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极限摇摆

作者:南希北庆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万法之主 神级系统:从超跑开始做首富 重生之都市学生

从此桉的结果来看,王安石无疑是大获全胜。

经此一桉,他的新政迎来了一个非常强势的开局。

同时他又获得检察院和太府寺。

但是司马光是自带一个功能,那就是给王安石添堵。

将苏轼安排去扬州,这一步棋,确实令王安石难以畅快的去享受胜利。

因为扬州是江淮六路的重镇,而均输法主要又是针对江淮六路,让苏轼去那里,这不是摆明给他报复的机会吗?

王安石倒是不怕他苏轼,只是这山高皇帝远,王安石总不能亲自跑去那里,又将苏轼给赶去琼州吧。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故此,王安石离开垂拱殿,就去找到吕惠卿商议。

吕惠卿一听,立刻就明白司马光的用意,“恩师,司马学士此举的用意,显然是想在地方上与我们较劲,目前我们本就人手不足,而均输法又涉及到全国,执行之时,难免会出现疏漏,只怕会让他们有机可乘,我们必须有所防范。”

王安石点点头道:“这我也想到了,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只能让薛向看紧一点,莫要轻易给他们机会。”

之前争夺变法时,他是处于进攻的一方,而如今他已经开始变法,那他就是处于防守一方。

然而,之前他又未完成整顿吏治,如今对方又要转进地方,这显然是要揪着他们的软肋来捶。

吕惠卿忧虑道:“可是薛向也看不过来。”

王安石不禁问道:“你有何看法?”

吕惠卿道:“不如派张三去扬州,在律法方面,相信苏子瞻不是张三的对手。”

王安石摆摆手道:“这只是治标不治本,张三去扬州,那登州又怎么办?咱们要是这么做的话,只会让对方牵着鼻子走,顾此失彼。”

吕惠卿忙解释道:“恩师误会了学生的意思,让张三去扬州,不仅仅是为了对付苏子瞻,更多是为了对付司马学士。”

王安石哦了一声:“此话怎讲?”

吕惠卿解释道:“这张三非常熟悉公检法的,而且在律法方面,颇有建树,乃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我甚至认为,张三要比司马学士更适合于司法改革,只不过他并非是官员,且缺乏资历和功绩,让张三去扬州,一来,可以看着苏子瞻,二来,也能够弥补他的不足,为他日做好打算。”

经此一事,他已经渐渐放下对张三的防备之心,因为在这事上面,张斐已经明显站队。

王安石皱眉道:“你是说,让张三去争夺司法改革?”

吕惠卿点点头道:“由一个支持新政的人,来主导司法改革,这对于我们而言,是非常有利的。”

不得不说,这个想法有些大胆啊。

王安石也有些心动,关键张斐不但能够在律法层面帮助他,而且还能帮他宣传新法,此等人才自然不能放过,又是叹道:“可是我三番四次邀请张三,他始终不愿入朝为官,更别说让他去扬州当官。”

吕惠卿道:“由学生再去找谈谈。”

王安石稍一沉吟,“你要记住一点,张三性格与他岳父非常像似,是一个极有主见的人,这功名利禄,或许不能打动他,你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吕惠卿点点头道:“我记住了。”

......

虽说王安石此番能够获胜,张斐是功不可没,但张斐可没有直接参与进去,他只是从旁辅助,大臣们的目光也没有放在他身上。

而这期间张斐一直在忙于操练那些足球员。

但这也引来不少人不满。

城西训练场。

“哎哟!三郎,你在干什么?”

陈懋迁听说张斐准备拿着慈善机构的钱投入到蹴鞠里面,顿觉晕乎,与马天豪、樊颙等人赶来这里一看,然后发现,这足球就还不如蹴鞠,乃莽夫玩得游戏,贵族公子能喜欢吗?他们才是主要客户。道:“这钱与其投入到这里面,就还不如拿去给老四放贷。”

张斐笑道:“咱们可是慈善机构,拿钱去放贷,你们听着这合适吗?不过说真的,我是打算向四哥贷点钱出来。”

马天豪眼中一亮,道:“这个可以谈。”

陈懋迁不爽了,你拿着我们的钱,去捧马天豪的场,这可得雨露均沾,“有什么好谈的,借钱投入到这足球上面,可能会赔的血本无归,就不如拿这钱去置物业,至少至少是不会赔的。”

张斐点点头道:“这个我也有想过,若有合适的,这我自然也不会放过的。”

樊颙觉得他们好像跑偏了,赶忙道:“这些就先别说了,关键这蹴鞠就赚不了什么钱,这都是人尽皆知之事。”

这慈善机构如今是越做越大,看似好像可以玩下去的,于是他们也开始紧张起这门生意来。

张斐也懒得跟他们解释,道:“我举办一次慈善比赛,弄点声势出来,各位都没有意见吧。”

陈懋迁道:“这我们倒是没有意见。”

“那就行了。”

张斐道:“到时若大家都不喜欢看,那就当我没有说过。”

樊颙叹道:“我们这不是担心你瞎耽误工夫么,有这闲工夫,你还不如多写几篇文章。”

张斐赶忙道:“免了!不瞒你说,我这里都还有一篇没有发。”

樊颙惊讶道:“你为何不发?”

张斐叹道:“我写的这么烂,还有这么多人爱看,那些写得好的,他们能不嫉妒我么,我又不靠这赚钱,干嘛去多惹是非。”

说到这里,他若有所思道:“你们说,这足球会不会也这样?”

