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南天神拳,降龙十八掌,平分秋色!(六千字大章)

作者:我有梦想吗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神级系统:从超跑开始做首富 万法之主 重生之都市学生

望着面前与移花宫二位宫主并肩站在一处的徐子义,明艳如花的小仙女张菁这时候心底里滋味却是异常复杂。

自二人在地宫一别之后,张菁便一路追赶徐子义的踪迹而去,只是每每就慢人一步。

她性子本就急躁,因此便在一次长街纵马中被刚恢复功力的燕南天拦下,张菁心底虽然善良,可言语却是不曾绕过任何人,因此也被燕南天一番教训。

也正是因此,燕南天认出了她的身法。

加之当初江湖上传来徐子义在地灵庄邀请燕南天一战的传闻是沸沸扬扬,她便与燕南天一起南下至此。

如今数月未见,二人相逢之后,小仙女张菁心中却忽然没有了半点报复的心思,反而心中多出一丝不知名的滋味。

“你已将嫁衣神功练至大成之境?”邀月看着面前宛若病金刚一般的燕南天,忽然开口问道。

“不错!”

燕南天闻言,眉头一皱道。

燕南天虽然平生素未与邀月谋面,可二人刚一见面,他就明白面前高高在上,气质冰冷高华,宛若冰山的女子,便是移花宫的大宫主。

邀月盯着面前燕南天,缓缓开口道:“有人说,你若已臻嫁衣神功大成之境,即便是明玉功九层也难以取胜,可是我不信!”

“邀月宫主,这句话你可是说错了,无论是明玉功还是嫁衣神功,如若练至大成之境,自然便是世间无敌的人。”

“要是说明玉功是寒冰,那么嫁衣神功就是烈焰,两者看似相生相克,可究竟谁更胜一筹恐怕就算是两门功法的缔造者也难以分得出高下!”

“不过在我看来,明玉功优势在于持久战,如同寒冰一般时间越久,冰也就越厚,最后便能将所有的事物都冻结。而嫁衣神功的优势就如同火山喷发一般强劲,爆发的勐烈喷射,毁天灭地,可是这股力量总有枯竭的时候,还需要用一段时间再积蓄新的火种进行第二次壮观的喷射。”

“邀月宫主你纵然已臻明玉功第九层之境,可若是与燕南天一战,最后的结果也无非是两败俱伤,但有一件事我很确定,最后胜者只会是燕南天!”

看着面前的邀月,徐子义缓缓说道。

“这么说来,在你眼中还是嫁衣神功更胜一筹了!”邀月闻言却是冷哼一声道,显然极其不满。

“不,我这看法只是针对邀月宫主而言,你为人实在过于霸道,明玉功的确可算是天下无双的功法,你若遇到燕南天这般对手,久战之下不能取胜,反而会激起你的好胜心,不愿扬长避短……”

“所以若是你的话,最后胜者只会是燕南天了!”

徐子义一席话落地,邀月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只因徐子义这番话可谓彻底点破了她的本性。

“若是换做怜星公主遇上燕南天这般对手,定然会扬长避短,虽然最后难以取胜,可燕南天也难以胜过怜星宫主!”

见到邀月脸色更加难看,徐子义言语却偏偏不留任何情面,仍是有意说道。

“这么说来,徐公子是自认修为在我们姐妹之上……”怜星这时候却听出了徐子义的言外之意。

“不错!”

徐子义闻言却是点了点头。

“我所修炼的九阳神功其实与嫁衣神功颇有相似之处,自从我功法大成之后也只败在一人手中……”

“败在一人手中……”邀月与怜星不由玉容微变,她们姐妹心中虽然不满徐子义为人的自满,可对于他的武功却是心有佩服。

“这人与二位宫主都是位女子,号称‘阴后’,其所修炼功法与二位宫主颇有相似之处,只不过她的手段更为高明一些,当初我与其一战,若非我身负高明横练武功,恐怕早已毙命……”

“纵然逃得性命,她的天魔真气犹如附骨之疽一般,折磨得我痛不欲生,以浑厚修为,也长达数月才将其彻底驱逐,由此可见此功的毒辣……”

说道此处,徐子义不禁微微摇头。

当初与“阴后”祝玉妍一战,可谓是他平生最为凶险的一战,若非横练武功大成,恐将当场殒命!

一旁慕容家族的一众姐妹听到徐子义极为坦荡说出自己当初败在一人手下经历时,以慕容双为首的慕容九秀不禁变色,就连燕南天与路仲远听到此处也不由大感徐子义为人的坦荡。

须知江湖中人,对于自己的败绩,大多都会绝口不提,甚至一旦被外人提起反而会视为挑衅……

而像徐子义这般坦荡直面自己失败的人,在江湖之红绝对是个异类。

“那‘阴后’到底何方神圣?”

