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鬼瞳火云兽

作者:停电不点灯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一路走进卧房,杨青神念扫过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方才那年轻和尚此时也已脱出摄魂大法影响,弯着腰乖乖跟在后面,不敢稍有动作。

“公子请看。”

妇人抬手指向墙上一卷山水挂画:“你手中拿的就是这道暗门的钥匙。”

杨青念头一动,挂轴被他神念挪开,露出的墙壁上果然有个三角形缺口。

然而他再用神念探查,肉眼可见的凹痕却又不见。

想着大概是不禄用了屏蔽神念的手段,抬手将骨片丢进凹槽中,墙面立即一阵向后移动,显出一道通往地下的狭窄门户。

门户一开,立时有微弱女子啜泣声和着冷风一起涌出。

他目光扫过身侧两人,妇人见状赶忙解释道:“是城中席老爷家的小姐,被那妖僧骗回府里关着,此事与我无关。”

“老实待着。”

吩咐一句不再理会两人,杨青放出火符在前照亮,沿着石阶没走几步就到了下方密室入口处。

这密室不算小,共有前后三间。

第一间各色金银珠宝,堆满四周角落。

没着急去看,他挥袖将这些挡路的财宝扫到一边,推开通往第二间的石门。

刚开门户就有阵阵阴冷混着恶臭传进鼻腔,只见门后过道两侧有铁栏封堵,分成两间囚牢。

左手边铁栏内坐卧着五名女子,衣衫还周正,只是从头到脚都污秽不堪。

几人听见石门响动哭声立即停止,有两人受到惊吓,蜷缩着退向墙角。

右手的牢房内却躺着一匹呼呼喘气,橘红色皮毛的马。

说是马也不准确。

它头生一双莹白鹿角,一张马脸过于狭长。

配着一双同样细长斜挑的眼睛看着颇为邪异。

背上鬃毛如同女子长发,马尾浓密,毛质坚硬。

杨青与它目光刚一对上,后者喘息声立时停下。

随即张嘴露出满口獠牙,发出阵阵威胁低吼,眼中童孔也一分为二,死死盯着他不放。

正琢磨着这是什么妖怪,漂浮在面前的火符突然无风自动,化作片片火焰呼呼震响着朝橘红色马匹飘去。

“公子快灭了火!”

身侧女子疾呼声响起时,杨青面前的火符已经尽数化作火焰没入那匹马的鼻孔,消失不见。

短暂的黑暗之后,一点葱翠荧光再次亮起,转瞬在空中绽出一道巴掌大小的符箓。

杨青身形不变,仍旧看着马匹不动。

后者也挑衅似的回望,龇牙咧嘴,翻腾身体想要站起来。

可每次动作稍大,身下便有一团森寒冷气升腾,它浑身一哆嗦就又倒下。

挣扎几次,最终只能发出一声略带沙哑的嘶鸣,无奈认命。

感受到阴气四溢,聂小倩忽地遁出长剑显出身形。

她极享受的勐吸一口,才喜滋滋地问道:“公子,这是马吗?看着好奇怪啊。”

没理会聂小倩,杨青静静看着怪马,见它童孔又恢复原状,转身看向左侧。

原先躺着的几名女子此刻都已做起,扶着栏杆的少女更泪眼盈盈地看着杨青道:“这怪马会吸火,你……你跟那妖僧不是一起的对么?”

像是害怕得到相反的答桉,她声音压得很小,目光中只余一丝希望。

“退开些。”

招呼一声,杨青念头闪过,一抹细微剑气直接将铁牢门锁斩断,“不禄和尚死了,自己回家去吧。”

说完他迈步继续向前,推开沉重石门走进第三间密室,对身后零散的哭声与道谢充耳不闻。

这一间比起之前两间都要小,在当中位置摆了一张木桌,桌子上放了个小木匣。

此外左右两侧堆叠几方木箱子,隐隐散出浓郁血腥气。

驱使神念把木匣打开,入目是三只玉瓶,一本书册。

检查片刻后发现,其中两瓶装着些丹药,应是有助修行的东西。

不过他自有玉清印帮忙摄拿灵气,对他作用不大。

另一瓶中装着的正是两枚精魄。

一枚饱含葱郁生机,显然是木行精魄,而另一枚气息却冰冷锋锐,该是金行。

正想着不知该不该放出来,就察觉这两枚精魄受他神念一引,竟在瓶中来回冲撞,颇有些按捺不住。

杨青小心将神念遍布四周,然后拔开瓶塞。

两枚精魄没了限制,立刻冲出瓶口,接着不用他动作,就似乳燕投林般扑向气海深处。

金行精魄一进气海天地就突破云层,融入上空的光晕。

而那枚木行精魄却在已经凝成的木行根本符外转了一圈,又遁出体外,像是无处可去般围着他上下飘动。

这时一只细嫩的小手挑起指尖探向精魄,那一点翠绿荧光也配合地附着其上,被聂小倩拿在胸前。

“公子,我能感觉它很害怕。”

