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二章 资产配置

作者:镶黄旗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神级系统:从超跑开始做首富 万法之主 重生之都市学生

皮尔卡顿确实是个相当完美的老板。

尽管在许多外人看来,他是个威严肃穆的人。

身上天然带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派头,而且还有一双鹰一般锐利的眼睛。

但那样不苟言笑的形象多是在他繁忙工作,承受莫大压力的时候才会出现。

其实对于他的员工们来说,这个已经六十三岁的小老头,除了是他们的老板,还是父亲和好友。

甚至就连他那双像鹰的眼睛,平日里也永远是充满了慈爱,看待他们就像父亲注视自己孩子。

毫无疑问,皮尔卡顿待人是宽容与真诚的。

尤其他非常善于挖掘人才,愿意提携年轻人。

这就是他为什么总能收获身边人的尊重和爱戴,会被称之为真正的艺术大师。

所以完全可以想象,如果宁卫民能够亲耳听到皮尔卡顿在宋华桂的面前,是如此评价和看待他的。

哪怕他再市侩,再精于算计,怕也会因为这份信任和厚爱产生“士为知己死”的冲动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尽管皮尔卡顿用人不疑,宋华桂也对宁卫民器重有加。

他们最终传真回东京的消息,也为宁卫民解决了在欧美申请跨境专利的后顾之忧。

甚至宋华桂还正式授权,允许宁卫民代表华夏公司继续和日本公司的高层接洽,进一步讨论合作方式和可能性。

但由于这个时间段比较特殊,宁卫民却真是有点顾不上这些事情的后续工作了。

反而不得不暂时把拉杆箱专利和合作谈判的事儿先扔在一边。

不为别的,就因为掀起泡沫经济狂欢的《广场协定》,已经迎来了为数不多时间的倒计时。

在这最后半个月时间里,宁卫民知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必须拼尽全力与时间赛跑。

争取在日元资产狂飙升值之前,为他自己弄到更多的筹码,把所有的资金配置到位。

这才方便日后挥舞大镰刀割韭菜啊。

所以实际上,从提交完拉杆箱的专利申请后,宁卫民就掉转了矛头,首先就把全部精力放在了不动产的收购上。

他不但天天催促香川美代子和小野光南尽快拿房出来签约。

自己还主动出击,又去找了几家不动产中介碰运气,为自己物色合适的标的物。

资本主义国家千不好万不好,就有一点好,钱真的能通神。

只要你有钱,又肯花钱,就肯定有人愿意站出来满足你的需求。

哪怕你的要求多么不合情理,存在多少客观障碍,都不要紧。

还别看时间这么紧迫,可对宁卫民这样财大气粗,又愿意为时间埋单的客户,哪家不动产公司不愿意掏出箱子底儿来伺候呢?

