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施恩

作者:人勿玩人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斗罗之天上掉下龙妹妹 霍格沃茨的秘源术士 绝世唐门之元气骑士 魔法与万象卡牌系统 神级系统:从超跑开始做首富 重生之都市学生 万法之主

第二天一大早,陈理又开始忙活。

卧室的地洞底部。

在牵引术下,底部大量的坚石持续不断的被法力化为的空气锤击碎,灰尘和碎石还未飞溅,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包裹着齐卷而起,化为一条长龙,牵引出地洞。

但这还没结束,这条有碎石和石粉组成的长龙继续绕过大门,穿过客厅,最后飞到院子,成为一座碎石山的一部分。

整个过程丝滑流畅,互不干扰。

卧室里至始至终都没留下一丝石粉,完全是清洁作业。

专家级的牵引术,不仅威力变得更大,法域半径更广,连意识操纵也变得极其灵敏,再加上陈理近千次的反复练习和磨合。

整个过程根本无需他进行刻意控制,一切都在潜意识中完成,宛若呼吸喝水一样简单。

随着这几天陆陆续续的挖掘,地洞已快被他打到二十米深。

这个深度已经够用了。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慢慢挖掘地下室了。

这种工程可大可小,丰俭由人,陈理也没准备大搞。

挖个数百平的地下室,再搞几个可逃生的出口,就够了。

也不多费什么功夫,权当是练习牵引术。

至于这地下室,除了遇到危险时有个藏身之地外,平时也不会闲置,可用来闭关以及练习一些动静极大的法术。

对这个世界,他心中实在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家里有个地下庇护所。

也算未雨绸缪,有备无患。

...

作为六大筑基家族之一。

虞家在鸾落城的宅邸比绿河坊大得多。

也更加气派、巍峨。

在陈理递过一块上面写着'客';的令牌,表明拜访之意后,很快就有一名虞家修士,带着来到一处大殿边上的雅间等候,奉上茶水点心后,客气道:

"老祖正在招待贵客,还请道友稍候片刻,我就在隔壁,有任何事都可以唤我。"

陈理连忙站起来拱手谢过。

没等多久。

隔着门帘,陈理就见到一面相中年的修士,从大殿出来,脸上带着一丝不屑和阴郁,轻"哼"了一声,继而快步离开。

"又是一个筑基修士,不知是长生宗的,还是其他筑基家族?"陈理心道。

他感觉不到对方的修为,但做人的眼色还是有的,在这个虞家的地盘,普通修士可不敢有这种做派,使这种脸色。

接着陈理又等了片刻。

这才有人通报,可以见了。

再次见到虞家老祖,他脸上又憔悴了不少,语气虽然依然平易近人,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好似心事重重,显然跟先前那名修士的谈话并不愉快。

客套过后,陈理表达了来时路上搭救的谢意,从储物袋里摸出那颗妖丹,呈给虞成,真心实意道:"前辈之恩无以为报,些许谢仪,不成敬意,还请收下。"

虞成接过妖丹,脸上露出笑容:"小友倒是舍得,是上次斩杀的那头二阶妖兽之物吧?"

他把玩了几下,便递还给陈理:"这东西与我无用,你自己留着吧,能值不少钱,你要真想报答,等我身死道消后,虞家万一有难,在力所及之内能顺手帮上一把就够了。"

陈理无奈接过妖丹,重新放回储物袋。

就知道这人情不好还。

好在对方也说是力所能及,要是顺手之事,自然能帮就帮。

若是危险的话,那他就只能避而远之了。

好在看这虞家老祖,怎么也能撑个几年,到时候他想来也今非昔比了。

"唉,刚才话不用放在心上,人老了,难免就想为子孙计,上次听凡真说,你对术法一道感兴趣。"虞成呵呵笑道,话锋一转,便开始谈论道法。

陈理自然求之不得。

这种机会,对无宗门无传承的野路子散修来说机遇难得。

他专心听道,时而提问一句,暗暗与学习术法中碰到的问题和自我理解一一印证,

不过他也发现,对方对术法并不怎么精通,对某些术法的理解甚至还远不如自己,但作为筑基修士,站在一定的高度,每一句话都高屋建瓴,每每都让他深受启发,收获良多。

...

