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素王!(2/2)

作者:白刃斩春风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都市学生 万法之主 神级系统:从超跑开始做首富

“他的发现就是诡狱?”苏午向方乾问道。

方乾点了点头:“对,他告诉我们,他走进了那座明清监狱里一个不存在于现实中的地方,在那里得到了一把钥匙,就此打开了真正的诡狱。

随后我们才开始真正利用诡狱的力量,

诡狱也由此渐渐改变了诡异对策部的格局。

副典狱以当时发现诡狱所在的‘商城’为中心,在周围各地都设有诡狱的分部。

每一处诡狱分部的选址,都需要在一座座曾经关押、囚禁凡人的监狱之中,一些古代遗迹、古代监狱就此被征用。

选好目标地以后,

只要在那里挂上一副由锁链组成的‘门’的图桉,

目标地的环境就会被改变,

原本的遗迹渐渐被诡狱里的囚室、监牢、刑罚室所取代。

但是,

我们至今只能利用诡狱的囚室来关押厉诡,或者关押驭诡者,诡狱的刑罚室、‘锁链门’等等区域,至今无人能够使用。

连副典狱都无法使用。

随着副典狱对诡狱的了解加深,

诡狱内部管理人员的组织架构也渐渐被他开发出来。

他推测整个诡狱内部,位于最高点的乃是‘典狱’,典狱下有两名‘副典狱’,副典狱之下又有巡察、牢头、狱卒等等职位。

到了后来,副典狱在诡狱内部发现了一座闭锁的门。

那门上有一列诡狱文字,

我们至今无人能够弄懂那文字的涵义,副典狱对那一列文字做了大量研究,仍然无法弄懂那些文字的涵义——他因此开始长时间闭关钻研,我们见到他的时候越来越少,

再往后,发生的事情,苏先生大概也都了解了。”

方乾一边回忆着过往,一边向苏午陈述着种种,尽力为苏午提供各种线索。

苏午问:“那些诡狱文字长什么样子,你至今还记得吗?

能写下来吗?”

他对于诡狱亦有一定的控制权,

但并非在‘典狱——狱卒’这个由副典狱推测出的组织架构之内,当时追击副典狱时,副典狱逃到了诡狱深处,利用自己的厉诡能力封锁了诡狱,

以至于苏午无法当场抓到此人。

现下看来,

这个人很可能是逃到了方乾所说的那扇‘门’附近,

甚至真正走进了门内也说不定。

是以,

那门上究竟写了什么东西,

对当下而言,也就十分重要。

方乾皱眉沉思了一会儿,面上露出一抹笑容:“幸好我以前是学画的,对图形记忆比较深刻,那些文字给我的印象也比较深。

否则,我不一定能把那些文字‘画’出来。”

他说着话,取出一张白纸,

拿一支笔在白纸上勾勒起来。

可以看得出来,方乾‘画’得十分吃力。

如果没有系统地学习过一种文字,了解过它的笔顺以及勾画,那么勾勒这些文字,确实不能用‘写’来形容,就是在‘画’字。

一个个文字在白纸上铺开,

笔画间架工整,

即便方乾无法复刻出那些文字真正的风貌,仅凭当下他画出来的这些字迹,都给了苏午一种难以言喻的正直刚烈之感。

苏午内心忽有触动,

天蓬-威临印迸发灵光,

他所见的这几个‘诡狱文字’的涵义,被他倏然间解析出来!

——在绞碎无数罪恶人形以后,他获得了全部的诡狱文字,那些诡狱文字陈列于伏藏纸上,成为了‘天蓬-威临印’收容的第一种刑具!

在当下这个时期,他才是最通悉所有诡狱文字的那个人!

方乾勾画出的那些厉诡文字是——‘素王居’!

在‘素王居’三个字以下,

还有三行文字,

其涵义是:非通晓‘正气符’者不得入门;

凡作奸犯科,恶贯满盈者不得入门;

匹夫能为万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此‘素王’也,余一生修行,皆在‘正气符’中,愿后来人将‘正气符’发扬光大,以治天下诡,如此亦可尊为‘素王’!

三行文字,明示了书写者对进入‘素王居’那扇门的要求,

以及书写者的愿望,希望后来者能将他的‘正气符’发扬光大,用之镇压天下厉诡,开万世太平,立千古典范,如此就被尊为‘素王’!

而开辟出‘正气符’这种文字的书写者,已然以素王自居。

可见他对自身开辟出的‘正气符’有多强的信心!

自古至今,

能被尊为‘素王’者,唯有一人。

即‘孔子’!

而这个开创‘正气符’的人,自认为仅仅是开创出‘正气符’这一种文字,功绩德行已然可以比拟孔子,于是自称素王!

苏午看着那三行文字里自然流露的语气与锋芒,

忽然将这个留字的人,与另一个他同样只见过其遗留文字记叙、日记的人联系了起来。

——那个自称发现了‘厉诡文字’中隐藏的秘密,

有心推演厉诡文字,将之‘祛邪归正’的读书人!

