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杀机

作者:遁去的周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万法之主 神级系统:从超跑开始做首富 重生之都市学生

“族长,这里便是那散修所说的灵花岛了”

风隐舟上,赵修通站在甲板之上,手中拿着一张地图不时的确认四周的环境。

因为其他族人在化阴岛上也受了不小的伤,此刻都在打坐疗伤,只有赵修通身上的伤势较小,吞服炼化了两颗丹药后,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便主动的给风隐舟指起方向来。

从离开化阴岛后,一行人遇到了一位筑基散修,通过散修所说,这灵花岛中有一种丹药,对祛除阴气有奇效,不仅如此,还提供一份灵花岛的地图,那地图中拥有一条最快路线,可以绕过海域中的一些三阶妖兽,省去一些麻烦,就这一点来说,比之赵修玄手中的地图玉简还要详细。

快马加鞭,不过用了两个时辰,风隐舟便赶到了岛外。

赵修玄从屋中走出,打量着灵花岛,心中也不由感叹,这世界倒也是小,之前那位差点谋面的金丹修士灵花仙子,好像就是这灵花岛的修士。

当时婉拒了她的邀约,也不知会不会拿出丹药来。

“应该没有这么小气”

他心中暗自猜想。

“修连怎么样了”

赵修玄没有急着入岛,而是转头问起赵修连的情况。

赵修通连说道:

“修连的情况不是很好,好在之前服下的丹药延缓了一些阴气爆发,若再耽搁半个时辰,恐怕....”

赵修通不敢再说下去,脸上苦涩一笑。

赵修玄点了点头,随后吩咐道:

“你们先在这等着,我去拜山。”

“族长,由我去吧”

赵修通忙接下这件事,对他来说,赵修玄是一族之长,拜山之礼自该由他来做。

对于家族来说,赵修玄是最大的门面,就算是有求人家,也应该有一定的姿态。

赵修玄却顾不了这么多,摆了摆手后,拒绝了赵修通的建议,身形一动,化作一道遁光朝着灵花岛的大阵落下。

此举顿时引得早就严阵以待的灵花岛修士一片慌乱。

好在赵修玄看起来并无恶意,只是稳稳的停在了大阵之外,气沉丹田,声若洪钟传音:

“在下张玄,今日路过贵宗有事相求,特来拜山,不知灵花仙子可在,请出来一叙”

此言一出,灵花岛修士旋即吐了一口气。

明白了眼前这位乘巨舟而来的金丹修士只是来拜山,并非来犯之敌。

好在如此,否则他们这些刚刚将作乱的妖兽逼退的弟子,难免又要死伤惨重了。

“张玄?”

灵花仙子娥眉轻颦。

听这名字陌生,便知道不是附近山门的金丹修士,不过又听她指名道姓的说起自己的名号,一时间又有些疑惑。

正在她思索可能是谁时,一旁的蝶儿看着阵外漂浮的青衣飒飒身影,顿时掩嘴轻呼道:

“哎呀,师伯,是那人”

灵花仙子不解的看了蝶儿一眼:

“蝶儿,你认识此人?”

蝶儿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认识,呀,也不算认识,师伯,这人便是在拍卖会中拒绝了你邀请的那位金丹前辈,当时你让我用灵花蜜露去请,结果他推脱有事离去”

“哦,是他,怎么找到灵花岛来了?”

灵花仙子恍然,但是又有些好奇。

勾了勾嘴角,她身形一动,随后便出现在赵修玄身前五十丈,她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番赵修玄,随后才盈盈一礼道:

“原来是张道友,奴家便是灵花了,道友也真是的,当日邀请你来厢房一叙,道友却言说有事离去,没想到这么快便追到了山门来了”

北漠国修士的阴霾还未褪去,灵花仙子看到赵修玄的到来,却是眼前一亮,这言行举止之间,便也礼数周全了许多。

赵修玄歉笑道:

“仙子见谅,当日张某确实有要事在身,这才无法一睹仙子仙容,不过,今日冒然上门,却是有一事相求。”

说着,赵修玄拿出了一只储物袋,里面是几瓶规规矩矩的丹药,算是他的拜山礼。

不请自来,谓之拜山,若无此礼,便会很唐突。

所以前往修仙宗门拜山,必须要奉上这么一份拜山礼。

灵花仙子自然也知道规矩,收了储物袋后,也没有打开看便直接挂在细软腰间,随后道:

“既然如此,道友请进山中一叙吧,道友身后是门中弟子吧,一并进山中歇息吧”

说着,灵花仙子便素手一挥,给赵修玄打开了一个阵眼。

“叨扰了,灵舟上是张某的族人,不过我那些族人有伤在身,正在灵舟之中休养,有所不便”

