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篇 第431章 有其子必有其父

作者:辰东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神级系统:从超跑开始做首富

一支碗口那么粗的黑色铁箭,击碎长空,称得上是巨箭,朝着张教主射来,杀伤力实在太大了,贴着山峰飞过,都没触碰到,仅溢出的光就让大山爆碎了。

张道岭面色微变,又被高手锁定了,很是麻烦。

黑色大箭是一个满身黄毛的巨人射出来的,暴烈无比,那是超绝世领域的顶尖高手,箭羽带着御道化符文,称得上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小张,赶紧过来!”王煊沉声道,他也看到了,除却那满身黄毛的巨人外,还有一大群高手,都不简单。

“哐”的一声,张教主一拳轰在“光墙”上,确实让它扭曲了,塌陷了,甚至裂开了,但是又快速闭合了,没有彻底撕开。

王煊疑惑,他以真仙级实力都能撕开“光墙”,老张在天级区域可动用更高深的修为,还这么吃力吗?

张道岭快速开口:“光墙受平衡法则庇护,遇强则强,破限或者御道化越厉害的人,越是容易贯穿它。”

轰的一声,那支碗口粗的巨箭飞来,张教主躲避,箭羽射在光墙上,打出一个大洞,爆发出恐怖的符文光芒。

同时墙壁嗡嗡作响,流动出细密的纹理,大半支箭羽穿透过来。

伏道牛吓了一跳,那么长大的一支乌黑森冷的箭羽冲过来,差点射在牛头上,它立刻瞪眼,呵斥道:“不想活了吧?纯粹找死!”

它在王煊面前很低调,但被其他人招惹时,也相当的有脾气。

远方,无论是黄毛巨人,还是其他高手,都没搭理它,只是以冰冷的眼神扫过而已,就又盯上老张。

“这边!”王煊开口,发现老张竟很危险,因为叙旧,耽搁了时间,一群恐怖的高手带着大量的怪物、徘回者追上来了。

张道岭向前跑去,再次开始轰击光墙,王煊则趁机不动声色的接引他,徒手向墙壁撕去。

张道岭倒吸超凡因子,因为,他感觉光墙破裂了,对方那只手非常离谱,像是热刀切黄油,一下就给划开了。

很明显,在老张看来,对方不是破限厉害,就是御道化恐怖,被地狱的规则认可,能轻松跨过不同的区域。

他也能斩开光墙,但是需要酝酿,绝不可能这么轻松。

“不愧是前辈奇人。”他只能这样惊叹,从那撕开的部位穿过来了。

涟漪点点,光墙瞬间就恢复原状了。

哐的一声,连着数支碗口粗的黑箭射穿光墙,还有长矛飞来,贯穿蕴含有规则的边界墙壁,流动出可怕的御道化纹理,险些刺到老张。

张教主很澹定,来到真仙区域后,头都没回,冲着后方挥了挥手,道:“回去吧,别送了。”

“你走不了!”天级区域追来一大波人,是一群高手,领着两城的部分精锐怪物,浩浩荡荡,实在是有些壮阔。

王煊只看了一眼,就没理会了,十几个巨城的大军都见识了,现在还被他追杀呢,还在乎两城人马?

有种就过来,反正边界上,有很多驿站与残破的城池,真跨界的话,他们也不敢破坏地狱的平衡规则,敢跳脚就分分钟钟教育他们做人。

“前辈,多谢,真是想不到,能在新宇宙中和你相遇。”张道岭一副很有感触的样子。

王煊面色沉稳,很澹定,被老张喊前辈,这种体验真不错,颇有点超凡路上小圆满的感觉。

毕竟,当年老张可是他追求超越的目标之一。

张道岭是母宇宙最年轻的教主,而且开宗立派后,各方都服气。连三四千岁的妖祖、魔祖,都没少被他恫吓,他动辄就要降妖除魔。

什么妖二代等,比他年龄都要大,但都对他怕的要死。比如,祁连道作为妖祖的亲子,偶遇后,被他直接一把攥住脖子,薅过去逼着喊叔。

王煊嘴角微扬,露出一抹笑意,人生“充实”了,他曾经效彷过的人——老张,现在都在喊他为前辈了。

他周身道韵流动,主要是为避免老张看出什么。

张道岭确实望不穿,暗自咋舌,不愧是奇人,身上流动的道韵竟有些深不可测,那像是经历过多个超凡大宇宙积淀下的底蕴。

王煊暂时没露真身,这样被喊前辈挺好。

最为重要的是,老张的眼神,以及脸色等,一直都带着敬意。

王煊的感受是,一直被恭敬,一直觉得很爽。

所以,他决定,就先这样吧。

只是不知道,当揭露真身时,老张会是什么表情,他乡遇故知,或许他会更为高兴与感动吧?