上一次读到读书人的日记时,

读书人还在为普通纸张无法承受厉诡文字而发愁呢!

二者会是同一人吗?

苏午念头折转良久,

在任部长、方乾等人殷殷期盼的目光中,他收回了神思。

任部长见他眼神变得清澈,知道他思量已毕,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苏小哥,你有什么发现吗?”

“有。”

苏午点了点头:“副典狱在诡狱发生变故以前,都在沉心钻研这扇门上的文字——他应该是对诡狱里的这扇门下了很大的心思,我曾经在诡狱里与他交过手,被他逃进了诡狱深处。

或许他就是在这扇门附近徘回。

如果副典狱能够真正推门走进这道门里去,那对诡狱、对诡异对策部所有人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如果他是强行破门闯入的,

那对所有人而言都会是一件坏事。”

说到这里,苏午顿了顿,看向一旁若有所思的方乾,问道:“离曲水最近的诡狱分部在哪里?带我过去,我去诡狱内部再看一看。

——如果距离太远的话,

给我提供一具诡狱黑棺、白棺都可以。”

任部长未有听明白苏午先前的一番话,但苏午当下的这几句话,他是听懂了的——苏午这是愿意出手帮忙了!

他求之不得!

当即道:“诡狱关押厉诡的手段还未失效,我们随身带了一具白棺,在山下的车上!

苏小哥要用来做什么?”

“躺进去睡一觉。”

苏午如是道。

……

四个驭诡者跳上皮卡车,掀开了车上蒙着的一块黑布,露出其下盖着的一副薄皮白棺。

所谓白棺,即是没有用漆刷,乃是原木色的棺材。

这种棺材的档次较低,

一般在穷苦人家中用得较多,

或者是会用在半路夭折的孩童、未出嫁或刚刚出嫁、在婆家不受待见的女子身上。

诡狱里的白棺自然不是用来收殓尸体的,

它更大的作用是关押厉诡。

对苏午这样的人而言,

白棺还有一个隐藏作用——连通诡狱,成为苏午走入诡狱内部的‘门’。

皮卡车上的诡狱白棺被驭诡者们搬了下来,停在山下较为隐蔽的一处树林中。

方乾推开棺材,

显出了白棺黑洞洞的、看不清深浅的内部。

他转头看向苏午:“真的要躺到里面去吗?”

苏午点了点头,

向身旁的云霓裳说道:“在我躺进棺材里以后,你就可以让他们把棺材盖上了,等我要从棺材里出来的时候,我会在一秒内敲四下棺材,而后间隔两秒,再敲一下,最后每一秒敲一下棺材,连敲三下。

你听到这个敲击频率,就知道是我要出来了,

可以把棺材推开。

在其余任何时候,都不要开棺材。

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个暗语。”

“四下,一下,三下……”云霓裳在脑海里快速地过了一下苏午所说的‘暗语’要点,她随即又愣了愣,低声道,“你都说出来了,其他人已经听到了……”

“不会,他们没有听到。”

苏午笃定地摇了摇头。

云霓裳目光扫视四下,

发现众人都在忙碌着,根本无人注意她和苏午的对话。

他们不像是听到苏午暗语的样子。

云霓裳呆了呆。

此时,苏午已经转回了身。

他方才是以‘意’与云霓裳的意识进行沟通,云霓裳对他的回复,亦是‘下意识’进行的,根本未曾真正诉诸语言。

周围人只会看到他回头看了看云霓裳,

根本不知道,

二人在那个刹那已经沟通好了暗语。

“等我躺进棺材里以后,你们就可以盖上棺材盖。”苏午看向方乾,“你既然是诡狱巡察,应该也能利用诡狱的一些力量,

——盖上棺盖以后,为防其他人从棺材里逃出来,可以用诡狱锁链把棺材缠几圈。

等到我的助理说可以松开锁链,移开棺盖的时候,你们再动手。”

方乾点头答应下来。

他大概能理解苏午如此做,正是为了防止有厉诡,或是副典狱‘袁玉良’通过白棺逃脱——尽管方乾觉得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他至今还未见过有人能通过白棺进入到诡狱里,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借助白棺从诡狱里脱离就更不可能。

对于当下苏午要躺进白棺里,可能是借助白棺进入诡狱内部的举动,方乾亦持怀疑态度。

在他看来,

诡狱另有其主。

——他曾在接连诡狱的混沌虚空中,感受过那个诡狱之主的些微气息。

可惜,那个人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混沌虚空也早已消失,断了他唯一可以联络那极可能是‘诡狱之主’的人的途径。

相邻推荐: 宇智波**神我的宇智波太稳健了我开创了无数幻境人道大圣穿成校草前男友[穿书]四合院不甘心的许大茂无敌幸运戒指洛杉矶之王洛杉矶的夜行者逐道长青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