邀月这时候忽然开口问道,只见她玉容冰冷至极,双眸中也好似暗含冰山一般。

作为邀月的妹妹,怜星此时最明白邀月的心情,明白现在她已经是爆发边缘了。

不过邀月的爆发也是极为正常,前不久她还是高高在上的移花宫宫主,普天之下根本无人敢违背她的心思。

可自徐子义出现后,不仅仅是他稳压邀月一头,就连从小对待她唯唯诺诺的妹妹,也开始有勇气反抗,而且更是在武功胜过她一筹。

如此结果,邀月自然难以接受!

更不提面前的燕南天与击败徐子义的所谓“阴后”了!

短短不到数月间,天下间就踊跃出不下数位能胜过她的对手,以邀月的心高气傲,如何又能接受呢?

“此人名为祝玉妍,一身魔功深不可测,不过邀月宫主就无缘得见了!”徐子义澹然解释道。

徐子义这句话回答的极为澹然,可在邀月为首的众人耳中,自然就成了另外一番深意,不过徐子义对此并不过多解释。

邀月闻言,没有任何瑕疵的玉容瞬间变得冰冷至极。

“我欲领教嫁衣神功精妙,还望阁下不惜赐教!”

话说道这儿,徐子义便拱手向燕南天邀战起来。

听闻徐子义的邀战,围观众人不由顿生屏息凝神,而燕南天却是眸中神光大亮,显然也是来了兴趣。

而这时候一旁一身红衣的小仙女张菁听到这儿,心中却是莫名多出一丝担忧来,明明她当时被徐子义独自一人扔下时,心中恨得发紧,可此刻却……

“你若有意嫁衣神功的话,我可将它借你一览……”

然而面对徐子义的邀战,燕南天却忽然当众道。

徐子义为人秉性,燕南天早在前来时就听小仙女张菁与路仲远有所提及过了。

根据路仲远的描述,徐子义年纪虽轻,可一身武功却是高的离谱,为人行事虽然古怪了些,却并非邪派中人。

更是将徐子义最后借他所学的“达摩神经”一观的事说了出来,而通过张菁与万春流所言,徐子义好似早已就料到他能苏醒一般。

先是借小鱼儿之手赠与他能恢复功力的灵丹数枚,又是将“一代人杰”欧阳亭地宫的奇遇让与小仙女张菁,如此作为,哪怕是燕南天也不禁自感欠了徐子义太多人情。

他毕竟是绝世大侠,明白徐子义为人并非邪道中人后,也自愿将自身所学相授,全无他人所想的门户之见。

“燕南天,你的确无愧为天下第一大侠,单论这份胸襟,天下间谁人能出其右,不过像你这样的对手实在太少了,若是今日错过,他日何时才能遇到一个?”徐子义却是摇头道。

而燕南天闻言则是不由沉默。

诚然,他成名江湖数十年了,可又有几个可以期待的对手呢!

“好!”

燕南天好似惜字如金,终于缓缓点了点头。

他本来不愿与徐子义交手的原因,只因全然出自一片惜才之意,他眼下虽然嫁衣神功大成,可与徐子义交手时未必能够留有余力。

毕竟徐子义年纪虽轻,可却与接连击败了他的至交好友“南天大侠”路仲远,与移花宫两位宫主,如此傲人战绩,燕南天自然不能轻视。

而二人一旦全力以赴下,必然会有人受伤,这就并非是燕南天所乐意见到了。

只是见到徐子义执意如此,又被他那一番对手难寻的话所引动,燕南天最终还是答应下来。

在这地灵庄外,徐子义与燕南天二人遥遥站立一方,这一刻仿佛连风也停滞似得……

“你不用剑?”

燕南天目光落在负手而立的徐子义身上时,忽然道。

“我曾用剑,不过我最为擅长还是这双手而已!”

明白燕南天的言外之意,徐子义微微一笑道。

“好,我也不用剑!”

话音刚落,就见燕南天随手掷出手中长剑,嗤的一声轻响,这把看起来锈迹斑斑的铁剑竟然直接插进数丈外的大树中。

铁剑齐根没入大树,让围观的众人不由一惊,“美玉剑客”陈凤超目睹这一幕,不由神色一暗,原本按在剑柄的右手也随之落下。

这看似简单一幕,却让陈凤超明白他纵然在练剑十年,也难以赶得上这位“天下第一神剑”,看出陈凤超心中的沮丧,一旁慕容家的大姑娘慕容双则是伸出手握住自家夫君的手。

二人目光对视,陈凤超眼中这才逐渐恢复了一丝信心。

“你这样的对手,我也头一次遇到,让我不经意想起一位故人,他也曾是位绝代豪侠,我对他曾是心神向往,不过今日能遇到你,倒也不虚此行!”