让这份惊喜再酝酿下,发酵下,为老张暂时保留着,给他个“灿烂的意外”,王煊如是想。

“昔日,我和王煊一见如故,真是没有想到,前辈竟是一位奇人,在离开母宇宙的路上,我才听闻。”张教主说道。

“走,我们去追敌!”王煊开口,真不想和他在身份上纠缠。

“嗯?”张教主一怔。

王煊道:“没看我忙着吗,和我一起追,前方有十几座巨城的敌人呢。”

“多少?”张教主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管你多么高的身份,多么大的神通,在地狱中,都得遵守平衡规则,个人战力受限。

xiaoshuting.org

纵然是在超绝世区域,有非常恐怖的勐人,积淀的底蕴无以伦比,随时都可以成为异人,但也不可能追着十几座巨城的怪物杀。

老张身后那群强者,攻克并控制了巨城,带着两城的徘回者大军围剿他,已经算是天大的动静了。

现在,这位奇人前辈一个人在追着十几城怪物跑?老张第一次这么失态,面部表情疏于管理,觉得跟天方夜谭似的。

母宇宙的一代奇人,竟这么强横?他失神了,感觉对方当真是深不可测!

喀察!

光墙破碎,顷刻间,探过来六颗山峰般庞大的蛇头,都流动着慑人的符文与道韵。

对面有超凡生物开始跨区域了,要过来截杀张教主。

那是八头八尾的一种畸形而巨大的怪蛇,一下子冲过来六颗狰狞的脑袋,獠牙如巨剑,猩红的舌头如血河。显然,光墙的蕴含的平衡规则很讲究,让它穿墙时无比吃力。

王煊催动伏道牛闯了过去,手中拎着漆黑的狼牙棒,直接轰砸了过去。

然后,血雨滂沱,如同瓢泼似的,六颗山峰那么大的蛇头都被打爆了,伴着愤怒而又凄厉的蛇怪嚎叫声。

“这么不禁打?它都没尝试下破坏地狱平衡规则。”王煊骑着伏道牛一冲而过,在其身后,碎骨,血迹,满地狼藉,很是可怕。

张道岭看得眼晕,这位前辈真是一点都不迂腐,下手时干脆,果决,丝毫没有什么慈悲为怀与手软的觉悟。

他只能感叹,不愧都姓王,有其子必有其父,当年王煊在神话末年,在宇宙深处,和从大幕中走出的强者开战时,也是该下死手就下死手。

“光墙是平衡规则所化,除非跨过来,不然想违规都做不到。”张道岭解释。

同时,他也十分心惊,在同领域中,这位奇人真是勐,打那条大蛇太轻松了。

天级区域中,那些人都冷漠无比,盯着王煊。

尤其是前方,又有人穿越光墙,大部分身躯都过来了,那是一个拥有金色短发的男子,身材雄伟,挺拔,冷声道:“真仙,你敢管闲事?找死!”

“聒噪!”王煊催动伏道牛,瞬间就杀过去了,和对方对了一掌。

在平衡规则之下,双方都是真仙的道行,轰隆一声,像是地震般,然后那个金发男子的整条右臂就都没了。

“就这?”王煊不屑,而后,一把攥住了他的脖子,将整个人向外薅。

老张看的眼睛都发直了,这个金发男子绝对不是简单之辈,有异人之资,熬到这一纪的后期,很有可能会更上一层楼,突破超绝世最后的限制。

“前辈,别把他薅出来,当心他玉石俱焚,破坏地狱平衡规则。”张道岭提醒。

在他看来,王泽盛即便是奇人,也不敢跟着破坏规则进行对抗,毕竟这里是真仙区域。

“嗯,那就送他上路。”王煊攥着金发男子的脖子,手掌瞬间放大,将这个人整体碾爆了。

张教主吞咽了一大口超物质,暗自惊叹,这位奇人当真是杀伐果断,而且看那攥人脖子的手法,怎么有点眼熟?

很快,他意识到,自己平日也喜欢这么攥对手的脖子,两者间的手法,居然有惊人相似的特质。

他只能点头,英雄所钟情的手法,是相通的!

不得不说,张教主还是很自负,甚至有些自恋的,最主要也是因为,他是母宇宙最年轻且各方都敬服的顶级大教之主。

“走,继续追杀!”王煊一拍伏道牛,没忘记自己的正事,接着追杀来自地狱深处的郡主。

张教主见状也赶紧跟上,这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一人一骑追杀十几座巨城的怪物,太逆天了,这是要彻底凿穿地狱真仙区域的节奏!

