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幸存者

作者:人勿玩人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斗罗之天上掉下龙妹妹 霍格沃茨的秘源术士 绝世唐门之元气骑士 魔法与万象卡牌系统 神级系统:从超跑开始做首富 重生之都市学生 万法之主

一起过来的散修人数足有数千。

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所有人才下完飞舟。

此时,天色已开始暗了下来,飞舟表面的青色护罩,在夜色下,散发着迷蒙的光。紧接着,这艘庞然大物就缓缓掉头,朝来时的方向返回。

远处的树林簌簌作响,地面隐约传来轻微的震动,显然这里的动静,已吸引了不少妖兽的注意。

陈理连使了地听术和趋吉避凶术。

声音迅速变得清晰起来,来的不止一头妖兽,不过还不敢靠近,远远的窥视着这里。

在同来的还真宗弟子的组织下,庞大的队伍很快就朝前面的绿河坊出发。

六年过去了,原本的荒野地带已变成了森林的一部分,就连绿河坊也被树林掩映,杂草丛生,各种妖兽留下的兽道交错纵横,到处都是巨大的脚印。

“嗷!”

一声悠长的宛若汽笛般的兽吼,从遥远处传来,摄人心魄。。

原本喧闹的人群渐渐的变得安静下来,显然已感觉到这里的危险。

“这里妖兽真他妈多!”一名筑基骂了一声。

“大家都小心一点,据说这里废弃前练气修士数量足有上万,如今却看不出丝毫人类活动的痕迹,恐怕周边的妖兽都被吸引过来了。”

说话的姓周名远鹏,是还真宗六位筑基中期之一,也是这次任务的领队:“今日天色已晚,等赶到绿河坊后, 大家先布置护城大阵,安顿下来再说。”

“周道友考虑周全, 合该如此。”

数千人的队伍浩浩荡荡, 再加上人群中筑基时不时的威慑, 一时间根本没妖兽敢来袭击。

半小时后,一行人顺利的来到绿河坊。

高大的城墙上已长满了杂草和小树, 很多处都已经坍塌,至于道路,早就没道路了, 都被杂草和树木彻底取代,里面的建筑大半已经倒塌,就算没倒塌的,也爬满了藤蔓。

看着眼前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周遭,陈理不禁有些唏嘘。

当初, 若是留在绿河坊……

他有些不敢想。

就算自己能苟活下来, 但绝对不可能像如今这样成为筑基。

接下来, 队伍中还真宗的弟子安排人群,收拾的收拾, 伐木的伐木, 周远鹏则从储物袋拿出一件件布阵器具, 和数人一起研究着布阵。

陈理无事可做, 和不少筑基一起, 凑上前去, 看起热闹。

这些阵器都是大家伙,每件估摸着都有数百斤重,三十余件加起来,足有数吨。

“周道友,这是什么品级的阵法?”

周远鹏瞥了一眼陈理,认出这是新来的客卿, 淡然道:“土属性的三阶下品大阵, 哪怕金丹中期的修士全力攻击,也能顶上一炷香的时间。”

