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 殉国者

作者:重生的杨桃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都市学生 神级系统:从超跑开始做首富 万法之主

凯尔哈带着全部的芬兰长弓手与蒙受损失的第七旗队混在一起。

经过一场血腥大战,显然传统的弓失难以击穿眼前法兰克军的甲胃,若是施展骚扰打乱其进攻阵型应该还是拥有效果。

第七旗队全体战士搭建盾墙,他们现在顾不得其他队伍,同样也顾不得自己的伤兵。四个百人队的身后是芬兰军,当前便凑出六百余人的战斗力量,他们排出极为密集的阵型坚守待援。

罗斯乱军的行动不会因为蒙受损失而终止,当仍有船只冲滩靠岸并跳下来一群披坚执锐的战士,被重骑兵冲垮的气势又快速恢复。

就在乱战中,比约恩极为侥幸的没有被铁器踩死。他糟了以及嘴啃泥,忍着浑身污泥踉踉跄跄退到岸边,再看看左右似乎就剩下不足五十个梅拉伦战士。

连续的战斗梅拉伦军损失惨重,亏得年初是从本部召集了一群欠债人和农奴参战,这群家伙死了也就死了,若是梅拉伦的真正精锐男子大量损失,实在是说不过去的灾难。

罗斯联军现状整理看起来乱糟糟的,这在战场另一边的拉蒙高伯爵吉尔伯特看来自己仍旧有着冲垮敌人的机会。

战马在剧烈的喘息,士兵一样在喘着粗气。

太阳越升越高,上午和煦的阳关晒得甲衣和头盔逐渐发热,当前还是上午,若是战斗继续拖延下去对法兰克军很不利。

刚刚的冲锋拉蒙高军已经折断了大量的骑矛,他们的确造成了诺曼人的重大伤亡。

敌人的战斗意志极高,他们仍在渡河增兵。

吉尔伯特左顾右看,能看到的就只是自己的军队,特里斯坦的三个骑兵旗队居然还在居民区里按兵不动。

不过他并不愤怒,甚至跟感谢这位老将。

此刻的双方无法进行任何交流,却基本猜到了对方的意思。

“大人!”他的贴身骑兵喘着粗气眉头紧锁:“我们的友军迟迟不出击,难道就凭我们现在的兵力继续冲锋?”

“当然。”意气风发的吉尔伯特拔剑指着河畔的盾墙:“冲垮他们,让诺曼人淹死在马斯河。”

“可是,我们刚刚冲得太勐,战马与人都很疲惫。”

“我知道!不过这都是可以克服的困难,我们将取得伟大胜利。”话是如此,可现在真正斗志昂扬的就只有吉尔伯特本人了。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并非其他部队突然怯战,他的骑兵队毕竟有着大量的下级贵族,各个骑士带着扈从骑兵参战,他们要自带武器与防具,一切装备参差不齐,连战马的质量也参差不齐。

有财力就买好马,缺钱就以劣马凑数,这就是为什么吉尔伯特的骑兵从老家那慕尔城磨蹭了多日才抵达马斯特里赫特。

骑士们对落实封君的要求有心无力,刚刚的持续冲锋很多人就是在透支马力。一些骑兵见坐骑气喘得厉害,索性临时下马减轻马匹负重。

左看右看,吉尔伯特知道问题的所在,只怕现在逼着封臣二度出击也只能应者寥寥。

那就索性再休息一阵子?战斗进入到他最不想看到了的对峙状态。

一方是背靠马斯河持续增兵,虽然遭遇踩踏戳击一战伤亡超过三百人,如此夸张损失还不至于迫使罗斯军崩掉。

另一方是消耗马力气喘吁吁,急需一段时间休息再度进攻。

就在这关键的时间窗口,激战的双方又在展开攻势。

且看马斯河上,蓝狐并没有渡河绝非他突然懦弱。他深知罗斯军的战术优势所在,现在正是组织海军和工程兵,将定在河上的大型船只解开一切舒服。船锚被绞盘升起,全部大船顺着水流向下游漂去。大船甚至顾不得会阻挠横渡河流的长船行动,她们就被操纵着尽量逼近登陆探头,再在适当时机重新抛锚。

蓝狐自己亲自带领常备军就按照原计划从断桥处划船重新登陆城市,他暂不顾忌城北战场的激战,当务之急就是按计划纵火。

于是,一些茅草屋开始升腾白雾,继而开始出现昏黄的烟尘,它逐渐发黑,终于纵火者看到了清楚的火苗。

只要有一些着火点就够了,整个马斯特里赫特的民居排列得鳞次栉比,平凡人只能住多以木结构打造的房舍,平日里若是哪家着火,民众可直接从河边取水快速灭火,但现在城东区域开始出现大量起火点,也绝无人为之纵火。

“火把都扔掉了吗?”他大声问一声。

空手归来的战士就在断桥码头处集合,在他们的身后是不断蔓延火焰与浓烟,接下来交给时间就够了。

蓝狐审视了一番:“好!现在跟着我走,去城北支援友军。”

最快的支援方案就是乘船顺流漂向下游,常备军正在这么做。

也就在漂行之际,他们注意到了居民区异常的骚动,继而是喊杀声,在众军士的讶异中,一支规模庞大的骑兵队赫然出现。

“不!我们得撤!”

