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源稚生与橘政宗的对质(二合一,求订阅!!!)

作者:诡船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源氏重工,大厦底部的暗室。

十五分钟过去了,这间屋子里依旧是狼藉满地,空气中刺鼻的血腥味浓郁到挥散不去,巨大的玻璃幕墙在地板上碎裂成大小不一的块状,漆黑扭曲的残躯断骸在角落里堆积着,未排净的积水里透着一抹狰狞的猩红。

屋子的尽头站着一个男人,他的嵴背挺得笔直,从十五分钟之前这个男人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矗立在这里,一动不动。

“老大,政宗先生到了,但是……”乌鸦疾步来到暗室的门口,敲了敲金属墙壁,抬高声音对屋子最深处的那个男人汇报。

但乌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个男人打断。

“够了,有什么事等我和政宗先生的谈话结束后再说吧。”站在暗室里的源稚生平静地说,“把政宗先生请进来,让我和他单独谈谈,这里很安全,不需要贴身保护我,你们离这间屋子远一点。”

乌鸦犹豫了片刻,他的脑子很好用,他知道源稚生的意思是不想让他们几个听到前任与现任两位大家长的谈话。

家族刚刚发生了被死侍袭击的祸端,而豢养死侍的人很有可能是蛇歧八家万众敬仰的政宗先生,源稚生和橘政宗的这场谈话的内容必定至关重要,有可能会直接决定家族未来的命运走向,这是身为大家长的源稚生必须要面对的……但源稚生此刻的状况不太好,在十五分钟之前连站立都要靠樱拖着他的肩膀,这让乌鸦有些不放心。

原本乌鸦是想告诉源稚生政宗先生也出了点状况,但听着源稚生没有温度又不容置疑的语气,乌鸦也收起了轻慢之心,对着源稚生的背影鞠躬,只毕恭毕敬地回复道:“是,我和夜叉还有樱会在更远的地方警戒,有需要的地方请第一时间呼叫我们。”

夜叉离开后,手拄拐杖、身上和脸缠着绷带的老人来到暗室的门口,老人用露在绷带外的右眼望去,绯红的烛火在黑暗中此起彼伏地跳动着,斑驳的光影在破败的四壁上交错闪烁,漆黑的暗室里摆放着两条长明的烛盏,汇成一条通道,就像是久远的神话中被森严的佛灯照彻的古奥神道。

烛盏通道的尽头是一个身穿黑色羽织的男人,他身上的衣服是直垂黑纹付羽织,上面绘有竹与雀、十六瓣菊、龙胆、赤鬼、蜘蛛、马头、凤凰和夜叉整整八种图桉……其实整个日本黑道没有哪一个帮派会在自己的衣服上设计如此复杂的图桉作为帮派的图徽,能代表一个势力的图徽往往只有一种,标志着某种信仰,只有国中辍学的不良少年才会把所有能想到的炫酷帅气的图桉纹在自己身上,真要有黑帮帮会这么做了,多半会被其他帮会的成员笑话不入流。

可整个日本黑道唯有一个人能把绘有这八种要素的家徽的羽织披在身上,不仅没人敢笑话,还要受到万众敬仰……那就是蛇歧八家的大家长。

“老……”

源稚生知道老人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后的门口,他下意识就想像以前两人独处时那样称呼他,但当视线扫过遍地死侍的尸骸后,源稚生又把下一个将要脱口而出字从嘴边吞进了肚子里。

“政宗先生,我想你是否该解释一下……今天在源氏重工里发生的灾难。”源稚生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情绪和温度。

“稚生……”门口的老人开口声音嘶哑。

“政宗先生,抱歉,我不是在为我自己找你要一个解释,而是为家族死去的那些同胞们。”源稚生背对着老人,冷冷地打断他的话,“这里没有父子,只有家主与家臣。”

“是么……我懂了。”门口的橘政宗略显沉默地点点头,“大家长,我会把你想要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但是让我想想从哪开始讲述这一切?”

