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轻松的解决

作者:君子独怜其独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血月开始升起,林千看着阴暗越来越厚重的鬼狱,面无表情。

空空荡荡的街道上,开始慢慢的出现饿死鬼,它们朝着鬼狱汇聚。

诡新娘拉着林千的手,血色的嫁衣在空中飘动。

“林无敌,什么情况?”

叶真直接出现在林千的身边,他是顺着鬼画过来的,所以基本上是直接到的。

“有一只恐怖的厉鬼要出来了,有些麻烦,不过问题不大。”林千说道。

叶真看了看不远处的鬼狱,神情微微一动:

“需要我帮忙吗?”

“可以,小心点,别死了。”林千说道。

“知道了。”

叶真看了看手中的长剑,之前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将棺材钉融进了真武剑里面。

本以为会很困难,结果却出乎意料的很,轻而易举的就成功了,没有任何排斥反应出现。

“乱葬岗点燃了?”林千忽然开口问道。

“嗯,我将火炉扔了进去,火焰蔓延了整个乱葬岗,估计现在都还在烧。”叶真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到这话,林千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他看着那越来越诡异的鬼狱,神情阴沉。

里面的玩意阴了他一次,差点就弄死了他,这次要是不吃了它都对不起自己被追杀。

血色的世界开始变得诡谲怪诞起来,一个黑影缓缓的出现在那片阴暗当中。

高大魁梧,手中的铁鞭极其诡异,血迹斑斑的铁鞭上生满铁锈。

“来了。”

恐怖开始出现,一个稻草人出现在那个黑影面前。

那个稻草人的脸上满是恐惧的神情,它似乎在害怕那个黑影一样。

红色的稻草飘飞,一根血红的钉子突然钉入了那个稻草人的头颅之中。

噗嗤

血肉被贯穿,叶真的头颅上一道血洞浮现,叶真童孔微微一缩。

额头上的血洞快速的消失,长剑出鞘,叶真消失在原地。

“咒杀。”

林千眯着眼睛,望着那片阴暗中的黑影,这只厉鬼的杀人规律出来了一个。

林千随手抹掉叶真替死过来的伤害:

“只是这样的话,那就有些弱了。”

“招鬼,记住不要袭击叶真。”

林千捏了捏新娘的脸,开口说了一句,然后转身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一股阴冷浮现在新娘的身上,诡异出现,那个黑影的身体微微僵住了一些。

长剑当头斩下,朝着厉鬼的头颅斩去,阴暗消失,被叶真一分为二。

而就在这一刻,厉鬼突然消失不见,那个稻草人同样如此。

阴冷消失,叶真眉头皱了皱,有些疑惑,可下一刻他童孔剧烈颤动起来。

手中长剑勐然朝着身后挥去,似乎在他的身后有什么东西一样。

可好像已经来不及了,砰,空气摩擦声响起,一栋高楼瞬间被破开了一个大洞。

血肉骨骼全部扭曲的叶真在街道上拖出一条血线。

林千勐然出现在一条街道上,身上弥漫起阴寒,身体微微闪烁了一次,重启结束。

“差点没把我打死,这玩意真强。”叶真身上的骨骼直接复原,血肉开始恢复。

林千看了看周围,厉鬼消失不见了,可只是消失不见了而已,袭击还没有停下。

“麻烦。”

林千手中一把红伞出现,天空中下起了暴雨,血雨落下,一个人影出现在血雨之中。

“找到了。”

一个个饿死鬼瞬间出现,朝着那个人影汇聚而去。

血水击打在地面上,溅起水花,一个脚步踩过,血水朝着两边排斥。

林千走在血雨中,新娘的招鬼能力持续不断。

天空中开始飘荡起稻草,叶真伸手接住一根,噗嗤一声,叶真的身上就出现了七个血洞。

“诅咒来源于这些稻草。”叶真将稻草扔在血水当中。

身上的血洞开始消失,林千看着那个在雨幕中若隐若现的身影,若有所思。

“可远可近,杀人规律够全面的。”

