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亲亲

作者:何不谓子风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亲亲是一件会上瘾的事情。自从李诗音被秦然亲了一次,她就对那种感觉上瘾了。总是要找机会试一试,不管秦然在忙什么。

这天,秦然和龙七七正在大棚里面研究这什么,李诗音突然嘻嘻笑着从大棚外面走了进来。

“师傅~”她腻声喊道,“你们在做什么呢?”

龙七七直接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嫌弃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学习炼丹……”李诗音理直气壮,她师傅是炼丹师,她学炼丹一点问题都没有。

“你会炼个屁的丹药!”龙七七直翻白眼。

然而不管龙七七再嫌弃,李诗音还是垫着脚,狗狗祟祟走到了他们这边。而一到这边,她就仿佛失去了骨头,直接就趴到秦然肩头。

她从秦然肩头向前看去,去看秦然和龙七七在研究什么东西。

他们面前,正有一个花盆,花盆里面栽种这一株桔子树一样的植株。那植物跟桔子树长得一样,但是很小,能种在花盆里,而且枝叶上有如雾一般的灵气。

李诗音打眼一看,看到的确实花盆里面的泥巴,她惊讶道:“这……不是那块灵土吗?”

那块灵土,是她特意给秦然搞来的,而那棵“桔子树”,正种在那灵土里。

“是啊,你有意见吗?”龙七七反问道。

李诗音哪有什么意见,她就是想找秦然亲亲了,跑过来瞎掺和而已。

她歪歪头,看见龙七七手里抱了几份文件,而最上面拿一份,正画着一棵小小的植株,而那株小小的植株上,长着六七棵红彤彤的小果实。她又往哪灵土一看,灵土里面种植的植株正是龙七七文件里画的植株。

“这是什么灵药?”她没在意龙七七的态度,直接问道。

“朱果!”龙七七道,“听过没有,笨蛋?”

“没有……”李诗音摇头,便问秦然,“师傅,朱果有什么用?”

秦然还没来得及答,龙七七便在手里的文件上翻了翻,翻出一颗丹药来给李诗音看:“喏!自己看!”

李诗音看过去,只见那纸上画着一颗红黄相映,花纹十分华贵的丹药。这颗丹药,黄色那边画着一条龙,红色那边画着一只凤凰,而在凤凰和龙之间,画着的又是面前跟桔子树一样的朱果树。

这同样是一副效果图,在其边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是炼制这颗丹药需要的所有药材、每一种药材的作用以及每一种药材的处理方法。

李诗音看一眼,只看到了那副效果图,而那些字,被她自动忽略了。

“这是什么?”她还是问。

龙七七抬起头来,与脑袋搁在秦然肩膀上的无骨生物李诗音对视,而后说道:“这就是你要的长生丹!”

“长……长生丹?!”李诗音愣住了。

她最初拜入秦然门下,就是为了学习炼丹,她想要炼制长生丹,让家人长生不死;而后她实在没有炼丹的天赋,师傅让她去练剑,他帮她炼制长生丹。

已经四年过去了,她从没有听师傅提起过,她都以为师傅忘了……甚至她自己都忘了。

该说不说,当时的李诗音,是处于爷爷去世的极度悲伤的情绪中的,她想要炼制长生丹其实是那种状态下的一种天真的想法。

但她没想到……师傅一直没忘记,还真的把这种丹药研究出来了。

“师傅~”她动情的喊了秦然一声,脑袋又在秦然耳边噌。

“你别听七七瞎说……”秦然抬手抱住她,又在她手臂上轻轻拍了拍,笑道,“这只是一种设想中的效果,实际能不能炼出长生丹,还不一定。毕竟龙血和凤血我都没找到,只有这朱果得你的灵土,种活了。但它到底能不能开花结果,还不一定。

“只能说,关乎生死,实在是太难了。我其实还没有参透。”

“哼!”龙七七抱怨了半天,其实是想用灵土来种点其他东西的,没想到最后却吃了一嘴的狗粮。

她恶心坏了,瞪了李诗音一眼,抱着那几份文件,倒腾起小短腿,跑出了大棚。

而见碍事的人走了,李诗音也就没那么矜持了,她从侧面亲了亲秦然的耳根。

又湿又敏感美妙滋味从耳边传来,少女重重的鼻息也打在脖子处,而后那鼻息化作淡淡的温热的香味便钻进了秦然的鼻子里。

他深吸一口气,把李诗音拉到身前,他盯着李诗音的眼睛,看见少女水灵灵的眼睛被火蒸腾出雾气,少女的眼眸雾蒙蒙的,诱惑极了。他敢肯定,自己眼里也有火,他说道:“女人,你在玩火。”

他又问,“你知道什么是玩火吗?”

李诗音当然不知道,她轻轻一跳,将结实有力有弹性的大长腿盘在秦然腰间,而后双手搂住秦然的脖子,憨憨的问:“什么火?”

如果秦然不极力压制,以李诗音此时的姿势,她应该会有疑问,有什么东西在顶她的大腿。还好秦然的毅力是顶级的。

李诗音没有感觉到异样,她继续懵懂的挑逗秦然,嘴唇上前去,先亲了秦然的鼻子,给秦然鼻子上留下一个湿湿的唇印,而后又用自己的小鼻子去顶秦然的鼻子,鼻子压下去了,嘴唇便挨在一起了。

亲亲的感觉,是甜甜的,全身发麻的,是忘记呼吸的,是脑袋放空的,是忘记时间的……

思路客

李诗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因为她是修士,不需要呼吸,只是醒过来那一瞬间,她从虚无回到现实,那种感觉还是美妙极了。让她沉醉,让她上瘾。

她超近距离看着师傅,沙哑着声音道:“师傅,我要一辈子和你亲亲。”

秦然呼吸沉重,因为满脑子黄色废料的他,早就不满足于此了,他摇摇头,说道:“恐怕不行。”

“为什么?”李诗音把嘴唇贴到秦然脸上,问道,“师傅你不舒服吗?”

“不是……”秦然道,“我是说,其实还有比亲亲更舒服的事。”

“啊?是什么?”李诗音急忙问道,“是成亲吗?”

“嗯……”秦然低下头去,脑袋在李诗音脖子处,她深吸少女体香,而后吻了吻少女的脖子,直吻得少女身体发抖,他回道,“大概,差不多吧!”

相邻推荐: 诸天之始于武道我有一本诸天册华娱之星光闪烁红警之争霸从海岛开始女徒弟们个个都想杀我我在聊斋当地主在吞噬星空当中研究万物位面:秘境使徒修仙熟练度盗墓从瓶山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