对周远鹏的冷淡,陈理并没在意。

只是暗自咋舌。

阵法向来昂贵, 这种三阶阵法就更不用说了,像荒西这种偏远之地估计都想买都买不到。

布阵是门高深的学问, 不是随便摆放就行, 需要精确的计算方位, 甚至还要根据灵力的流向, 地形的起伏, 当地的气候,进行些细微调整,发挥出阵法最大的效果。

而且越高阶的阵法,布置起来就越复杂。

周远鹏时而掐指计算,念念有词,时而拿出罗盘和各种测量器具,四处走动,测量法阵节点,指挥几个门内筑基打入阵器。

陈理趁着对方空闲的间隙放低姿态陪着小心不时的出声请教,周远鹏尽管面上不怎么情愿,但碍于面子也大都有问必答。

陈理用自己已经满级的望气术相互对照,验证,感觉受益匪浅,自感布阵水平大增。

期间,四周的妖兽越聚越多,陈理和几个筑基立刻前去围剿。

黑暗中丛林中,一对对幽幽的眼睛宛若灯笼般紧盯着这里,好在都是些低阶妖兽,陈理也不使用法器,只是远远使用寒冰术,就把妖兽瞬间冻结在原地。

尽管寒冰术陈理平时极少练。

但这么多年下来,也已经有了大师级,威力堪比九级术法,完全不是低阶妖兽能抗衡的。

好在时值深夜,各个筑基又分散各处。

没人注意陈理术法的异状。

他快步走到妖兽尸体前,熟练把妖兽分割,把这些冻肉装入储物袋,毕竟蚊子再小也是肉,一头妖兽怎么也值个十几二十颗中品灵石。

也不算白来一趟。

可惜,他随身只带有两个储物袋。

一个五方,一个三方。

还有一个还真宗发放的一方储物袋已经给了张淑娘。

仅仅一头低阶妖兽就装满了大半。

……

众人一直忙到深夜,阵法才布置完毕。

一间被清理出的石室内。

周远鹏将数十颗上品灵石塞入阵法控制中枢的凹槽,取出控制令牌催动,伴随着一阵幽光亮起,十几个被打入地下的阵器彼此交相呼应,整个护城大阵开始缓缓运转。

一道昏黄色的灵力护罩,把整个绿河坊笼罩起来。

感觉着被阵法包围,坊市内所有人都感觉安全感大增,连深秋的寒意,也被驱散一空,引得人群一阵欢呼。

临时的木屋早已经搭建完毕,成为还真宗客卿的好处,就是这些繁杂琐事,无需再自己动手,自有门下的弟子效劳,就连被褥之类生活物品,都已经备好。

……

“二阶妖兽的话,据说所知,起码有一头,不过这么多年过去,现在什么情况,已经不好说了。”

篝火欢快的跳动,噼里啪啦的作响。

冯琦听说陈理来自绿河坊,就一脸热情的拉他过来说话。

还真域的筑基也分好几个圈子。

门内筑基是一个圈子,客卿是一个圈子,外面筑基家族又是另一圈子,而门内筑基显然在这其中处于鄙视链的最顶端,大都心高气傲,一般情况对客卿之类只维持个面上关系,大抵过得去。

“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多的妖兽汇聚一地,按常理推断,这周边二阶妖兽绝对不止一头。”一个身材魁梧的筑基两眼发光道,此人姓宋名柏峰,和冯琦一样,同样也是修炼混元功之人。

此功法最耗灵石,再多的灵石都不够花,有一个是一个都是精穷。

“我也是如此想!”冯琦兴奋道:“这次估计能大赚一笔,陈道友你要不要同去?”

“承蒙道友看的起在下!”陈理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我新入筑基不久,实力低微,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这些二阶妖兽个个危险无比,具体能力又未知,一个不好就会阴沟里翻船。

他又不怎么缺钱,何必去冒这个险。

对这种无畏的冒险,他向来能远离就远离。

“哈哈!”冯琦用力拍了拍陈理的肩膀,大笑道:“道友谦虚了,我看你也是炼体之人,不过修为确实是弱了点。”

……

“真是好可怕的力气,简直如一座山岳压下一样。”

陈理回到木屋,摸了摸至今还有微微发麻的肩膀,心中不由若有所思。

他敏锐的感觉到,法体双修的混元功和自己炼体术的区别,混元功似乎偏向于力量和防御,而自己的炼体术则偏向于敏捷和爆发。

同时,练习混元功的人个个身材雄壮,压迫感极强。而他体型几乎没太大的变化,穿上法袍看上去也就比一般人健硕一些,且体态轻盈。

一只飞虫在眼前飞过,陈理手微微一晃,便捏住虫子,轻轻碾碎。

“我的炼体术最大的弱点,就是身体强度跟不上攻击,一旦全力爆发,轻则肌肉撕裂,重则骨折,一场战斗下来,就五劳七伤。”

他打开游戏面板。

‘基础剑术宗师:1683/3200’

“离剑术满级大约还要……三年时间,太长了,等这次返回后,也该挑选一门真正的炼体术。”陈理心中暗道。

随即他使了个‘驱虫术’,开始在床上打坐运功。

……

第二天一早,人群就开始像烧荒。

不过和上次跟随队伍如喽啰不同是,这次身为筑基的陈理也领了个数百人的队伍,感觉着这些练气修士敬畏亦或是仰慕的目光。

陈理心中不由感慨人生变幻之离奇。

随着大火燃起,一时间天地浓烟滚滚,无数的野兽狼奔豕突,偶尔碰到慌不择路的低阶妖兽,就被陈理用飞剑点杀。

他微微有些后悔把那把二阶下品的飞剑给卖了。

好在储物袋里一阶极品飞剑还有一把,配合着筑基灵力,威力倒也凑合,杀杀低阶妖兽绰绰有余。

……

傍晚,就在大火即将烧到棚户区的时候。

忽然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看不清面容修士御使着飞剑,越过火焰,摇摇晃晃的飞了过来,看见远处纵火的人群,激动的尖声大叫:

“莫烧了,莫烧了,这里还有人呢!”

陈理连忙喊停。

他没想到,这六年过去了,这里竟还有人活着。

对方晃晃悠悠的飞落下来,脚一软,狼狈的摔倒在地,陈理这才发现,这是个女人。

她爬起来,看着人群,左看右看,嘴巴不停的蠕动,一时有些失语:“终……终于,等到有人……来了,呜呜呜……”

话还未说完,她嚎啕大哭。

相邻推荐: 天下豪商LOL:整活型辅助,队友破防了LOL:暗裔女神觊觎我!lol:我真的超努力LOL:大司马首徒,治愈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