“就从这间屋子和豢养在这间屋子里的东西讲起。”源稚生在屋子的尽头转过身来。

只见源稚生身披黑色的付羽织,衬里是象征着天照命的长褂,烛火的微光照亮了他衬里的花纹,像是把衬里上手捧大日的天照大神给点燃了,也点燃了源稚生冷峻秀美的面庞。

这个继任蛇歧八家大家长的年轻人的确有着无与伦比的气势,他站在那儿就给人一种无人能出其右的感觉,只叫人觉得高天在上……但这番高天般的气势没持续几秒就崩塌了。

“怎么回事?”源稚生看着老人此刻的模样,愣了愣。

门口的橘政宗半侧的脑袋被白色的纱布缠绕包裹着,从眼眶的位置浸出的殷红色鲜血显得无比扎眼,他的一条手臂也被钢板和绕过后颈的吊绳固定在胸口的位置,看起来至少是骨折了,而橘政宗的另一只手里拄着一根樱木拐杖,身形摇摇晃晃,看起来直立着身子都有几分勉强。

在源稚生的印象里,橘政宗的背影永远都像是古刀一样刚直挺立,他从没见过这个男人露出这么狼狈且老态龙钟的一面……看起来离风烛残年也不远了。

yawenba.net

源稚生不自觉地朝门口老人的方向迈进了几步,紧皱着眉头问:“你的眼睛受伤了?”

“是。”橘政宗轻声说,“不出意外的话,我的左眼今后应该永远都看不见了。”

“你的左眼失明了?”源稚生脸色微变,“是被死侍袭击负伤的?”

“不,不是死侍,是路明非,我的这只眼睛是被路明非斩伤的。”橘政宗缓缓叹了口气,“我们这几天在全日本全力搜索卡塞尔学院那三个人的行踪,但今晚他们伪装成岩流研究所的研究员,就潜伏在我们身边,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混入源氏重工大厦的,也不知道其他两个人又在哪,但我的左眼的的确是被路明非一刀斩瞎的。”

“路明非?”源稚生忽然回想起楚子航对他转交的路明非留给他的三句话,他心里一动,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具体是怎么回事?”

“三小时前,我们从醒神寺下楼,在我们还没分离的时候,在电梯里遇到过一个穿着岩流研究所的制服、名字叫做山本丸一郎的家伙,你还记得么?”橘政宗说。

源稚生点点头。

“那人其实是就路明非。”橘政宗沉声说,“在我们分开后,我和樱井家主还有犬山家主和伪装成山本丸一郎的路明非到达了拷问间的楼层,我识破了路明非的假身份,就在犬山家主与路明非对峙的时候,一只死侍忽然乱入我们所在的楼层,打断了路明非和犬山君的交锋。”

“在犬山家主和樱井家主合力解决那只死侍后,路明非借着死侍的尸体隐藏自己的行踪,趁我们防备松懈时忽然暴起。”橘政宗回想起在视线里无限放大的那一线刀光,他的左眼开始隐隐作痛,“他偷袭的那一记斩击相当凌厉,简直防不胜防,难以想象那样一个年轻的孩子居然拥有那种雄狮般的气势,也或许是我老了,我在仓皇之间只来得及保住性命,没办法完全阻挡住他的杀招。”

“最后我被路明非斩瞎了左眼,还被他踹下电梯井,井底是成群的死侍,危急时刻樱井家主救下了我。”橘政宗叹了口气,“而路明非沿着电梯井往更高的楼层逃走了,犬山家主追了上去,却也没能留住他。”

“你是说,路明非居然有和犬山家主过招的实力?”源稚生微微惊诧,“他甚至还在犬山家主的追击下逃走了?你看出他的言灵了么?难不成他的言灵也是速度型的?”

“这才是他最可怕的地方。”橘政宗幽幽地说,“路明非并没有使用任何言灵的力量,他和犬山君交手的时候,只用了纯剑道的招式和犬山君比拼。”

“什么!”源稚生更加惊讶了,“纯剑道?他居然能和犬山家主比拼剑道?!”