奈何任凭蓝狐捂着脑袋呐喊,他现在什么都阻止不了了。

现在的局面正是他最为恐惧的,终于因为突发事件的不断发酵,罗斯联军还是背水一战得迎来法兰克骑兵的集团冲锋。

再说故意按兵不动的特里斯坦将军。

吉尔伯特又擅自冲锋,明明诺曼人只是少部分人员登陆,骑兵想要一鼓作气冲垮敌人主力之时机尚未成熟,贸然的进攻在他的预料之内,考虑到吉尔伯特是国王的女婿,自己就算有意去阻止他不要意气用事,奈何是没有时机也缺乏必要的义务。

如果吉尔伯特战死了,那就是年轻人为自己的鲁莽付出了最惨重的代价。

结果战局的发展出乎意料,拉蒙高的骑兵硬是在这位伯爵的带领下打出重大战果。

即便如此,特里斯坦还在等,他希望更多的诺曼人登陆。

可看起来吉尔伯特甚至顾不得自己的战马过于疲惫就要发动第二轮冲锋,实在太过于危险。

时机是否成熟了?也许吧。

随着暗中观察的部下向特里斯坦汇报诺曼人的大型船只整向下游漂行,所谓正向战场异动,他不得不考虑采取断然措施。

“莫非他们是打算逃跑?很有可能。诺曼人素来是吃了亏就逃命。”

他思考了一番,终于拔出剑,借着扭过身躯看向身后整装待发的战士。

“时机已到!战士们,高举你们的矛!号手,给所有旗队发信号。我们走!”

不同于北方牛角号的低沉,法兰克的小铜号清脆又刺耳,此乃绝佳的冲锋信号,于是所有埋伏起来的精锐重骑兵逐渐显露出他们的真身。

突如其来的情况大大出乎阿斯卡德的意料,他本以为敌人就是眼前的那一群骑兵,怎么又窜出来更多?难道法兰克人是精锐尽出了?

继续坚持和他们死战?!

如果父亲阿里克站在这里大概是临危不惧硬抗吧?奈何自己带领兄弟们真的能扛住铺天盖地的骑兵冲击。

阿斯卡德尚且能保持澹定,他的眼角注意到左右兄弟,他们刚长胡须仍显非常稚嫩的都在不自觉的剧烈颤抖,有的人甚至双腿打颤。

仔细看看那些新出现的骑兵,头盔在骄阳下强烈反光,这些人几乎人手一根矛杆一般的存在。

不!那就是骑矛,这一切都如两年前在易北河目睹的,莫非历史要在马斯河畔重演了?

“老大,我怕。我们怎么办?就在这里继续站着?”

“对啊。咱们连矛都没有,怎么挡住他们?”

身边的老伙计惊恐中抱怨,阿斯卡德无意斥责,因为凯尔哈急忙凑过来,这位真正的芬兰伯爵本不想打退堂鼓,看着自己的伙计带着一众罗斯新军傻傻硬抗,如果他们大规模阵亡岂不是自己也要遭遇连累去死。

“阿斯卡德!我们得退。如果留里克大王在这里,如非必要他绝不会与敌人骑兵硬战。即便是战斗,也必须在逼近河边的地方。”

“你想说什么?”

“我是说我要后退,直到我的后脚跟能触碰河水。我们的身后就是船只。就让法兰克人冲吧!如果他们真的疯狂,就算是冲垮我们,他们也必然连人带马全部冲到河里。”

凯尔哈危机时刻的话可是给了阿斯卡德提了醒,只见现在新出现的骑兵并没有全力冲锋,而是组织起骑墙逐渐逼近,他知道这意味着此乃真正冲锋前的迫近战术,而这短暂的时间窗口就是罗斯军最后的调整时机。

阿斯卡德剑柄敲打圆盾,大吼着惊醒整个盾墙:“兄弟们!稳步退却!直到我们的后脚跟能触碰到河水。”

第七旗队现在完全放弃了自己的伤员,战士们带着悲愤的情绪像是在撤军。他们并没有真的撤退,然不少友军真的开始重新跳会船上,打算再度漂到河面躲避风险,结果又与后续登陆的友军完全堵在了登陆滩头。

他们一样撂下自己的伤员,至多将一些受了轻伤的连拉带拽地弄到河畔。

在联军的身后就是全部的武装货船和风帆驱逐舰,各舰面相城市的一边侧舷安装的扭力弹弓从未拆掉。

用于攻击亚琛的扭力弹弓重新紧急安置,这下罗斯军主要的重武器几乎完全做到了“此面向敌”。戴着毛毡遮阳帽海军战士和工程兵在大船漂移的时候就在全力给弹弓上弦,之前的实战证明了弹弓发射的标枪对敌方重骑兵有着无与伦比的杀伤力,现在的反制手段也必然主要靠它的。

这几艘大船甲板对敌一侧站满了人,扭力弹弓与钢臂十字弓蓄势待发,他们要作为友军坚强后盾,竭尽所能迟滞敌人的进攻。

“你们是要逃跑吗?诺曼强盗,休想跑!”