“前辈,这么多怪物和徘回者,你杀得过来吗?”在路上,老张一边缩地成寸,跟着狂奔,一边问道。

他有点不明白,这位奇人怎么跑到真仙区域来了,而且,王煊是否来到了新宇宙,这位奇人为什么独自在这里大开杀戒,他有很多疑问。

“说是十几城怪物,但在路上死了很多,还有大半溃散了,估计也就只剩下六七城的人马吧。”王煊说道。

然后,他又“解释”,准备先从真仙区域开始,凿穿后再去天级区域,都体验一遍。

自负如张教主,也是一阵出神,暗自叹息,奇人就是奇人,强就一个字,这是想将全地狱都给梳理一遍。

“你什么状况?”王煊问他。

“我现在是‘九灵洞’的人,当年在超凡光海各自奔逃时,我被九灵真圣一把给捞走了,不过这处道场对我还不错。”张道岭先简单提了几句他现在的根脚。

王煊点头,自然知晓这个道统,当年在异海以因果钓竿垂钓,除了钓到月圣湖的异人黎琳外,他还曾钓到九灵洞的一只猫,扔在杀阵图中很多年,被饿的病恹恹,最后交给陆仁甲了。

结果,陆仁甲倒也干脆,直接将它扔进黑市中,换了御道化的酒浆喝。

当然,结局还是美好的,那只猫已经被黑市的人高价卖回给九灵洞。

同时,王煊记得,在长生果盛会上,他还曾看到过周青凰,成为九灵洞的弟子,只是当时没敢相认。

他没想到老张也在那里,以后可以去“走亲戚”了。

张教主接着道:“这次,我在超绝世区域无意间得悉一则秘密,有真圣道场竟和地狱深处的怪物勾结,密谋,被他们发觉后,我就开始被追杀了。”

天级超凡者破限后就是超绝世,按照大境界划分,两者都属于幕天境界。

但是,天级和超绝世差距过大,在地狱中,也就有了不同的两大块区域。

老张一路从超绝世区域,横跨到天级区域,又逃到真仙区域,被一群高手带着两座城池中的精英怪物围剿,可见有多惨,能活着只能说他命硬,且实力超凡。

当然,他遁术超绝,是至关重要的一方面。

“哪个道场和地狱深处的怪物勾结了?”王煊问道。

“纸圣殿的人,和地狱深处那位地皇在密谋着什么。”张道岭告知。

“又是纸圣殿?”王煊皱眉。

“不止他们,极有可能涉及到一件超级化形违禁物品,它支撑着纸圣殿。”老张谨慎地以神识传音告知。

连王煊都倒吸一口神话因子,超级化形违禁物品被认为,比真圣还难对付,实力极端可怕。

他想到一些事,很早以前就听过传闻,纸圣殿和刺青宫是天生的盟友,而在他们的身后,似乎还有恐怖生物支持。

王煊开口:“没事,别处也就罢了,在这地狱中,还轮不到他们说了算。”

边界墙壁的对面,光雨蒸腾,那群人带着大批人马激活了传送阵,从原地消失。

然后,在很远的前方,出现剧烈的能量波动,那群人出现,并在凿穿光墙,带着大军,整体在横渡边界。

不久前,他们在附近跨界,被王煊一而再的阻击,吃了大亏,现在跑到足够远的前面去凿穿墙壁,只为了能够安稳地过来,不被袭杀。

“他们整体来到真仙区域了,堵在前方!”张道岭神色凝重,这可不是一般的大军,有真圣道场的高手,也有地狱深处地皇的部众,还可能有超级化形违禁物品的追随者,带着两座巨城中的精锐,在地狱中简直是气吞山河,可以摧枯拉朽。

“没什么大不了,一群羊也是放,两群羊也同样是追杀,走吧!”王煊催动伏道牛,拎着狼牙大棒,直接就杀向前去,并招呼张道岭,道:“老张,跟紧我,即便他们破坏地狱规则,也是他们自己死。”

张教主一怔,好久远的称呼,在他的印象中,也就陈永杰那个老小子和王煊最喜欢在背地里这么没大没小的这么称呼他。

他不禁看向母宇宙的奇人,心中闪现过某些念头,但是,又觉得不靠谱,这才多少年,即便是真圣的亲儿子都不可能成长到这个地步。

“小张,发什么愣?走啊,跟上我。我是看你有些沧桑,都快成老张了!”王煊回头喊他,加以“补救”。被老张喊前辈,真是舒坦,他还没过足瘾呢。

“来了!”张教主的遁术果然了得,快速跟了上去。同时他心头剧震,这一人一骑,真的想冲溃前方那群来头巨大的追杀者?

“小小的真仙,还真是野啊,单人独骑,拎根狼牙棒就自杀式的闯过来了。”对面,有超绝世开口。而一大群强者则都在冷漠地注视着。

作者_辰东_其他书: 遮天 神墓 不死不灭 长生界 完美世界
相邻推荐: 神奇宝贝之我的师傅是坂木神奇宝贝神宠训练家神奇宝贝之精灵传说全球灾变:我的武功自动修炼全球魂穿:我以神族开局问鼎十国吞噬万族万族纪元诸天轮回之从仙路开始混在综武当捕神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