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七章:邪气入魂

作者:人勿玩人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斗罗之天上掉下龙妹妹 霍格沃茨的秘源术士 绝世唐门之元气骑士 魔法与万象卡牌系统 神级系统:从超跑开始做首富 重生之都市学生 万法之主

数天后。

一处无人的荒野,陈理熟悉着御风术飞行。

进入精通级后,御风术的飞行速度就肉眼可见的变快,持续时间也延长了许多,尽管相比御剑飞行还是慢了不少,但赶超显然只是时间问题。

而且御风术飞行还有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飞行过程中完全不影响战斗。

光这一点,就值得陈理重视。

陈理在空中躺着飞,斜着飞,倒着飞,甚至倒立着飞,偶尔还在空中不停的翻滚,做着各种动作。

飞行对练气后期修士来说,无疑是一项重要技能,随着实力提升,显然还会越来越重要。

好几次,他都从半空坠落在地,摔得七荤八素,所幸他飞的不高,地面也是松软的草地,除了摔得满身是泥外,也就一点点擦伤。

人作为天生的陆地生物,空间感极差,直立飞行还好,一旦做各种动作,那真是……很难找不到方向感。

正练习飞行的陈理,却不知此刻有一双锐利眼睛正死死盯着他。

这是一只铁羽鹰。

一种凶禽。

在它眼里,这个在低空不断扑腾的猎物,简直无时不刻不在引诱着它,看的它挠心挠肺,心痒难耐。

它盘旋了几圈,观察了许久,便再也按捺不住的俯冲而下。

“刺啦!”

一道电光闪过。

宛若晴天霹雳。

铁羽鹰冒着腾腾的青烟,一头栽落在地。

“吓我一跳,一头凡鸟,也敢拿他当猎物!”陈理心中无语。

他飞落下来,掩着鼻子,这头凶禽,估摸着都有十几斤,羽毛都被烧没了,身体被电的焦黑,弥漫着一种蛋白质灼烧的焦臭味。

“啪!”

“啪!”

“啪!”

“啪!”

“啪!”

陈理连续用掌心雷反复鞭尸,五次后这具可怜焦黑尸体‘嘭’的燃起火焰。

结束这个小插曲后。

接下来,他又继续练习御风术飞行。

一直练到快接近中午。

他才停了下来,给自己使了个清洁术,涤荡身上的灰尘和泥土,继而迈着因飞行太长而有些发软的双脚快步返回。

可怜天见,现阶段无论是御风飞行还是御剑飞行,速度还比不上他‘步行’

像这种有意赶路,根本无需刻意,他每步都能自然而然的迈出五六米远,就算以常人行走的步频,速度也能达到四五十码。

基础剑术尽管练习进度缓慢。

每天也就进步一两个点。

但身体的力量、体质以及反应能力,却一直在不断提升,如今他光纯粹的力量,就已达到两吨。

他可以像捏碎饼干一样,轻易捏碎一块岩石。

也可以从十几米高空毫无防护的坠落,除了些微擦伤外,再无什么大碍。

他的皮肤和内脏,变得极其强韧,临战时的反应能力,更是远超普通练气后期修士。

可以说。

他这一身的实力,几乎一半在炼体上。

而另一半,则是在法术上。

不过练出这么一具身体,消耗也真的大。

自炼体后,妖兽肉、灵米之类的灵材他就没断过,而且消耗也越来越大,像二阶妖兽时,开始时每天也就吃个三斤就够了。

现在则已增加到六斤。

这还不算灵米之类的其他消耗。

以二阶妖兽肉一斤一颗下品灵石计价,光花在吃上,每天就要花掉六七颗下品灵石。

穷文富武,这在修真界,显然依然成立。

……

陈理快走到家时。

发现自家右手边的房子,院门开着。

这户住的是个年轻女修,姓孙,单名一个瑜,在这里并不常住,只有偶尔才回来住上几天,且很少抛头露面,自住这里大半年,陈理见到的次数五跟手指都数的过来,交流更是寥寥无几。

陈理经过院门时,这女修恰好出来。

她穿着一身鹅黄色法袍,下摆处绣着一朵别致的红花,看着二十岁上下,满头青丝半挽半披散,慵懒妩媚的气质配合着娉婷袅娜的身姿,虽然不算太漂亮,却处处散发着年轻妇人的风情。

“今天在家啊?”陈理打招呼道。

“是……是啊。道友,你是?”孙瑜怔了下,脸色疑惑。

“我住你隔壁邻居。”

“哦,你是……陈道友,真是抱歉,我不常住这里,连邻居都认不出。”孙瑜脸上露出一丝歉意,连忙道。

“没事,你忙!”陈理没在意,说着打开自家院门。

……

吃饭时,陈理跟周红说起隔壁邻居的事情。

“我听街坊说,她是勾栏的妖女,偶来才回来住几天。”正吃饭的周红闻言不由一顿,看了他一眼,说道。

这眼神是怎么回事?