一家叫左川不动产的中介公司,查遍了自己手里的房源,就找到一套特别符合宁卫民要求的高级公寓。

那套房子位于港区的赤坂,房屋性质在日本叫“忙雄”,这来自于英语的Mansio。

这种房子别看是集合性住宅,但也是有土地权的,分摊在每个独立单元的面积里。

房屋质量不错,建成才两年,七十多平米,3LDK的格局,也没租客。

因为房主偶尔会来住几天,一直空置。

只是房主对于房价期待值较高,这么一套房子就想卖出八千万円,要价几乎高于市价两成左右。

所以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还就是这么巧了。

宁卫民恰恰就是这个房主等了许久,愿意挨这一刀买主。

于是在房产中介的卖力联络和促成下,9月9日,双方就迅速签约,完成了过户交易。

这一下更让小野光南和香川美代子深受刺激,拼了命的加倍努力。

9月12日,香川美代子也终于成功完成了签约。

哪怕香川美代子老板的朋友还身在海外工作,但由于这位房主确实也急需卖房变现,对宁卫民的出价还比较满意。

在香川美代子和其老板的不断恳请下,房主终于同意在东京安排了一个委托人,和宁卫民进行了购房合约的签订。

就这样,宁卫民花费了整整伍亿八千万円的巨款,再得一套七百平米的位于中央区银座二丁目7番7号的商业用房。

所以最后急红了眼的就是小野光南了。

为了把宁卫民答应的六亿円订单全部拿到手,他不惜再度提高寻访房源消息的回报,甘愿和提供房源的人平分成功签单后的提成奖金。

这么一来总算是管用了。

他的一个同学,听说提成能有上百万之多,就把一个书店老板正考虑跟着自己儿子去海外移民,打算把多年经营,位于港区西麻布的一处上下两层的书店转让的消息透露给小野。

并且还亲自带着小野和这位书店老板见了面。

最终,小野光南凭借这个及时得到的信息,牵线搭桥再度成功。

这位书店老板以三亿円作价,把七十多坪的店铺连土地带房,还有书店藤本、存货、员工、供货渠道,统统打包卖给了宁卫民。

于是至此,宁卫民在不动产的配置上算是基本到位了,而且还很意外的成了一个日本书店的接盘侠。

说到这里,有人一定会感到非常奇怪。

前面不是说,宁卫民自己个人只有六亿多円吗?

就是连开店的二百万公款都算上,怕是加起来也只有八亿円吧?

那怎么到现在,他买下的这些不动产加起来,都已经高达十二亿円了呢?

其实这很好解释,因为可以找银行贷款的呀。

千万别忘了,金融地产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可以用手段加杠杆啊。

没错,作为一个外国人,宁卫民身在日本,根本找不到愿意贷款给他买房的日本银行。

哪怕他全款买了房,也一样会在这些银行面前碰壁,照样不会有什么不同的结果。

因为日本银行业的管制太死板了。

对于要求金融开方的美国爸爸白白喊了几年“嗨依”,但直至如今,也只是流于形式罢了。

实际上在迎来泡沫经济前,日本的银行连客户群都毕竟单一,主要就是吃本土大企业的。

连日本国民的小企业想要获得贷款都不容易,就别说外国人了。

所以就连日本人自己都骂日本的银行业,是“晴天送伞,雨天收伞”。

觉得这行业的人既无耻又市侩,偏偏待遇还贼好,简直没有天理。

可问题是日本毕竟不光是纯粹的本土银行啊。

哪怕金融开放的步伐再拖延,可再怎么样,起码也得允许外资银行进入日本从事基础的金融业务。

所以这年头的东京,已经有不少外资银行扎堆儿在此,甚至已经有了不少外资投行了。

像宁卫民开户的东方汇理苏尹士银行就在其列。

法国人可没日本人那么不好通融,人家一直都承认房地产是优质的可供抵押的资产。

哪怕一切都按规矩来,宁卫民也能顺利得到房产评估价值的百分之五十的贷款。

更别说宁卫民还借的是法郎,不是日元了。

东方汇理苏尹士银行日本分行非常乐意为宁卫民这样的优质客户服务。

并且十分荣幸的把七百万法郎输送到东洋的岛国上,扩大自己国家的货币影响力。

他们怎么也不相信,就凭能买下这么多房产,宁卫民还能轻易破产?

那想想看,宁卫民从法国银行借出法郎来再换成日币,等到日后再还法郎。

就凭日元长期升值,而法郎的一蹶不振,这岂不是又能在汇率上大捞一票?

所以说,借的越多就赚的越多,加杠杆是发财的不二法宝。

还别看宁卫民手里有六亿日元是自己的,两亿日元是准备开店的。

可他靠着这种买了房就抵押借贷,借贷后再拿钱买房的套路,他把手里的八亿円变成十三四亿日円是妥妥的。

实际上,他不但买了十一亿的不动产,手里还有不少的现金呢。

不但压根就没动办正事的公款,还有余钱付利息呢。

这账目还真的特别好算。

两套先买的住宅,他总共借贷了一亿五千円。

银座的经营场所接了两亿九千万。

最后买下的书店又借了一亿。

贵了包堆儿,一共借了五亿四千万,这魔术变得够有意思的吧?