离开虞家府邸后。

陈理身上已经多了两本书。

一阶八级的隐身术。

一阶九级的元磁滑遁术。

"唉,这人情是越欠越多了!"陈理暗叹。

他自然看出,虞家老祖是有意施恩。

但看出又如何。

这份大礼完全无法拒绝。

这些术法都不是什么大众术法,在市面上你根本看不到,根本没处买,事实上,一阶七级就是一个分水岭,一阶七级及七级以下的术法,随处可见。

七级以上则很少能看到了。

甚至一本难寻。

此外还有符箓的书籍,七级以上的符箓制法,同样难觅踪迹。

至于炼丹、炼器、阵法这类的知识。

更是最多只涉及皮毛,书少的可怜。

"这个世界,对知识的垄断,实在是太严重了。"陈理心中暗叹:"这还只是练气期,若是到了筑基,想要继续修行,恐怕只有加入宗门一途了。"

他练得长生功,只有练气的部分,最多只支撑到筑基。

根本没后续功法。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陈理心中暗道。

...

接下来的日子,陈理每日忙忙碌碌,日子过得充实无比。

几日后,法器价格再次回落。

陈理又继续大量购入。

在他的影响下,鸾落城摊位区,法器的价格回回落落,起起伏伏,波动剧烈,价格涨了他就持币观望,等降了又趁机买入,如此反复。

直到半个月后,手头上的一百四十四中品灵石,消耗的仅剩10颗,他这才停了下来。

总共购入中品法器36件,每件均价1.9颗中品灵石。下品法器77件,每件均价为0.85颗中品灵石。

若是加上手头原有的法器。

法器数量变为:上品法器3件,中品法器44件,下品法器77件。

这般庞大的数量,都可以开一家法器店了。

他已经做好捂盘一年的准备。

为了打这场持久战,不至于没灵石可用,连搁笔许久的符箓,也重新提笔画了起来。

入门级别的护身符,成功率相当低。

一开始时,画个十张,陈理也难成功一张。

好在随着熟练度稳步提升,成功率也变得越来越高。等到'入门:10/100';时,成功率已基本稳定到一成,而到了'入门:20/100';,成功率已变为一成五。

以他现在的灵力,一口气可以画上四张护身符。

而废符的灵力消耗,一般少于一张成功的符箓。

平均下来,一成五的成功率,把一身灵力消耗完,基本就能保证成功一张。

这里的补气丹不像绿河坊那么贵,只要十颗下品灵石一瓶。至于气血丹,有效果更好的二阶妖兽肉替代后,已经无需再购买,除此之外,也就灵米果蔬,油盐酱醋之类消耗。

林林总总加起来,每月最多支出三颗中品灵石。

用不了半年,光卖符的收入,他就能基本实现收支平衡。

...

一日上午。

陈理学护身术学的头昏脑涨。

索性把术法笔记一扔,磕了颗补气丹缓缓回复消耗的灵气,对周红知会一声,便走出门,准备去外面练习一会御剑飞行,换换脑子。

"陈道友,要出门啊。"

"是啊,这是刚买菜回来?"

...

短短大半个月的功夫,陈理就和周边的街坊混了个面熟,一路上不时的点头致意,偶尔碰到过于热情的中年女修,还会停下扯上几句。

没过多久。

他就走下山,穿过山脚下的棚户区,一路走到无人处,这才停了下来。

他四处察看了一下,见一个人影都没有。

这才从储物袋摸出飞剑。

随手一甩,飞剑在半空中便化为两米来长的巨剑。

他一步轻盈的跃了上去。

很快飞剑就开始加速,以他如今练气七层的灵力,自然不是当初可比,飞剑贴地飞行,不断的加速,很快就超越常人奔跑的速度,最终以三十码的速度稳定下来,一路风驰...电掣。

他取出一张特意购买的落羽符,紧紧捏在手中。

念头一动。

催起飞剑,剑尖微微翘起,在空中划过一道长长的弧线,开始向高处迅速爬升。

前几天他突破到百米多高,这次他打算到更高空看看。

...

一百米!

...

三百米!

手心都变得湿漉漉的,心跳犹如鼓槌。

他忍不住低头向下方看了一眼,一阵头晕目眩,手脚麻痒,差点跌落下来。

"呼,这真是太刺激了!"