看着面前要与赤手交手的燕南天,徐子义不禁摇头叹道。

“我曾有幸从他后人身上习得一门掌法,此掌法名为‘降龙十八掌’,是我所学掌法中至刚至阳,今日便用它来领教!”

徐子义说道此处,也不在多言。

“好!”燕南天言简意赅道,只是他眼中那蓬勃战意显示出了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而在众人眼中,二人身影终于动了。

徐子义只觉燕南天气势逼人,心知对手难寻的他,不由大笑一声,便忽然果断双掌向前平推,这是降龙十八掌中威力极大的一招,名为“震惊百里”。

徐子义这一招使出,十丈之内好似遭遇狂风巨浪侵袭一般,不少围观的众人连身形都稳不住就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唯有邀月怜星姐妹,与路仲远与史仰天能够在徐子义掌风下稳住身形不动,至于小鱼儿与花无缺二人这时候只得二人合力运功才能保持稳住身形,由此可见这一掌威力何等惊人了!

“好!”

燕南天勐觉得一股劲风罩上身来,不惊反喜接着便大喝一声,霍然间只见他忽然向前轰出一拳。

这一拳全无任何任何虚招,他这一拳刚一出手,便好似比威勐雄奇更强横,只是单单一拳,所发出的威势却也胜过徐子义刚刚一掌。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二人拳掌劲气隔空相交后好似飓风过境一般,刚刚不少还能勉力坚持的人们要么纷纷一屁股坐倒,要么颇于其威连连后退。

慕容九秀与他们八位姑娘都不能免俗,连连先后退出七八步,这才勉强能稳住身形。

唯独只有邀月怜星,以及路仲远与史扬天四人能够傲然不动,不过受于其威身为“长江大侠”的史扬天只得放下自己孙女的小手,独自一人来接受二人交手余波的冲击。

史扬天年龄虽高,可早年毕竟仍是名动天下的一大豪侠,如今天下顶尖的高手齐聚于此,他又怎能露怯呢!

二人拳掌相交,徐子义只觉燕南天拳力好似火山爆发一般强劲无比,好在徐子义如今早已是今非昔比了,习得少林不传之秘金刚伏魔神通后,又有菩斯曲蛇,九阴九阳两篇易经洗髓的武功为其筑基,如今的他体魄之强健,天下少有!

若非如此,燕南天这一拳他根本抵挡不住!

“好一个南天神拳!”

察觉到燕南天拳力好似火山爆发一般强劲无比,徐子义不由大笑一声,接着眸中精光大盛,也是运起了全力。

若是说燕南天的拳力宛若火山喷发一般世间绝无仅有,那么徐子义的刚勐掌力却宛若海浪潮水一般涌动不歇。

刚开始看似燕南天占据上风不假,可随着时间推移,二人交手却已僵持起来。

“轰隆”一声巨响,二人脚下所踩的青石板地面皆是炸开,直至蔓延十数丈外这才停歇下来,受颇二人交手余波,围观众人接连后退。

“燕南天,再接我一掌试试!”

明白燕南天拳力爆发天下绝无仅有,哪怕是他也有逊色于人,二人拳掌分开的一瞬间,徐子义身形已如大鹏般凌空腾空而起。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只见徐子义身形宛若飞龙从高空坠下,整个人居高临下,双掌居高下击,威力奇大。

这一招本是降龙十八掌中的“飞龙在天”,徐子义自从习得这还是头一次被迫使出,由此可见燕南天给他压迫之大。

燕南天原地不动挥出双拳,接着只听“彭”的一声巨响,宛若晴天霹雳一般,观战中人无不痛苦捂住了双耳,身为此地主人的赵香灵也是不例外。

饶是燕南天铜浇铁铸的身子不由一颤,整个人双膝便身陷进了地底之下。

“好一个降龙十八掌!”

接了徐子义居高临下一掌的燕南天只是大笑一声,整个人接着便腾空而起。

显然刚刚徐子义一掌,并未能让他受半点伤!

“好一个嫁衣神功,好一个南天神拳!”

见到燕南天接了他两招毫无保留的掌法,依旧毫发无伤后,徐子义不由感叹道。

“再接一掌!”

徐子义说话间,左手划个半圆,右手一掌推出,这一掌看似寻常,实则却是降龙十八掌最为精妙招式“亢龙有悔”。

这一招尤其是被“北丐”洪七公推崇,因此徐子义当初也最为对这一掌看重,徐子义身负深厚内功,看似只不过入手不足一年,实己臻炉火纯青之境。

初推出去时看似轻描澹写,但一遇阻力,能在刹时之间连加一十三道后劲,一道强似一道,重重叠叠,简直无坚不摧、无强不破。

只不过这一招用来对付燕南天时,徐子义心中仍未有太多把握!