由不得源稚生不惊讶,因为犬山贺作为蛇歧八家的最强剑圣,那位老人在剑道上的造诣有目共睹,蛇歧八家人人皆知犬山家主是出了名的剑痴,他一生浸淫剑道,每日万次出鞘、万次挥剑,如此持续几十年,目标剑指当世最强混血种——那个名为昂热的男人。

当年昂热凭借神鬼莫测的“言灵·时间零”和一手“二天一流”的剑招镇压整个蛇歧八家,连当时实力高绝的大家长也败于昂热之手,之后被昂热扶持的犬山家主在蛇歧八家中强势崛起,虽然家族里很多人私下里议论犬山贺已经倒戈昂热,成了外国人的走狗,但也有一部分人认为执着于剑道的犬山家主会是推翻昂热暴君般统治、重振蛇歧八家声誉的希望。

犬山贺最强剑圣的称号绝不是浪得虚名,如果不比拼言灵的力量只按照剑道的标准来评判,哪怕身为天照命的源稚生都不是犬山贺的对手,甚至源稚生在修习剑道的生涯中,犬山贺还曾作为他的陪练和前辈的身份指导他,所以源稚生深知这个老人的坚韧与强大。

但路明非才多大?作为卡塞尔三人组中最低年级的成员,路明非的年龄多半比恺撒和楚子航还要小,而源稚生和恺撒还有楚子航都已经交过手了,源稚生对这两人的实力都有一个大概的了解,虽说他很认可两人的实力,但要说恺撒和楚子航在不使用言灵的情况下和犬山贺进行剑道切磋还略显勉强。

这个卡塞尔学院的“S”级到底是何方神圣?不仅实力卓绝,背景神秘,对蛇歧八家的了解比他这位当代大家长还要多……源稚生不禁想得出神了,以至于忽略了眼前的情况是他正在质问橘政宗豢养死侍的真相。

“虽然我看得出犬山君他似乎心怀什么顾虑,没有发挥真正的实力,但那个年轻人展现的力量和气势真让人不得不新村忌惮。”橘政宗心有余季地说,“稚生,在你以后遇到那个年轻人的时候务必要万分警惕,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很可能会成为你至今最难对付的敌人,他的立场太模湖了,甚至还可能成为我们对抗蛇歧八家和‘神’之间的阻碍!”

“这些都是后话,今夜蛇歧八家遭遇了巨大的灾难,死了很多人,现在我们最大的危机来自于家族内部。”源稚生回过神来,他看着橘政宗的眼睛,脸上像是被冰封般,没有任何情绪,“攘外必先安内,这句话是你教给我的,还记得么?”

“记得,我教给过你很多的东西,但我很庆幸最后你把优良的东西都记住了,没有继承我的糟粕,最后你变成了今天这样能担负起家族重担的男人。”橘政宗笑笑,“我很欣慰,也很惭愧。”

“你应该知道我找你来不是为了叙旧的。”源稚生依旧面无表情,不为所动。

“我知道,你找我来是为了今天大厦里出现的那些死侍。”橘政宗说,“我承认,那些死侍是我养在源氏重工地底的,今天家族这场灾难的根源在我,我不是什么蛇歧八家的功臣,我是一个罪人,然而我犯下的罪孽远不止于此,我生平的履历可以说是十恶不赦。”

“我现在听不进去其他的话,执行局兄弟们的尸体至今还躺在影壁层,他们已经被火场烤成了一堆漆黑的焦骨,有的人已经被死侍吃掉了,尸骨无存,还有更多无辜的上班族死在了死侍的霍乱中。”源稚生的声音里透着最后一个武士般的悲伤。

“我无法向死去的部下交代,也无法向他们的家人交代,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死,他们明明待在家族最安全的大楼里!”源稚生死死地盯着橘政宗仅剩的右眼,“所以这个交代我必须找你要,不论你给出的交代是否合理,你都必须要告诉那些枉死的人,他们死在这座大厦里的理由!”

“我制造这些死侍的目的是为了对抗勐鬼众。”橘政宗说。

“勐鬼众?”源稚生深深皱眉,“勐鬼众的成员虽然都骁勇善战,但人数和我们悬殊过大,蛇歧八家完全可以以人数碾压他们……这个理由没法说服我。”

相邻推荐: 巨虫世界养飞鸡无限辉煌图卷我的洪荒太过艰难三国模拟器:这个马谡太稳健了求你们了,让朕当个昏君吧我家忍猫嫌我弱,偷来响雷果实大秦嫡公子斗破:我和美杜莎女王共生了大明:满朝奸臣,你让我登基称帝?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