他深呼吸了几次。

咬了咬牙。

继续朝更高处飞行。

他深知自己没什么生理上的恐高症,只是一种心理障碍,只要克服了就没事了。

地面的人影渐渐变成小点,脚下整片大地的全貌,映入眼帘。

山脉、湖泊、沼泽,更远处还有分布着零星的村落,以及成片如格子般的农田。

此刻,陈理的飞行高度已经有近千米高。

若非法袍自带化风法阵,恐怕身体都会被高空的狂风吹飞。

飞行了十几分钟,感觉着自身灵力消耗已经近半,他终于开始飞落下来,想了想,便直接向鸾落城的城门口飞去。

鸾落城护城法阵,拥有禁飞的功能,无法直接飞入城内。

陈理在城门口,缓缓的落下。

还没等彻底停下,便一跃跳落下来,收起飞剑。

"以后多练习几次,就习惯了。"陈理暗暗激动,心潮澎湃。

他这还是第一次飞到这么高的高空。

现在想起来,依然有些心尖颤抖。

...

陈理回到家。

发现张淑娘也在,正和周红聊天。

"回来了!"周红道。

"大叔!"张淑娘也连忙站起来,乖巧道。

"嗯,今天怎么难得过来?"陈理对张淑娘道,自从搬来鸾落城后,这还是对方第一次上门。

"大叔,前一段时间,我都在闭关呢!"说起这个,张淑娘有些兴奋道:"我现在已经练气三层了。"

经过这一次艰难的长途迁徙,回到鸾落城不久,她就感觉停滞了许久的灵力出现了松动,在张父的建议下,便开始闭关,直到今天突破才出来,忍不住就过来汇报喜讯。

"那就恭喜小张道友了,现在练气三层,再过不久就是练气中期修士了,到时候和你爹都一样了。"陈理玩笑道。

"嘻嘻!"

陈理不由感叹,人与人有时候真的不能比。

像这具身体的原主。

人到四十,依然是练气三层。

而张淑娘,不过十五六岁,就已踏足这个境界。

一把年纪简直活在狗身上。

周红亲昵的搂过张淑娘,笑着对陈理道:"今天淑娘修为突破,你这做长辈的,就没准备送什么礼物?"

"周姨,大叔,不用给我什么礼物。"张淑娘闻言慌忙道。

"瞧我!"陈理自失一笑,在储物袋挑挑捡捡,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法器,最后挑出一件怪异的物事,这是一颗不知什么植物种子制成的法器。

颜色翠绿,带着天然的纹理,表面的光泽像宝石一样,看着异常喜人。

这件法器用法也相当神奇。

即可像普通法器一样砸人。

也可丢到地面,化为一条潜藏地底的藤蔓,悄咪咪的阴人。

"一件不值钱的法器,拿着!"

"大叔,我真不能要,这东西太贵重了。"小姑娘脸嫩,脸色涨的通红,连连拒绝。

她又不是傻子,法器哪有便宜的。

哪怕最便宜的法器,都以中品灵石计价。

"大叔给你的,你就拿着吧。"陈理笑着把法器塞入张淑娘手中。

张淑娘犹豫不决,既不好意思接受这么贵重的礼物,又对这件漂亮的法器实在心中欢喜,长这么大,她都还没自己的法器呢,早就一直想要一件了。

"拿着吧,你大叔现在最不缺这个!"一旁的周红也劝道,同时心中暗叹。

陈理这段时间买了这么多法器并没瞒着她,结果陈理整天没事人一样,一点压力都没有。她却多了个心事,每每晚上想起,就担心的整宿睡不着觉。

"谢...谢!大叔。"张淑娘羞红着脸道。

大叔人真的太好了。

"这就对了!"陈理笑道。

接着把这件法器用法和功能细细说了一遍。

张淑娘脸上的喜色越来越浓,迫不及待道:"大叔,我先去试试。"

"去吧,就在这院子里试好了!"

ps:这个月最后一天,厚着脸皮,求一下月票啊啊啊。

另外汇报下成绩,本书均定已接近九千,离万均不远了,嘿嘿!

相邻推荐: 天下豪商LOL:整活型辅助,队友破防了LOL:暗裔女神觊觎我!lol:我真的超努力LOL:大司马首徒,治愈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