陈理无奈,本想说句我不是这样的人。

但实在是理不直气不壮。

谁叫原身有黑历史呢。

“不可能吧!”陈理有些不信:“我看着挺正经的。”

“反正周围的人都是这么说,可不是我乱说的。”周红莫名有些生气:“这种人都是有组织的,听说都要从小培养,经过严苛的训练,教的都是勾引男人的手段,想装正经时,自然能装成正经妇人,你一个大男人哪能看的出来。”

“我就一闲聊,我又不去找她。”陈理好笑道。

“你想去就去好了,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了。”周红移开目光道。

这醋味都要冲出天际了。

“好了好了,吃饭吃饭!”陈理连忙道。

……

吃过中饭。

陈理就没再出去。

在制符室里研究虞家老祖赠予那本一阶八级术法‘隐身术’。

“这门术法……天生就带着一丝猥琐。”

偷窥、暗杀、逃跑!

一阶八级术法本来就难得,更显得弥足珍贵的是这本书卷不仅写满密密麻麻的注释,上面连术法的缺陷都写了,还附赠有一门和隐身术相互配合敛息秘法。

陈理发现隐身术的缺陷还是相当明显。

第一,隐身术极易干扰,使用隐身术时,无法动用法器和其他法术。

第二,筑基期的灵识可轻易识破隐身。

不过即便有如此,这门术法也相当实用。

无法动用法术和法器,并不妨碍偷袭,凭他肉体的力量和二阶法剑,哪怕不动用灵力,攻击力依然不弱,至于筑基的灵识可识破隐身,只要不踏入对方灵识范围就可。

就比如逃跑,等跑出筑基修士的灵识范围,也拿他没辙。

更何况,等等级刷上来后,未必没有弥补缺陷的可能。

他先研究附赠的敛息秘法。

实力越强,给人的存在感和压迫感就越强,在人群一站都是鹤立鸡群,而修炼者又大都六识敏锐,对气息异常敏感,即便有隐身术,也很难靠近不被察觉。

此秘法便能收敛灵力和气血波动,并降低呼吸以及心跳,降低存在感,让人身如顽石,不被察觉。

这秘法比隐身术简单的多。

配合呼吸,一段咒法,和一些身体的控制。

仅仅半小时,陈理就已经练成。

特别一些身体控制技巧,对已经炼肉炼脏的他,根本无需学习,一个念头而已。降低心跳算什么?甚至需要,他都能让心脏停下来。

“去试试效果……”

他走出制符室,脚落地无声。

客厅里,张淑娘和周红坐在一起,两人说着私房话。

“淑娘今年都十六了吧,有心仪之人了吗?”

“哎呀,周姨你怎么问这个,我还小呢,都从没想过这些。”张淑娘羞色爬满脸颊,低声回道:“我爹都不让我出门太远的……都没见过几个人。”

“你这样子,你爹确实不放心让你出门,一看就是个好欺负的,我看着都想欺负一下。”周红掐了下她的脸,笑道。

“法器我一直有在练习呢!”张淑娘红着脸道。

……

两人低头说笑,时而发出吃吃的笑声。

陈理避着两人视线,身影如鬼魅般来回游荡了一圈,两人都没发现。

两只弱鸡。

嗯,不对。

是一只弱鸡,另一只菜鸡。

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真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他摇了摇头,重新走回制符室,继续研究隐身术。

……

白老头自遇邪祟后,回光返照了一阵,但过完年,入春没多久,白老头气色就越来越差,脾气也古怪了许多。

只是一次春寒陡峭。

他就在床上躺了几天,好不容易好了后,整个人又重新消瘦了下来,眼窝深陷,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

“以你的修为不该如此啊,是不是纵欲太多了。”陈理过去探视白金旺,玩笑道。

“唉,别说风凉话了,以我这身体素质,不要说三个小妾,就算再多,我都能应付的来,怎会败掉身体。”白金旺躺在躺椅上吹嘘,只是再没有先前的精神气了:

“之所以会如此,是被邪祟缠上了!”

“什么!”陈理闻言脸色微变:“怎会如此,不是说逃过一劫了吗?”

“普通的邪祟自然是逃过了,但这一位显然非比寻常,我原以为我能压制住它,如今看来还是不行,这些日子,我几乎天天做噩梦,在梦里,它离我越来越近了。”

“破邪符也没用!”

“我已中邪入魂,破邪符又如之奈何,筑基都救不了,唉,都是命啊。”白金旺一脸颓然:“不过放心,我不会牵累街坊邻居,过段日子,我就出门远游,选一处依山傍水的风水宝地,了此残生。”

“言重了,言重了,不至于……”陈理有些物伤其类,他也露出悲伤之色。

白金旺年纪也就比他大几岁,修为比他还高。

结果却连善终都不能。

“我走后,我那三个小妾就无人照顾,在这里常住也不好,你要是想要的话,今天就带走吧。这三个小妾我可是精挑细选,都是俗世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嘿嘿!”白金旺交代后事,强撑着笑道。

这lsp。

“我就不要了。”陈理摆了摆手。

要三个小妾干嘛?

这么多女人只会耽误他修炼!

“咳咳,既然你不要,那我就送别人了。”白金旺咳嗽道:“可惜啊,到最后都没留下子嗣,这一辈子不甘心啊。”

陈理苍白的宽慰了几句,见他面现倦容,他便起身告辞,脸色沉重。

ps:明天恢复四千。

相邻推荐: 天下豪商LOL:整活型辅助,队友破防了LOL:暗裔女神觊觎我!lol:我真的超努力LOL:大司马首徒,治愈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