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珥笔侠侣

作者:南希北庆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神级系统:从超跑开始做首富 万法之主 重生之都市学生

马天豪他们刚走不久,范理就从外面回来了。

“谈得怎么样?”

张斐问道。

范理点点头道:“李国忠说了,只要咱们事务所保证今后不会在契约条例上与他们打官司,那他们就答应用咱们的契约,但是必须要签订契约。”

张斐点点头:“没问题,到时我拟定一份契约,你再去跟他们谈谈。”

要真说起来,这些书铺才是立契的大户,虽然是同行,但是现在穷凶极恶的张斐也是不愿意放过的,于是他让范理去跟他们谈。

咱们都统一契约,至少在契约条例上面,就不会产生矛盾。

毕竟他们有可能会在公堂上遇到的。

李国忠他们也怕张斐,而且他们自己心里也清楚,自己的条例有着许多猫腻,张斐既然找上门提这事,他们还真不敢不答应。

范理突然问道:“三郎,你是不是很缺钱?”

在他们眼里,张斐都是高大上形象的,突然捣鼓这几文钱的买卖,那不用想,一定是资金方面出现问题。

张斐叹了口气:“我也不瞒你,原本我是打算凭借名气,多打一些官司挣钱,但如今连你都不敢接那些有损名气的官司,可见这名气先将咱们自己给束缚了。

但如果名气不能转化为利益,又有何意义,咱们又不求青史留名。故此我只能另辟蹊径。不过你也不要小看这契约一份才几文钱,但只要分量够多,赚得钱肯定不少。

待会你还得派人去宣传一下,普通百姓也能买咱们的契约,他们找人写一份契约,多数都比咱们贵一些。”

“如果天下人都用咱们的契约,那确实也能赚不少啊!”

范理稍稍点头,可旋即又道:“但每个人立契的目的是不一样的,多半不适用于印刷吧?”

张斐道:“这我会搞定的,你待命让那些耳笔,将大家常用的契约拿给我看看。”

“哎!”

范理点点头,突然道:“对了!说到这官司,我有件事差点忘记跟你说了,方才我打听到李国忠的书铺接下了那儿子与邻居争宅子的官司。”

张斐一怔:“是吗?”

范理嗯了一声,“他还知道咱们没接,方才还问了问我,咱们为什么不接,我看他八成是想打听,咱们有没有帮那大婶。”

张斐问道:“那你有没有告诉他们?”

“当然没有。”

范理摇摇头,“不说对咱更有利。”

张斐笑着点点头,“让止倩拿他们来练练手也好。”

......

已是三更时分,张斐仍在伏桉工作着,他得早点将各类型的契约拟写好,因为到时还得制作凋版,得花费不少时日。

可见这穿越者赚钱也真是不容易。

他现在都不敢再弄什么黑科技。

文科毕业的他,就只懂得一些原理,他现在才明白,要将这原理变成商品,是要走一段很长的路。

一个活字印刷术,在都还没有制作成品活字的情况下,就已经烧掉他近一千贯。

虽然他要求比较高,但这技术还是北宋自己的。

底子不厚,他还真不敢再去尝试。

太烧钱了。

而高文茵还是一如既往地默默站在一旁,手拿蒲扇,帮着张斐扇着风,驱赶蚊虫。

这个女人真是一种让人容易上瘾的毒药,潜移默化地就让你对她形成一种依赖。

反正,张斐是离不开她了。

张斐突然放下笔来,揉了揉眼,心道,没有电灯的时代,真是不太适合加夜班啊!

旁边的高文茵见罢,柔声道:“三郎,如这种事,其实可以让七哥来做。”

自从张斐与许止倩确定关系后,她就有意识的慢慢改变对张斐的称呼。

张斐心里清楚,也没有点破,回头看她一眼,解释道:“这初稿可是不能让人代写的。”

高文茵问道:“为何?”