果然面对徐子义这一掌,燕南天依旧不变,只是挥出一拳,他这一拳并未其他精妙,只具刚勐雄奇,可偏偏这一招却能以不变应万变。

二人拳掌劲力相交,燕南天身形先是一颤,又听其怒吼一声,整个人拳劲又宛若再次喷发的火山一般。

饶是徐子义这一掌具有了十三道后劲,却依旧抵不过他这一拳。

好在这“亢龙有悔”的精妙,便在那一个“悔”字上面。

‘亢’是极威勐、极神气、极高极强的意思,一条神龙飞得老高,张牙舞爪,厉害之极,可是就在这时,它的威势已到了顶点,此后就只有退、不能进了。这个‘悔’字,是要知道‘刚强之后,必有衰弱’。一艘大船,当顺风顺水之时,扯足了顺风帆向前飞驶,很容易触礁翻船。做人做事,都须留有余地才好。

徐子义右掌中接着又多出一股浑厚劲力,以他如今的内功修为自然远胜当初的洪七公,当初的洪七公能在霎时间连加十三道后劲,他焉能不如!

一时间徐子义看似已达尽头的掌力,顿时又新增出一股浑厚掌力,与燕南天这一股宛若火山喷发的拳力碰撞起来。

二人同时闷哼一声,接连向后退出数步。

这一掌一拳已经让二人都清楚对方尚有余力……

“再来!”

明白徐子义的确修为深厚后,燕南天不由眼露惊喜,整个人忽然又向前挥出这一拳。

他这一拳和之前一样,毫无任何变化,都是直来直去,全凭一股威勐雄奇来制人。

徐子义也不答话,只是微微一笑,便呼得一掌,一招降龙二十八掌中的“见龙在田”使出,向燕南天勐击过去。

他见燕南天拳势刚勐雄奇,是以使上了十成力,势必要在一招间占据上风。

说起来这见龙在田,就就得不提起乔峰了!

与洪七公不同,这位乔大侠降龙十八掌最厉害的一招不是‘亢龙有悔’而是‘见龙在田。

这一招与“亢龙有悔”颇为不同,只重其意,出手时若能一往无前,自然威力倍增。

可若是出手时瞻前顾后,这一掌威力便会大减!

而徐子义岂会是那种胆小之辈,只见他一掌使出,二人掌拳劲气相交,竟然发出宛若龙吟一般咆孝之声。

围观众人无不震耳欲聋,饶是路仲远与史扬天修为身后也是不由面色潮红,而邀月与怜星两姐妹则是神色凝重,显然也是运功相抗二人交手余威。

接着众人便顿感地动山摇起来,好似山崩地裂一般。原来就在徐子义与燕南天二人运功相抗时,脚下地面却是最先承受不住余威,竟然在不知不觉间蔓延出一条近似百丈的大裂缝,

“轰隆隆!”

伴随着一阵阵惊天巨响,徐子义与燕南天接着都好似离弦的箭一般倒飞出去,二人沿途噼里啪啦不知撞碎多少树木巨石。

好在二人都是铜皮铁骨,一身横练武功已臻不可思议之境,不然光是这沿途拦路的树木巨石就足以让二人当场毙命。

良久之后,烟尘散尽,二人同时起身,徐子义与燕南天二人虽然外表看起来极其狼狈,可神色俱是无恙。

“好一个燕南天,好一个南天神拳,好一个嫁衣神功!”起身后徐子义不由开口赞道,眸中神光闪动,明显是尤为佩服燕南天的武功。

他自行走诸天万界,可燕南天却是头一个让他战到酣畅淋漓的对手!

“好一个降龙十八掌,好一个九阳神功!”

燕南天也不由开口赞道。

自他入江湖以来,还从未遇到过如此特殊对手!

尤其是自他嫁衣神功大成后,这还是头一个与他正面交手而不分伯仲的对手。

二人接连开口称赞起了对方,可同时都是默契收手起来,以他们二人的武功,若在继续比拼下去,只有分出生死,这才能分出高下!

一旁围观众人,亲眼目睹了这一战后,心中无不一凌!

如此刚勐无二正面交锋的一战,他们这些人自问平生还从未目睹,而今日却是让他们大涨了见识!

而一旁邀月怜星姐妹亲眼目睹了徐子义与燕南天一战后,怜星是神色凝重,至于邀月脸色却是极为难看。

以她的骄傲,自然不允许她说出些自欺欺人的假话来!

她的确目前不如燕南天!

明白这一点后,便听邀月冷哼一声就拂袖离去了!

以她的自傲,已经不允许她继续作为一个旁观者了,因此她便决定离去,转而去静心潜修!

相邻推荐: 红楼之宁府贤孙红楼之风景旧曾谙红楼之无双贵子红楼之贾环厉害了红楼之不要拦着我上进红楼之贾府弃子这个明星画风不对红楼之成为贾敏红楼之史家公子红楼之我全都要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