陈懋迁立刻道:“绝对不可能。你那文章,我也爱看,那你这足球,瞅着都没味,一群人跑来跑去,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樊颙道:“你那文章,虽然文笔不行,但贵在有趣,这足球.......!”

他是提都不想提。

“好了好了!”

张斐道:“我不跟你们说了,你们回去吧,别打扰我踢球。”

“你不是裁判么?”

“呃...别打扰我骂人。”

“......?”

可是刚刚将他们送走,正准备下场热身,吕惠卿又来了。

这不禁让张斐心生感慨,想踢个球,咋就这么难呢,难道足球真与我华夏无缘?

吕惠卿见到张斐,先是将今日会议的结果告知张斐,然后又道:“这回可真是多亏你帮忙。”

张斐赶忙谦虚道:“其实我所做的真是微不足道,关键还是他们自己有私心,先违反了规矩,否则的话,此事还真是难办。”

吕惠卿笑道:“这人人都会犯错,而关键在于你能否揪住对方的错误,此番胜利你真是功不可没。”

张斐讪讪一笑,“多谢吕校勘夸奖,张三真是受之有愧。”

吕惠卿突然叹了口气:“只可惜.......!”

张斐问道:“可惜甚么?”

吕惠卿道:“可惜对方似乎还是不肯罢手,他们又将苏轼调取扬州担任检控官。”

张斐似乎一时未明白过来,疑惑地看着吕惠卿。

吕惠卿立刻道:“我们的均输法主要是针对江淮六道,而其中扬州是尤为重要。”

张斐故作恍然大悟:“吕校勘的意思是,他们打算在地方上去狙击新法?”

吕惠卿点点头:“一定是如此,关键这地方上,我们的势力是远不如对方,如果他们又如这回一样,知法犯法,徇私舞弊,结党营私,恩师也是鞭长莫及啊!”

张斐斜目警惕地瞧了眼吕惠卿。

吕惠卿咳得一声:“我不妨与你直说吧。我希望你能够去扬州担任司法参军,以此来监督苏子瞻等人。”

这司法参军其实就是法官,这是能够很好限制检察院的部门。

张斐苦笑道:“关于此事,王学士曾与我谈过......!”

不等他说完,吕惠卿就道:“但此一时彼一时,在对方眼里,是许寺事将他们贬黜京城的,而司马学士还坚持让他们担任检控官,也就是说,司马学士还是想要夺回检察院的,如果让他们得逞,他们一定会对你岳父进行报复的。”

张斐听罢,不禁面露犹豫之色。

吕惠卿又道:“张三,我知道你不想卷入其中,但你若要娶许娘子,那你就无法避免,你如今不趁机往上爬,等到危机真正来临之时,只怕你会追悔莫及啊!”

由于他一直对张斐有防备之心,故此他一直都在观察张斐,发现张斐有一个最大的软肋,就是对许止倩的纵容。

在此桉中,他其实也在暗中算计张斐,他先借此桉,看张斐到底是站在哪边的,顺势又将许仲途先拉进来,如果张斐是倾向他们这边的,他就利用许仲途将张斐拉到自己这边来。

殊不知这一切张斐故意为之。

张斐沉眉思索半响,“但是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处理完,尤其是慈善机构,人家这么信任我,不能令他们失望。”

吕惠卿见他语气有些松动,忙道:“此事虽然要紧,但并不急于这一时,只要你答应,我们就可以提前准备。”

张斐道:“但是司马学士也肯定会举荐人过去,而这司法改革还是以他为主。”

吕惠卿立刻道:“放心,争取这一个名额,我们还是有把握的。”

张斐道:“但也有可能失手,而且这会使得他们将我视作敌人,我又缺乏经验,又无根基,独自前往扬州,只怕凶多吉少啊!”

吕惠卿皱了皱眉,“你有什么想法?”

张斐稍一沉吟,“让司马学士举荐我过去。”

说话时,他的心跳在渐渐加快,他相信他可以瞒过王安石,但是能不能瞒过吕惠卿,他还真没有十足的把握。

可是这一步,他是必须要走的。

吕惠卿惊诧道:“让司马学士举荐你?”

张斐这一招,令他倍感震惊。

但如果司马光在的话,估计会跟告诉吕惠卿,是的,他与我说过同样的话。

张斐点点头道:“不瞒吕校勘,其实司马学士之前也来招揽过我,不过也被我给婉拒了,但如果是由司马学士举荐我去的话,肯定是少许多阻碍。只不过这可能需要吕校勘的帮助。”

吕惠卿稍稍皱眉道:“你要我怎么帮你?”

张斐道:“很简单,就是让人知道,王学士正在极力招揽我进制置二府条例司。”

吕惠卿道:“你是希望借我们,引得对方来招揽你?”

张斐点点头。

吕惠卿又问道:“但是你又如何确保,他们会让你去扬州?”

张斐笑道:“我在官场没有任何根基,这要是要没个熟人的话,我也难以立足,故此我会要求去扬州的。”

吕惠卿沉吟少许,点头道:“好吧!就依你所言。”

相邻推荐: 相亲后,我科学家的身份被曝光学霸系科学家系统从军火商开始崛起从军火商到战争之王位面大法官异次元群聊我的群聊通诸天遮天之我有群聊从超神开始的群聊震惊!群主是只兔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