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四章 再也不能不辞而别

作者:荆柯守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今日上朝,有人说朕是前所未有之明君,并且登基数年,屡年丰收,国力渐盛,可见天命佑之,当亲征敌国,一统天下,这实在可笑。”

“国少主疑,军将真的听朕么?百官真的无有二心么?”

“并且尚有太后在,要是朕离京,一旦太后在百官拥戴下,另立别人,朕如何是好?”

“说白了,朕靠的是名分,是名器,还不到朕自己服人之时。”

“提议者,真不知此关键乎,说白了,不但欺我年幼,还欺我是旁支入继大统呐,其心实是可诛。”

少年慢条斯理说着,带上一点憎恨,更多的是杀机,冰冷非常。

少女有些愕然不已,跟了皇帝几年,她也不是当年什么都不懂的金鲤鱼了——皇帝从来都是翩然出尘,随意挥洒,这样杀机外露,其实非常罕见。

“他们在作,朕在看,没有几年了。”

“至于战事,朕虽已诛除权臣,十一就开始亲政,有兴大事,立大功的基础,可也是第一次当皇帝,更不擅长具体军事。”

“故攻灭诸国,非得准备周全,不但使列国无法相互支援,而且必须三倍之,五倍之,堂堂正正击破才可。”

好一会,皇帝才恢复平静,眼神转柔。

“不过,等朕渐渐年长,权柄稳固,到可以巡视地方,看下天下到底是怎么样。”

“朕不但要统一天下,更要封神,收拾天下人心,所谓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有些与朕抵触的鬼神与宗教,必要清除。”

“朕让你跳龙门变成真龙,总理天下水事,听说龙都姓敖,到时你也可以姓敖。”

她陪着皇帝去了很多地方,无论水中海中,还是山川平原,甚至是一望无际的草原。

“草原,可为我中土牧牛也!”

或并肩在小溪之路,或立在高山之巅,或骑马在黄昏

春天嫩绿柳条,她曾经编成手环,戴在了他的腕上。

夏天泛舟,她曾顺手采过莲子。

无论是秋风的萧瑟,还是冬风的寒冷,只要有他在,她都似乎不觉得有差异,她刻意将记忆中别的身影去除,光是只有二人,记在心中。

她陪着他征战,一步步走到高处。

那个曾经笑容有点青涩的少年,逐渐成了威严高大的男人。

少女的心底弥漫着一股酸涩,这酸涩,带着丝丝疼痛,不够致命,却让她无法忽略。

从什么时起,分别就成了注定?

“你已成龙,可也只能成湖泊之君,不能成四海之君。”

“我是皇帝,你是龙君,两龙不相逢,或许,我当年让你跳龙门,是我自己断了你我的因缘。”

玉桉上鼎炉中冒出的香烟缕缕,烟霞缭绕,让人看不清皇帝的神情,只有澹澹的感慨,似乎仍在耳侧。

少女忍住泪,穿过了水纹屏障,走到苏子籍跟太子的近前,依旧是看都不看太子一眼,只对着苏子籍深深看了一眼,隆重拜下,“臣,不,臣妾拜见陛下。”

“陛下?”

太子已是听得惊心动魄,眼睑垂下来,目光幽幽而动,心中百转千转,想了想一横心,盯着少女,突然说一声:“这也太过奉承了吧?他现在还仅仅是太孙!”

但话说到这里,话突然被卡在喉咙间,太子想到了一件事,一件至关重要的事!

他盯着面前少女,突然意识到了她的身份,神色大变,再也维持不住:“等等,你是……你是龙君?”

那是龙宫,这母庸置疑。

此女虽没有穿冕服,可身侧的女子,看衣冠,应是龙宫里的上品女官!

而能让一个上品女官落后几步,还能用这样堪称虔诚的态度来对待的女子,除了龙君还能是谁?

太子倒退一步,又惊又怒,甚至浮出惶恐。

在未死前,太子曾经读过关于前朝的传闻,其中就有关龙君的记录。

民间记载和传闻,龙君都是男人,但也有一些更早流传下来的杂书,竟说龙君是女子,还说龙君与前朝的世祖皇帝有着极亲密的关系!

这怎么可能呢?

第一次看到这样言论的太子,根本就不信。

但皇家密档,却证实了这点,当时他还感慨许久,自己要是有个龙姬相伴,不但是红袖添香,更能风调雨顺,岂不快哉?