赵修玄拱手一礼。

“原来张道友是修仙家族之人,既然道友族人有所不便,那随道友就是,道友请跟我来吧”

灵花仙子带着赵修玄落于一处繁华山麓,一座雅致的木制小楼。

“蝶儿给前辈见礼”

娇俏的女弟子给赵修玄行了一礼。

赵修玄没有托大,也是颔首一笑:

“无须多礼”

随后,赵修玄也不再客套,直接开门见山道:

“灵花道友,在下得知灵花岛有一丹药,名为散阴丹,可以祛除阴毒,不知能否求一粒”

灵花仙子听赵修玄问起散阴丹,立即在赵修玄身上端详了片刻,随后说道:

“道友身上并无阴气侵袭的迹象,那想必是族中有人中了阴毒了”

赵修玄点了点头:

“几位族人在化阴岛中被阴兽所伤,幸得被张某救下,不过那阴兽体内的阴毒已经导致已经阴气攻心,而我对这祛除阴气之法也知之甚少,打听到灵花岛的散阴丹对此有奇效,便冒然上门想求一粒”

赵修玄本来以为灵花仙子会满口答应,没想到她思索了片刻后,有些迟疑道:

“我们灵花岛的散阴丹确实有祛除阴气的奇效,但是张道友的族人已经是阴毒攻心,恐怕寻常的散阴丹已经没有了作用,本门弟子出门在外,若被阴气侵袭,也只有在数个时辰内服用丹药才能祛除,阴气攻心,恐怕已经是一两日的事情了...”

听到这,赵修玄心中微微有些失落,正在惋惜赵修连此番恐怕很难撑下去之时,只听灵花仙子话锋一转道:

“不过,本门灵花老祖那里有用一滴千年蜜露所炼制的散阴丹,只要有一口气在,就算是阴气攻心也能尽数祛除”

“哦”

赵修玄心中一动,总觉得这灵花仙子似乎是故意欲扬先抑,是打着什么算盘吗。

这让他联想到了之前此女莫名的邀请自己,恐怕也是有事相求。

不过,要是能救下赵修连,稍微出点力也没什么。

他这边想着,那边灵花仙子故作为难道:

“老祖闭关多年,也不知能否赐下这丹药,我只能替张道友试一试”

赵修玄心领神会,立即拱手道:

“那便麻烦灵花道友了,若能祛除在下弟子的阴毒,张某感激不尽”

“张道友对自家族人真是尽心尽力”

灵花仙子心中其实有些惊讶,用千年蜜露炼制的散阴丹价值不菲,这“张玄”为了救治自家族人,居然也如此费心,足以窥得此人心性,这样一来,有他帮忙也能放心不少。

“道友稍等,我这就去请老祖赐丹,蝶儿,替我招待一下”

说着,她玉足轻点,消失在原地。

不过,她当然不是去灵花老祖的闭关之地,那用千年蜜露所炼制的散阴丹她身上便有,说的如此麻烦,只不过是增加自己的筹码罢了。

既然赵修玄聪明的接下了话茬,那她稍微演一下,自然会将丹药拿出。

果然,不过片刻,灵花仙子的身影再次出现,手中还拿着一瓶花香四溢的丹药。

“这便是散阴丹,张道友给族人服下吧”

“多谢”

赵修玄也不客气,直接回到了风隐舟之上,虽然这灵花仙子不至于用毒丹来害一个炼气修士,不过赵修玄还是条件反射的查探了一番丹药,确认无误后才让奄奄一息的赵修连服下。

散阴丹的效果立竿见影,服下丹药没多久,赵修连胸前乌黑便散去了一大半,以此为中心,那阴气正在慢慢被逼退,一滩滩的恶臭黑水夹杂着如阴石一般的细粒从赵修连的身上渗出。

“族长,丹药有用”

围在一旁的赵修明赵修通几人面露喜色。

赵修玄点了点头,也是眉心一松。

想了想,他吩咐道:

“你们便在这里待着,我在灵花岛中还需要办理些事情”

说完,赵修玄便再度回到了灵花岛。

“张道友的族人可有好转”

灵花仙子颇为自信,见赵修玄脸色,也猜出了几分。

赵修玄忙又拱手道:

“散阴丹名不虚传,服下丹药后,族人已经性命无虞,再修养些时日,应该就能恢复,多谢灵花道友的丹药”

“道友客气,都是同道之人,些许小事,不足挂齿”

灵花仙子掩嘴轻笑,随后神色一收,话锋一转道:

“不知道友可有闲暇,实不相瞒,当日邀请道友入厢房一叙,实则是有一事相商,既然今日如此巧合相遇,那奴家倒是想请道友帮个忙”

“哦,不知何事,若力所能及之处,张某自然责无旁贷”

对于此女的请求,赵修玄心中早有心理准备,所以也没有露出多少惊讶。

既然人家都拿出了丹药,那能出手的,便出手一次也无妨。

当然了,若是真的是什么难事,赵修玄自然也不会莽撞答应。

“不知道友可知北漠国修士....”