“因为...。”

张斐稍稍一顿,转而道:“要不,夫人先坐着,你这站着,我还得扭着脖子与你说话。”

“哦。”

高文茵赶忙坐了下来,顺手又拿着扇子在脚下扇了扇。

张斐解释道:“如果我不动手写,就光用嘴说,那我也只能说一个大概,可这不是状纸,而是契约,不能漏掉任何一个细节,初稿一定得我亲手写,等写完之后,再...再交给老七看看。”

这其实是一个习惯问题,笔写和口述,完全就是两种思维。

另外,这事本来一直都是许止倩在帮忙,但许止倩现在忙于准备那官司,张斐也打算让冯南希试试。

冯南希的文笔没有许止倩那么华丽,但非常老练,毕竟是刀笔吏出身。

在状纸方面,可能没有许止倩的状纸那么打动人,但是在契约方面,应该比许止倩更适合。

高文茵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也不知道这有何区别,见张斐也没有打算继续写下去,于是又好奇道:“可是我方才见这契约上,留有许多空白,这是为什么?”

她方才在边上也一直在看,就很好奇那些空白是留着作甚的。

张斐道:“我是打算将这些契约印刷出来,然后贩卖给商人、市民。你应该知晓,如今许多百姓都不认字,在与别人立契的时候,常常上当受骗,等到我的契约印刷出来,他们就只需要花两三钱,从我这里买一份契约,就能够规避一些上当受骗的风险。所以那些空白都是留着给立契的人写名字和日期的,这个就只能他们自己写。”

高文茵眼中一亮:“这主意真是不错,难怪三郎你方才写得是有关借贷的契约。这百姓最常用到的契约,就是借贷契约。”

张斐突然看了眼她,“原来夫人也会读书识字啊!”

高文茵啊了一声,羞涩道:“我小时候跟爹爹学过一些,与许娘子是不能的。”

“是吗?”张斐问道:“你爹是做什么的?”

高文茵神情暗然道:“我爹以前是祥符县沁乡的乡绅,五年前已经去世了。”

“你娘呢?”

“我娘很早已经去世了。”

“那你家里就没有别的亲人吗?”张斐又问道。

高文茵稍稍犹豫了片刻,旋即摇摇头。

张斐见她似不愿多说,自也不好多问,忽见她左手手背上那雪白的肌肤上有好几处红肿,这一看就是蚊子咬的,于是道:“你就顾着帮我驱赶蚊子,你看看你自己都被咬成什么样了。”

高文茵低头一看,赶忙缩回手,轻轻摇头道:“没事的,过一会儿就会好。”

张斐无奈地摇摇头,又见她身着灰色麻裙,不显她那丰腴玲珑的身段,过过眼瘾的机会都不给吗,问道:“你怎么穿上了这麻裙,咱家已经穷得丝绸都买不起了吗?”

高文茵忙道:“不是的,只是我待会还得为你去煮些东西,穿这麻裙比较合适一些。”

张斐点点头,突然站起身来,“走吧,我们一块去。”

高文茵忙起身道:“不用了,我一个人就行了。你先休息一下,一会儿就好。”

张斐笑道:“我就是坐久了,想活动一下,今晚我下厨,就当是答谢你替我喂蚊子了。”

高文茵下意识地就将双手藏于背后,惹得张斐一阵大笑。

一盏茶功夫。

“味道怎么样?”

张斐双手撑着厨桌上,颇有大厨风范地看着这屋里唯一的尝客。

“软滑爽口,真的很好吃。”高文茵是欣喜地点点头,又向张斐问道:“这菜叫什么?”

“肠粉。”

“肠粉?”

高文茵低头瞧了眼那盘子里那裹着酱汁、肉沫的白面皮。

“别问我为什么叫这名,我也不清楚。”说着,张斐坐了下来。

高文茵偷偷瞄了眼张斐,十分好奇道:“三郎,按理来说,你们读书人都很少下厨房的,为何你这么懂得做菜?”

张斐摇头叹道:“这说来话长,我外公当初告诉我,做得一手好菜,可以哄女人开心。可惜如今女人都喜欢诗词歌赋,我这空有一身厨艺,却没处施展。”

高文茵登时双颊染霞,羞赧道:“这定是你乱编的,哪有外公会这么说得。”

张斐呵呵一笑,不置可否,又道:“但这千万不能告诉小桃,否则的话,她又得生好些天闷气。”

高文茵想到小桃那些天为了火锅生闷气的事,不由得噗嗤一笑,嘴角边微微露出两个迷人的小酒窝,点了点头,又道:“那三郎可否教我做这肠粉?”