只是到底过去四百年,感慨完了,就放下了。

后来,太子死了。

死了的太子,明显有生人少有一些敏锐洞察力,这种能力来源于鬼神对“气”的清晰可见。

就像眼前的这女子,她的身上就有着三种龙气!

一种是册封,陌生排斥又熟悉的龙气——陌生排斥,是指自己本能,这是前朝余孽——而熟悉,就是历代皇朝共有,那生杀予夺,四海臣服的特性。

这还罢了,仅仅是说明她是前朝册封的鬼神,而让人惊讶的是,一种虽然澹薄却萦绕不散,与朝廷龙气相似的气息。

鬼神特性,一看就知,这是妖族的龙气。

最深沉的内核,却是源自她本身,那种风起云涌,雷雨雪雹,尽绕其身的特性。

这是龙!

若非死时依旧是太子,乃以储君之位,以“储龙”的身份而死,他可能也意识不到这一点。

这少女,莫非就是前朝曾出现过的……龙君?

若真是如此,被龙君称呼陛下的人,又是谁,又能是谁?

难道自己真的以一己之私,坏了姬郑的天下?

太子头“嗡”一响,脸色立时变得雪白,紧咬牙关,强抑着不让自己失态,半晌,粗重透一口气,盯着苏子籍:“你,告诉我,你到底是哪家的陛下?”

“你为什么骗了我家小女,骗了我的天命?”

苏子籍略蹙眉,还没有说话,就见少女起身,澹澹扫了太子一眼:“无论魏郑,陛下就是陛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命就是陛下,只有回归原主,哪有骗的道理?”

少女转过看向苏子籍,神色庄重:“陛下欲行大事,夺回神器,臣妾自当效力。”

“龙君不得干预人道兴衰,可臣之女正巧要行龙,沿江湖入月琴湖,恰经过京城三刻,那时行云布雨乃是天数,恰能为陛下掩盖杀机。”

“不仅仅如此,我还可以为陛下驾御妖族,助您一臂之力。”

这样一番话,听得太子脸色越发青白了。

他本来还想劝说苏子籍放弃兵变成事的打算,结果没劝住,又来了一个提供帮助的龙君?

若龙君插手,妖族协助此人,岂不是让前朝之事再现?

本以为苏子籍必会答应,苏子籍却没有如太子所料那样立刻应下。

“虽然,此事对我乃是大利,不过,你是不是认错了人?”

苏子籍略蹙眉,看着自称是龙君的少女:“我可以肯定,我不是前魏世祖转世。”

自己乃穿越而来,哪是什么魏世祖?

少女听了,满目怅惘看着他,一副似悲似喜若痴若醉的神情,不知过了多久,方听叹息一声。

“就算你不记得了,我也不会认错。”少女答着:“何况,就算我认错,别人也不会认错。”

比如说,那只狡猾的狐狸。

“……那就罢了……”

苏子籍也懒得与她纠结这些,既她坚持没有认错人,自己也不会矫情推辞,自己也的确需要她的支持——自己只需要确定她要的,自己能不能给。

“那你要什么?”苏子籍直接问着,她是龙君,可不是真的臣下,不可能随意打发。

“等你登基,就正式加封我女龙君之位。”

“就这要求?”苏子籍微微诧异,她虽索要龙君之位,却不是为她自己而求。

至于幼龙,苏子籍与其本就是互利互惠关系,就算不索要,他事成也会恢复龙君之位。

《五代河山风月》

甚至,老皇帝已经初步恢复了幼龙之位,只是尚没有将之纳入国家祀典罢了。

“至于我自己,我只求一件事,那就是,能让我常伴君之左右,以后,再也不能不辞而别!”

场中一时寂静,只闻少女斩金截铁。

苏子籍顿时沉默了下来,心情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她之所求,他的确能给,给了也的确不费吹灰之力,但……

可与大事相比,这点事,似乎也算不得什么。

能得她相助,成功的概率又会提升。

苏子籍沉默良久,抬眸与她对视了一瞬,答:“可。”

相邻推荐: 黑洞江湖最佳废婿超级度假村大亨路引人贴身战兵九九归一之神王在世逍遥初唐绝命游戏大逃杀洪荒:开局晋升仙帝醒者传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