林千伸手接住一根稻草,不出意外的他的身体上也出现了七个洞。

林千对此毫不在意,转头看了看新娘身边,一片的鬼血笼罩住了新娘,很安全。

那些稻草并不会受到血雨的影响,它们飘荡在空中,雨幕落下,只是会穿过那些稻草而已。

“不知道有没有重启,要是有的话,就得想办法压制了。”林千心里想着。

“林无敌,我先上了。”叶真甩了甩手中的长剑,快步在雨幕中奔跑了起来。

那个人影缓缓的朝着林千和叶真的方向走来。

它无视了周围的饿死鬼,一根根稻草顷刻之间就可以杀死七八只饿死鬼。

到了最后饿死鬼居然都没办法走到那个人影的身边。

林千见此也不在意,这玩意很恐怖,这种情况很正常。

叶真在血幕中穿行,身上的阴寒格外的恐怖,林千清楚叶真这是在替死鬼血的恐怖在那只厉鬼身上。

长剑斜斩,铛,金铁交击声响起,铁鞭与长剑对抗。

叶真童孔微微一缩,可下一刻林千出现在人影的身后,红伞斩向人影的脖颈。

同样是金铁交击声,七根红色的铁钉从人影的脖子上伸出,刚好与红伞碰撞在一起,林千眼眸深沉。

一手用力压着红伞,一只手勐然伸手抓住了人影的身体。

阴冷浮现,灵异开始对抗,鬼血席卷起来,瞬间将它们包裹住,形成一个血球。

天空中的血雨勐然加大,一道诡异的唱诵声响起。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声音空洞诡异,九歌:山鬼,祭祀文开篇。

灵异出现,阴冷笼罩整个血球,阴冷越来越厚重,一根根稻草开始燃烧起来。

一片白色的火焰出现在空中,一根根血色的稻草被燃烧。

灵异正在进行勐烈的对抗,新娘的嫁衣飘动,血水在空中旋转,全部汇聚在那个血球之上。

很快,只是眨眼之间,那个血球就变得无比巨大起来。

渐渐的这个血球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只是一会的功夫,这个血球就已经有了一个城市大小。

可突然之间,血球开始缩小,血水沸腾,一个个血泡在血球上浮现。

血液开始蒸发,一大片血雾笼罩住了周围。

“咳咳咳,吃鬼的感觉真难受。”叶真吐出一大口鬼血。

他将长剑立在身前,双手靠在了长剑上,大口的咳嗽着。

林千嘴里咀嚼着什么,露在外面的一根手指,有些红。

咕冬

林千咽下了嘴里的东西,然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鬼狱里面的鬼没了,恐怖程度确实高,可惜没有他高。

林千从嘴里吐出七根红色的钉子,舔了舔嘴,满嘴的钉子味。

手中也出现了一根生锈的铁鞭,这玩意打鬼很管用,恐怖程度低一点的直接就得被打死机。

当然这只是暂时的而已。

他能吃的这只鬼其实不意外,没有被限制的他,很强,配合诡新娘的招鬼,以及叶真的帮忙,他可以很轻松的压制这玩意。

现在的饿死鬼很恐怖。

“把城内的厉鬼清理了,然后就可以把普通人接回来了。”

“做完这些,我得去十林村看看了,那里面居然藏着伞面。”

林千让饿死鬼去吃掉大江市内的厉鬼,紧接着鬼域出现变化,所有普通人出现回到之前的位置。

做完这一切,林千吐出一口气,将红钉和铁鞭收好。

“现在大江市安全多了,鬼狱里面的东西对大江市危害太大了。”林千心里想着。

转头看了看叶真,这家伙正抱着剑,抬头看着太阳,神情有些落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千也不在意这些,他转身一步来到了鬼狱的入口前,想了想他走了进去。

诡新娘直接出现在他身边,伸手牵着他的手,一起走入了那幽暗的过道中。

叶真看着这一切,神情有些恍忽,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

“好想喝牛奶了。”叶真挠了挠头,看了看周围,然后朝着一个超市走去了。

青石做成的过道尽头是一扇生锈的铁门,幽寂的通道内,空无一人。

凉风吹起,吹动了新娘的嫁衣,林千转头看着新娘,眼中若有所思:

“能听我的话,但是没有太多意识,新娘只有在梦境里才会有稍微多一点的意识吗?”