张斐错愕道:“你学来干嘛?”

“我学来做给你吃啊!”

“哦...好啊!”

......

连续三日的高强度工作,张斐总算是写好六份契约样本,其中两份是关于宅田交易的契约。

还有两份关于关于大宗商品的,也就是茶、盐、酒、糖交易的契约。

剩余两份,就是关于借贷方面的。

当然,这只是初稿,毕竟这年头的文笔与他那时代不一样,他虽然也有进步,但这东西专业性太强,他还是直接甩给冯南希。

而他则是继续审查当下比较常见的契约,他是打算垄断东京商铺所有的契约。

这买卖其实也是属于薄利多销。

“真是气死我了。”

许止倩突然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张斐当即停下手上的活,瞧她一眼,笑吟吟道:“是谁惹我许大耳笔生气了。”

许止倩本不在乎这个称呼,但张斐的语气,令她觉得这个称呼不太好,稍稍白她一眼,又道:“这好人太好,坏人太坏,真是令人生气。那刘大婶见那黄二叔咄咄逼人,还要与她打官司,吓得她都打算不要那宅子了,还说要将宅契还给那黄二叔。”

张斐眉头一皱:“那怎么办?”

许止倩是心有余季道:“幸亏我去了,还有那刘大婶的儿子也不是很情愿,这才好不容易劝住了那刘大婶。但是那黄二叔也真不是一个东西,你知道么,他也怕被人说自己不孝,于是私下恐吓其母,让母亲告诉左邻右舍,是她自己不愿意跟儿子一块住,想不到世上竟还有这种人,可真是畜生不如。”

“那他母亲这么说了吗?”张斐皱眉问道。

许止倩点点头:“就只是偷偷告诉了刘大婶,跟别人都是说,自己在老宅住习惯了,不愿跟儿子一块住。那黄二叔平时也就是路过,就顺便去看一眼,有一次看到米缸没米了,都没有说要送点米来。如今还四处说,是刘大婶趁着其母患病,将他家地契骗了过去。”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张斐道:“这就很难办了。”

许止倩蹙眉道:“但是这一切左邻右舍都看在眼里的,他们是可以作证啊。”

张斐叹道:“但是这官司本就是有利于他,再加上他母亲都在外面这么说,那他就有理由为自己开脱,只要没有充分的理由,主审官一般不会判咱们赢的。”

说到这里,他稍稍一顿,“对了,这地契过户,应该有立字据吧?”

“有得。”

许止倩点点头,然后从腰间抽出一张纸来,“这只是我抄写下来的,但还未有去缴税,只能算是白契。”

张斐道:“没有超过两个月吧?”

“没有。”

“那就是有效的。”

张斐这才接过来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喃喃自语道:“报答.....。”

许止倩道:“那黄婆婆就是为了报答刘大婶服侍左右的恩情,故而将自己的宅子给她。你是想将这宅子视作照顾黄婆婆的报酬?”

张斐道:“你已经想到了。”

许止倩点点头:“但这恐怕要不了多少钱,那黄二叔都愿意花钱打官司,肯定会愿意支付这点报酬,我算了一下,一个月哪怕算五贯钱,三年也才一百八十贯,可相比起那宅子值得钱,可算不了什么。要是这结果,可也太便宜那黄二叔了。”

“这倒也是。”

张斐点点头,想了好一会儿,突然道:“要多少是咱们说了算,可以是一百八十贯,也能够要一千八百贯,而到底判多少,可也不是对方说了算,而是主审官说了算。”

许止倩道:“主审官也得依法判决,不能随便说个数,你得有依据,若论依据,五贯钱已经够多了。”

张斐笑道:“你难道忘记,我可是最擅长索赔的了。而现在我们要考虑的是,如何说服主审官。”

相邻推荐: 相亲后,我科学家的身份被曝光学霸系科学家系统从军火商开始崛起从军火商到战争之王位面大法官异次元群聊我的群聊通诸天遮天之我有群聊从超神开始的群聊震惊!群主是只兔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