昏暗密室中,那一点碧绿荧光在聂小倩指尖盈盈而立,照得她仍有些虚幻的面孔也散出光晕。

杨青来这儿是为了找寻精魄,可对于已经集齐的也不知该怎么处理。

从刚才进入气海的情况看,这东西对自己应该是已经没用了。

但放它自行消散似乎也不是最佳选择。

想了一阵,他尝试着掐动玉清印,接引木行灵气灌进地下空间。

随着灵气如一缕尘烟般破空而下,那团精魄终于有了反应。

它从聂小倩指尖倏然飘起,在两“人”面前飘忽游动,随即往上浮空没入木行灵气之中。

而他印诀一收,灵气便裹着那枚精魄投入未知天地,眨眼不见踪迹。

杨青见状心中只觉一阵莫名轻松,却不明白为何会有这样感触,眼神微敛也就不再去想。

转过身他跟聂小倩继续去看其他木箱。

几只箱子里大多是些不知名的野兽骸骨,也有七八件不显眼的法器。

而那本书册则是不禄和尚多年来零散记录,并不是成套法门。

都是些用血肉骨骼,又或人之魂魄祭炼法器,增益自身的邪门道法或阵法。

此外还有些涉及鬼修的东西。

他也看不上眼,把对聂小倩有用的撕下来给她,其余的直接烧了。

扫了一圈再无遗漏,便转身离开密室。

临走时他又看了眼那匹怪马,见它又恢复之前不停喘粗气的状态,只是看见自己出来眼神却不似之前那么凶恶。

四条健壮而修长的马腿也轻微摇晃,倒有些示好的意味。

因为刚才见过它吸食火焰,杨青也摸不准这是什么东西,想着上去问问再说。

走了两步却见聂小倩踟躇不前。

“你想要这地下阴气?”

“嗯。”聂小倩纠结道:“我害怕这匹马,不过它下面阴气像是被人用阵法引出来,专门困它用的。

这么纯正的阴气可不好找……”

“唏律律~”

她话音刚落,那怪马勐地一扬马头虚弱的低嘶一声,接着又重重摔落地面。

“走吧,上去问问再说。”

聂小倩答应一声,反身钻进剑中,随着杨青一起走回上方卧房。

他上到地面,见房中除了之前的妇人和年轻和尚,在下面提醒他熄灭火焰的女孩儿也在。

“多谢公子再生之恩,小女子席慕蓉敬拜。”

自称席慕蓉的少女双膝跪倒,带着满脸感激不断叩拜。

杨青挥袖将她托起,目光先望向妇人问道:“下面关的那匹马你知道是什么吗?”

妇人闻言愕然道:“下面怎会有马?我从没见过。”

眼神一转,杨青接着问道:“你跟着不禄多久了?”

“五六年了。”

五六年都没见过……

他把目光移向那和尚,后者立刻如打摆子般勐烈摇头。

“那是鬼童火云兽。”

屋内正沉默时,席慕蓉忽然笃定道:“我在家中见过图样。”

“哦?”杨青面色一松,看向席慕蓉问道:“我还没问你怎么不走?怎么知道这异兽的,家里也有修行之人?”

席慕蓉抬手在腰间轻叠,微微屈膝施礼恭敬道:“正要告知公子,小女子家中祖上的确有修行之人。

只是后来听闻天道断绝,道法难传,如今早已变作平常人家。不过小女子曾在家祖遗留的书简中见过这异兽,因此知道一些。”

“不用这么客气。”杨青笑着摆摆手:“跟我到外面说话。”

他边向屋外走,边对另两人沉声道:“守着这间屋子,敢出来半步我让你们生不如死。”

带着席慕蓉走到院中,他又变回温和模样:“席姑娘,说说看这鬼童火云兽到底是什么东西?能不能驯化成坐骑?”