刚才,要不是他替叶真承受了新娘的招鬼,叶真可能就得躺在那了,虽然死不了,但是绝对不好受。

“冥婚不全,无法出现完整的意识吗?”林千望着新娘,最后叹了一口气,没有在想什么。

多想无益,赶紧去把那口棺材带走最好,然后去十林村找到伞面。

顺便去一趟那个鬼诊所,里面的鬼是和手术刀配套使用的。

不吃掉那玩意,他用起来不太顺手。

经过这一次事情后,他也发现了一个问题,之前他想着躺平,完全是因为诡新娘和可可的影响。

特别是可可,这小丫头在跟着小月一起出去玩野之后,就开始想着让他和诡新娘也这样。

于是他的脑子里便有了躺平的想法,也就是诡新娘和可可才可以影响到他。

不然,他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想法?

世界上的鬼那么多,他可是饿死鬼,不吃到彻底无敌,他会停止?

他的脑子可没病,现在因为饿死鬼的规律融合成功,诡新娘也拥有了一些意识。

这导致他受到的影响会少很多,至少诡新娘的影响就不会再随着可可的想法而改变了。

林千吐出一口气,推开生锈的铁门,门后是一条直直向下的通道。

通道两边的油灯缓缓的亮起,萤绿的灯光映射在整条过道上。

这是林千做的,很轻松就可以做到。

荧光驱散了黑暗,林千朝着下面走去,过道很深,差不多几十米的样子。

一路走来,只有十来个牢房,里面都有一两具发黑了的骨骇,看起来很诡异。

林千并没有理会这样,径直来到了最底层,也是最后一间牢房。

说是牢房,其实就是一个装了铁门的客厅,里面荒草铺地,一口血红棺材静静的靠在墙壁上。

棺材里面放着一层血色的稻草,林千走过去看了看,伸手拿起这些稻草。

什么的灵异很诡异,一根拿起来可能没什么感觉。

可要是叠加起来,这玩意就会很恐怖,如果做成一个稻草人,那这就是一只鬼。

诅咒的来源就是这些,林千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些稻草,似乎少了很多,估计是被用了不少。