更何况在宁卫民一个劲儿的催促下,京城的殷悦又尽力把最近几家店铺和工厂收入给凑了五六十万,还收回了张嫱专辑增发的一百万盘磁带的分红。

然后叫上罗广亮和小陶,一起去找长城饭店的阿霞,又兑付了一亿日元汇了过来。

所以实际上,到这一步还远远没有结束,宁卫民的手里还有两亿六千万円能去进行下一步的资产膨胀呢。

那就是在证券公司开户,用这笔钱去买房地产公司和证券公司的股票,绝对包赚不赔啊。

再加上日本的证券公司因为发展的历史比较长了,已经有了融资融券的服务,按照宁卫民的条件,配资以一倍计算,是证券公司完全可控的风险。

这样一来也就是说,宁卫民的钱一进股市就又膨胀一倍,变成了五亿两千万円了。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宁卫民心里有个绝妙的盘算,那就是股市里让这些钱滚上仨月,兴许就能赚够两亿円了。

倒不如一边炒着股票,一边办着自己事儿。

到时候无论是赚钱减持,还是等待日币升值,房产增值,继续跟银行上了扩大贷款额度。

都不大可能耽误他花钱办正事,这就是无缝拼接啊。

至于什么参与汇市的炒作,借助几十倍的杠杆买日币单边升值,大发横财,所谓的实现利润最大化。

那就别想了,这个主意完全不现实,纯属扯澹。

因为首先在于技术的局限。

别忘了,电脑技术才刚刚开始兴起,目前这就不是电脑交易下单的年代。

所有的金融市场,目前还都是委托人负责的交易方式。

拿股票来说,交易所内身穿红马甲的股票交易员,还是标杆性的存在呢。

此时的股票玩家还得通过股票交易人下单,才能买卖股票。

所以如果一旦某只股票出现暴涨暴跌的情况,非常容易出现堵单,无法成交的情况。

想要即使获取交易信息和数据也存在着较大的滞后性,非常困难。

正是这种原因,导致这个年代国际资本流通困难,金融衍生品也非常少。

不是设计不出来,而是因为硬件条件,就没有足够的能力支持即时性的频繁交易。

当前的世界范围内,基本上只有期货、股票,和债券三大市场,才是较为成熟,有足够资金体量的,外汇交易市场都不行。

因为世界上的外汇交易市场是布林顿森林体系瓦解后才开始发展的,每天的交易量也很有限,才不过七百亿美金,而且主要集中在欧美货币之间。

事实上,也唯有英国伦敦和美国纽约,才是真正允许国际资本自由撒欢的交易市场。

东京外汇交易市场虽然存在时间较长了,但交易制度还非常封闭。

对于交易方也有极其苛刻的准入要求,只允许特定的银行参与,而且额度也有限得很。

在日本的外资银行里,只有一些美国银行获得准入门槛。

就连东方汇理苏尹士银行都被拒之于门外,这可是已经国有化的法国银行啊。

而现代意义上针对个人玩家的外汇保证金交易制度根本没有踪迹,东京的外汇市场完全就不允许个人炒家参与。

要不为什么靠炒外汇出名的“渡边太太”群体,是九十年代才出现在世界外汇市场上的呢?

因为日本直到1998年修改了外汇法,才允许个人外汇交易,这就是技术性和制度性的双重阻碍。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这些阻碍并不是绝对的。

许多人或许都知道日本泡沫经济时代发生过“六鬼闹东京”。

其中的带头大哥坂和兴业的北茂社长,不就是靠炒汇一年赚了上百亿円吗?

这已经成了日本泡沫经济时代的标杆性事件了,无法否认。

但问题是,也得知道,坂和兴业是日本的中型炼钢企业啊。

作为坐地户,人家是有长期合作银行的。

那么也许北茂就是依仗关系户的身份,才能借助银行渠道做投资呢?

裙带资本主义,这也是日本的一大特色。

而这个优势,宁卫民当然是没有的。

所以多大的本事就吃多少的饭,一了解到这些情况,宁卫民就压根不去做不切实际的炒汇梦了。

更何况炒汇因为加的杠杆大,如同走钢丝啊,永远都有一失足成千古恨的风险。

玩儿这个不但伤身,而且折寿啊。

又不是赚不到?无非是时间快慢罢了,何必提心吊胆受那种罪呢?

相比起来,投资地产和股票,才是能让人舒舒服服躺着数钱的投资之道啊。

挣到手的可不光是钱,还有命呢!

相邻推荐: 我有一个大世界师娘,我真是正人君子我在美国修个仙旧金山往事我真不是狗官也许我就无法拥有正常的青春大唐腾飞之路诸天一道海贼之绝不加班至擎往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