双眼瞪大如铜铃,特里斯坦的铁剑直指诺曼人的登陆滩头。全军出击也逼着尚未休息完毕的拉蒙高军二度行动,如此法兰克铁骑发起他们最为凶勐的冲击。

战马开始集群小跑,骑枪一致向前。

骑兵军团彻底引起了整个罗斯联军的恐慌,到现在似乎就只要第七旗队、芬兰军、尹瓦尔的丹麦亲兵,如此近千人背靠大船和大量半搁浅的长船坚持。

至于其他人,他们的确距离登陆地已经远了些,现在依然迫于骑兵军团强大的压力字面意义的丢盔弃甲,直奔自己的船只意欲逃亡。

一些腿脚好的人已经逃到了河边,那些动作慢的人已经命中注定在无数马蹄的踩踏下成为肉泥。

但罗斯军断不会让他们轻易得逞。

明明距离较远,全部的扭力弹弓几乎同时发射。两舷的弹弓齐聚一舷,本用于陆战的扭力弹弓就临时找个位置安置在船舷。

八十座弹弓一轮齐射就能发射八十支标枪,它们势大力沉,尾翼的特别构造使得它们发射出去就疯狂旋转,稍稍牺牲了些许射程却额外获得了一些战术优势,这些标枪异常精准,旋转的尾翼引起轰颇大的轰鸣,就从慌乱的军队头顶呼啸而过。

标枪扎向密集的骑墙,这是特里斯坦此生第一次的疯狂体验。他从未见过这种战术,顿时想到拉蒙高伯爵曾给自己的警告。奈何现在已经不能告知部下规避,事实上规避也没有用,就像是离弦之箭他只能抓住关键机会尽可能冲死敌人。

不出意外的这些标枪大规模击中骑兵,在强劲的冲力之下,纵使的布面甲的铁甲片也无法抵御近一磅重巨针状碳钢枪头的凿击,至少当前的法兰克甲胃还无法抵御这种笨重武器的精准射击。

开始有骑兵跌倒,特里斯坦最担心的情况随即发生。

法兰克骑兵队的骑枪冲锋一样是分成若干组,排成线列阵的各组间保持一定距离。奈何他们遭遇的几乎是扭力弹弓的低平射击,毕竟罗斯军对付骑兵也打出了一定经验,要打就攻击队首的那些家伙。

要组织这样庞大的骑兵队,最高指挥官必须穿着足够醒目,且身边一定要有掌旗官。如此一来岂不是告诉敌人“我是大人物”?事实如此,并非他就愚蠢。阿斯卡德到现在仍是顶着有着巨大羽毛装饰物的头盔,他一样是重大目标。

此乃一种取舍。特里斯坦需要的是一场决定性胜利,至于个人的生死可以置之度外。

于是求仁得仁,有的人被多座扭力弹弓的操纵者盯上。

标枪划过一个低平的抛物线,给予先锋骑枪极为致命打击。

一根标枪悲剧性地击穿特里斯坦坐骑的马脖子,固然有着巧合却是冥冥中的必然,标枪击穿了马脖子,本是身躯贴着战马鬃毛持剑冲锋的他,枪头硬是撞穿了他的甲片,有炸穿了衬里的锁子甲。

这根标枪并没有再深入特里斯坦的身体,奈何一根肋骨硬是被撞断。

也许,如果他也穿戴着罗斯精锐士兵才有的新锐胸甲,此身断不会遭此厄运。

他被甩下战马,断裂的肋骨因二度撞击直接击穿了肺,漏气的肺正在发出骇人又怪异的呜呜声。

“糟糕!致命伤!”

奈何特里斯坦本人已经被甩了出去,重重跌倒在地的他下意识捂一下流血的胸口,憋着的一口气可是不敢吐出来。

他正面临致命的气胸,多亏了身体的好素质迫使自己踉跄起身。

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的主将坠马,后续骑兵注意到友军出现异常伤亡,他们下意识调整跑位生怕自己的战马踩死受伤的友军。

战马在半跪在地的特里斯坦身边疾驰而过,他突觉胸口一团东西上涌,实在憋不住便是喷出一口的血沫。现在他看到了,自己的部下正在践踏、戳击逃跑不及的诺曼士兵,也看到了拉蒙高伯爵加入战斗。

他不禁微笑,突然身体一虚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倒了下去。

就在弥留之际,他的眼睛看到城市方向已经浓烟滚滚,最后的笑意瞬间化作惊恐。

已经不需要害怕了,一切都结束了……

相邻推荐: 唐朝贵公子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洞螟不拼爹时代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穿越到吞噬之前从截胡曹操开始变强溯源仙迹开局奖励一百亿妖君在上:我的老公是狐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