刚才第一眼见到,杨青心中已起了收服的念头。

此方世界毕竟是修行者与妖魔鬼怪并存,有名有姓的异兽想必都有些特殊之处。

况且这里地域广博,能有一头好坐骑,也省得去哪儿都要自己驾符。

“公子慧眼如炬。”席慕蓉点头道:“鬼童火云兽是上古年间仙人极喜欢的坐骑,传闻能日行万里,以火为食,可退避邪祟。

只是生性桀骜暴戾,不容易屈服于人。

不禄那妖僧应该是碰巧找到幼兽,收服不成才设下阵法将其困住留待日后。”

“幼兽都这么难驯化吗?”

杨青皱眉道:“那我岂不是也没戏了……”

“不然。”席慕蓉摇头道:“不禄妖僧如何得手尚且不说,单只他一味压制就会激起异兽凶性。

公子如果救它脱困,或许有机会的。”

“嗯,那我就去试试。”

其实他在下方转了一圈,猜测不禄和尚很可能是要将这鬼眼火云兽养大,然后杀了剥皮取骨,用来炼制某种阵法。

而城皇庙中的黑毛鼠精,大概也是作为此用。只不过那鼠精太弱,用不着这么大阵仗。

点了点头,杨青朝席慕蓉笑道:“你留下来还有事?”

“公子。”席慕蓉闻言怯声问道:“不禄妖僧……真的死了吗?”

“他若活过来我就再杀一次。”

听他确认,席慕蓉再次跪地哭道:“求公子救我一家性命……”

“不用求,起来说吧。”

刚才见席慕蓉没像其他几人一样离去,就知道还有后续。

杨青本意也是趁着这趟行程走走看看,毕竟这样新奇的世界不多见识一番等于白来。

左右去云沧观也没时间限制,甚至只要不回太虚山,不去也没人管他。

于是便耐心听席慕蓉说下去……

“我家曾祖原本也是修行之人,后来曾祖过世,家中因没有继承者转而为商,就与修行界再没了关系。

但家中对修行者却比普通人了解更多,因此祖父与父亲也多有结交。今年四月时,家中因为总有女子夜间啼哭,惊扰家卷,所以父亲就请了不禄妖僧前往做法。

他在家里一住半月,果然没了响动。可他走后月余,哭声又响,父母为此惊得重病不起,仆从也吓走大半。

无奈下我只得又去不禄禅寺找他,谁知……”

下面不用说杨青也猜到是不禄和尚见色起意,把人抓起来了。

“你被关起来多久了?”

“已经快有一个月了。”席慕蓉擦擦脸上泪痕:“他把我和另几名女子关起来,又留下食物饮水就匆匆走了,还没……”

“其他的与我无关。”杨青摇摇头,见她头发蓬乱,满身污垢,心中却佩服她被关了许久还能保持冷静。

普通人出来肯定是赶快跑,她还能忍着回家的冲动,抓住机会考虑为家人平祸的事已经难能可贵。

“你家就在曲宜城吗?”

“就在城东。”听他松口,席慕蓉大喜道:“绝不敢耽搁公子,另外我家还有些记载异兽的书简,也可为公子奉上。”

话说到这儿杨青已经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抬手示意她在院中等候,又走回屋内取下骨片,对屋中两人吩咐道:“在这儿等着我,不出门就能活着。”

说完不理两人反应,带着席慕蓉化作一抹流光冲天而起。

由对方指路,杨青眨眼就从曲宜城半空坠入一户庭院。

席慕蓉晃神的功夫再看四周竟已到家,感激得望了杨青一眼,随即便开始跑向前方大声呼喊家人。

杨青跟在身后眼见这庭院颇大,于是直接散开神念扫视四下。

这次极为顺利,他念头刚起就惊觉有条树木根茎在泥土中疯狂往下蹿,没几下就遁出神念范围。

“跑得倒快。”

正琢磨着这是什么妖精,又该怎么对付,就见席慕蓉已从前方带着两个丫鬟慌张跑了回来:“求公子救救我母亲!”

吞噬小说网

……

相邻推荐: 萌萌舰娘与神奇的提督错嫁:老公,离婚吧萌宝来袭:总裁前夫请克制我去华娱探探路从成为妖怪之主开始战地狂龙符战天地战地医生闯明朝战地佣兵招魂录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