随后,灵花仙子将最近北漠国修士在枯死海出没的事情,还有她们灵花岛这几日妖兽之乱的事情和盘托出。

赵修玄听了之后装作是第一次听说此事,也正想借机了解清楚,便皱眉问到:

“北漠国修士?道友可知北漠国修士为何要千里迢迢跑到燕国来,若说只是为了劫掠灵石和资源,恐怕有些牵强吧”

虽然他表现的一无所知的样子,灵花仙子倒是不以为意,毕竟很多金丹修士都是潜心修炼,根本不管外界如何。

于是耐心解释道:

“其实,此事我和几位道友也有过猜测,我们推测可能有两大原因,第一,便是燕国的开荒令,开荒大征进展飞速,如今夺下的灵脉和各处秘境遗址已经不是小数目,若再这样推进下去,恐怕最终会和北漠国修仙界发生不少冲突,这北漠国的修士肯定不会坐视不管,这批修士潜入可能存在着干扰开荒的目的。第二嘛...”

灵花仙子伸出两根纤纤玉指,继续说道:

“可能和真灵岛有关”

“真灵岛?”

赵修玄再次听到真灵岛的名字,有些恍忽。

虽然自己已经是金丹修士了,但是对这燕国最重要的岛屿却一无所知,连他所处何地都不曾知道。

灵花仙子没有过多解释真灵岛,而是直接说道:

“真灵岛每百年会开启一个真灵秘境,秘境中有大量对金丹修士修炼大有裨益的宝物,每次开启真灵岛,都能提升燕国修士实力一大截,如今距离真灵岛秘境开放还有短短七年,或许北漠国修士对此有所谋划也说不定,此事虽然有些牵强,但是也不是没有可能”

赵修玄皱眉不语,从此女的口中,他似乎又得到了一点关于真灵岛的消息,不过这对他来说也不过是稍微揭开了真灵岛的一点点面纱。

母庸置疑,真灵岛对燕国修仙界很重要。

不知道之后会不会有机会见识见识。

见赵修玄不说话,灵花仙子又补充:

“无论如何,这北漠国修士近期活跃于燕国修仙界是不争事实,道友想必也对燕国的一些妖兽突然作乱之事有所耳闻,那便是北漠国修仙界的引兽珠的神通”

赵修玄皱眉道:

“引兽珠,道友是说最近燕国出现了几次妖兽袭击都是这北漠国修士干的,他们怎么可能在燕国诸多金丹还有几位元婴老祖的眼皮底下得逞”

赵修玄也想到了青禾宗被妖兽覆灭之事,若真的是这北漠国修士用引兽珠所为,北元郡可是有青玄子这位赫赫有名的元婴老祖坐镇的。

灵花仙子解释道:

“元婴老祖虽然道行高深,神通广大,但是同样的,元婴老祖基本上都是超然于此界,纵然是我等金丹修士,在他们面前也不过尔尔。

而且,诸位元婴老祖平日都是闭关修炼,急于寻求突破之法,恐怕就算是北漠国修士大举来犯,不到生死存亡之际,他们也不会出手。”

“至于金丹修士,这次潜入的北漠国修士中便有不少金丹修士,他们不仅实力强大,还有各种灵兽傍身,且北漠国修士精通敛息匿迹之法门,能不被察觉的作乱也属正常。”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若是燕国陆域还好,山门密集,大修如云,可怜本门这种远离陆域的灵岛,可谓是腹背受敌,力有不逮。这些北漠国修士大可肆意劫掠。”

灵花仙子叹了一口气,双目露出一丝忧色。

这也确实是她的担忧所在。

“那道友对此可有何对策,是否找到了什么北漠国修士潜伏之地的线索”

赵修玄的双目蹦出一丝微不可查的杀机。

他想到了龙蛇山,这些北漠国修士中必然有龙蛇山的修士,或许是时候收点利息了。

相邻推荐: 开局木遁,苟在木叶医院成大佬木叶之钱遁无双木叶之懒遁木叶之最强核遁火影之神级木遁修炼系统木叶:没人知道我会木遁!三国:气运图录,开局娶亲大小乔贤者大人来自异世界舌尖上的怪异海贼:退休前赚一万亿不过分吧!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