋杀这个小姑娘吗?”王队表示不解。

“具体的后面有什么事,这不还没开始查吗?”陆令道,“我们昨天晚上遇到这个事,后面的事情,基本上每一件都在意料之外。我们这次来,本来不是为了他,现在这个事情给人的感觉不简单,我们都想一直跟着这个桉子查一查了。”

“你们要跟着查?”王队有些惊讶。

他惊讶也是难免的!陆令、赵逸帆这样的人,其实是很异类的,一般来说,在外地发现外地的违法行为,肯定是移交当地的公安机关的,哪有陆令、赵逸帆这种,还想主动往上凑的?嫌自己不够忙吗?

“是,我们总觉得,这个事不简单,可能和我们要查的那个‘大仙’有关。”陆令认真地说道,“王队,您要明白,LSD,确实是太特殊了。”

相邻推荐: 洪荒之血道冥河洪荒:开局冥河教祖西游:开局帮冥河强化阿鼻剑洪荒:家兄冥河,我稳健成圣!巨舰大炮时代如虎灵显真君凡人:开局夺舍墨居仁最强帝皇召唤系统诸天神话帝皇召唤系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