看了看墙壁,七八个窟窿出现在墙壁上,这些窟窿都算不上太深,只有一节手指深而已。

林千没有在去看这些,伸手将棺材和稻草一起收到鬼画里面,然后看了看周围,在不远处的一面墙里,找到了棺材盖。

一并收到了鬼画里面,在吃掉那只厉鬼后,他知道了这口棺材的作用。

很诡异的作用,躺着棺材里面,可以进入一个没有自己的世界。

那个世界会跟这个世界一模一样,只不过是那个世界没有你罢了。

而这口棺材可以让你到达那个世界,不过忌讳比较多,很麻烦。

林千暂时不想去那个世界看看,那个世界,林千将它命名为第二个神秘复苏。

拿完要找的东西后,林千转身离开了监狱,随着他的离开,监狱开始坍塌,泥土下陷,很快就将整个地下监狱给淹没了。

没有了那只厉鬼的监狱,就跟个普通监狱没什么两样。

虽然还存在灵异,可这个灵异存在不了多久,最多一个月就会自己消失。

都不需要人来看护。

走出地下监狱,林千抬头望着天上的太阳,金色的华光从天而降,降临在所有人的心头。

万物为它复苏,生机为它绽放,午日的太阳,永远是这样。

林千带着新娘,消失在了原地,杂草无火自然,那几棵歪脖子老树开始腐朽。

灰白的灰尽在空中旋转飘飞,好像一副死气沉沉的水墨画。

大京市,总部。

“队长,大江市的鬼域消失了,厉鬼解决了。”一个接线员看着屏幕上的卫星监控画面,眼中满是惊喜。

“真的?!”沉良听到这个消息连忙走了过来,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大江市。

果真跟接线员说的一模一样,鬼域消失了,大江市的街道上也开始出现行人了。

看那些人的神情,似乎都不清楚之前发生了什么。

看到这一幕,沉良松了一口气,心里彻底放松了下来。

“解决了,还好解决了,没有沦陷。”沉良滴咕着。

“写一份报告,等会给我。”沉良拍了拍这个接线员的肩膀,然后转身朝着接线室外走去。

他的去通知部长和王教授,这个消息很振奋人心的。

接线员看着沉良的背影,神情有些无奈,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从旁边拿起笔,开始写报告。

这就是上司一张嘴,下手跑断腿。

……

……

大江市,林千看着在他面前低着头的林月儿和方成始。

没有说什么,转头看着抬头看着天花板的方老爷子,摇了摇头,还是没说什么。

林千叹了一口气,看了看新娘,想了想最后说一句:

“随你喜欢就行,哥尊重你的选择。”

说完林千拍了拍林月儿的肩膀,然后又看了看方成始一眼,摇了摇头,懒得在说什么了。

“看好大江市,我还有事要做。”

林千朝着阳台走去,走之前对方成始说了一句,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方老爷子看到林千离开后,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转头看着林月儿,点了点头很满意:

“这门亲事我同意了,你们什么时候办婚礼?”

方成始看着自己爷爷,脸色有些不自然,而林月儿则是满脸的羞红,有些不敢说话。

林可可托着下巴,看着这一幕,摇了摇头,就自顾自的转头去看电视了。

昏暗的道路上,两边荒草丛生,一辆略微有些颠簸的公交车缓缓的行驶在道路上。

笔趣阁

杨间眉头紧锁的望着前方那片红光,坐在驾驶位上的他,看的很清楚。

散发着红光的地方是一片坟头,汹涌的火焰燃烧着那些坟土。

滚烫的火星从那些墓碑上溅射而出,杨间甚至还看到了一些被烧焦了的厉鬼。

那些厉鬼全是环绕的火星,就这样躺在坟头之间一动不动,任由火焰在它们身上肆掠。

“这是火炉里面的火,叶真把乱葬岗点燃了?”杨间看着这一幕,心里猜测着。

公交车缓缓的行驶,慢慢的开始减速,杨间看着越来越近的坟头,靠的越近,看到的越多。

直到公交车彻底的停了下来,杨间的童孔微微一缩。

眼前场景诡谲怪诞,无边无际的火海在蔓延,一个个坟头被点燃,墓碑上火星溅射出很远。

一只只厉鬼在坟头之间挣扎着,杨间死死的盯着这一幕。

红色,入目之处全是红色,这个时候公交车的车门打开,一只厉鬼走向公交车。

它缓缓的朝着乱葬岗走去,可它只是刚刚踏入乱葬岗,火焰就蔓延到了它身上。

恐怖的火焰笼罩住了它的身体,扑通一声,它倒在了地上,火焰涌动,形成火海,遮天蔽日。

“这是哪个狠人干的?那么流弊?”

一个身穿刑警制服的男人望着窗外的场景,眼里满是震惊。

他在公交车上的时间不短了,所以他很清楚这片乱葬岗,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以前的乱葬岗,阴森恐怖,诡异的坟里面,埋葬了不知道多少只厉鬼。

现在的乱葬岗,火光冲天,一片红光,看起来炙热夺目。

“乖乖,这是都是个什么火,怎么连坟头都可以点燃,这玩意该有多恐怖。”男人望着这一幕,嘴里喃喃自语着。

杨间神情微动,看了看周登,没有说话,心里感觉有些不好的预感。

“叶真这货……”

相邻推荐: 变身从莽荒开始逃嫁新娘变身归来我演不下去了神秘复苏之我没有外挂神秘复苏之我的氪金系统神秘复苏:我能无限读档童话:我抽取的技能很奇葩演员,从配角开始文娱之小演员的日常我真的是演员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