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又一年的寒冬

作者:人勿玩人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斗罗之天上掉下龙妹妹 霍格沃茨的秘源术士 绝世唐门之元气骑士 魔法与万象卡牌系统 神级系统:从超跑开始做首富 重生之都市学生 万法之主

张淑娘御使着法器,在院子里,噼里啪啦的试验。

玩的不亦乐乎。

"这几天价格涨了没?"周红忍不住问道。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

但陈理清楚她说的是法器的事情。

"我好些天都没去市场打问了。"陈理说道,心中有些无奈:"哪有这么快的,你就放宽心吧,肯定会涨的,只是时间问题。"

他都后悔跟她说了。

自从知道他大批量收购法器后。饭饭吃不好,睡睡不香,三天两头都要问上一遍。

这心理素质,放在前世,就是标准的韭菜。

"我就是问问!"周红娇嗔道:"问问都不行吗?"

"行行行,当然行。"

...

张淑娘没见识,认不出这是中品法器,却不代表张彦没见识。

傍晚的时候,就拿着法器匆匆上门了:

"惭愧啊,我这女儿现在都被我惯坏了,一点都不懂事,怎能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这法器你快收回去,真不能收。"

"你这是干什么?我这是给淑娘的,又不是给你的。淑娘一直叫我叔,我送件中品法器怎么了,值几个钱?我看不懂事的是你。"

值几个钱?

这赤裸裸的炫富,听得张彦心中一窒。

这可是中品法器,连他用着防身的也就一件中品法器。

"淑娘是我女儿,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我还管不了了,全天下都没这个道理,这真不能收。"张彦道。

"我送出去的东西,也没收回的道理,走走走,这里不欢迎你。"陈理说着,手推搡张彦。

张彦梗着脖子,伏低身体,暗暗较劲,见无济于事,又用后背死死的抵住,涨的脸红脖子粗。

可全然无用。

面对陈理的巨力。

他被推得连连后退,毫无反抗之力,很快就被推出院门。

继而"砰"的一声,大门关上。

张彦看着紧闭的大门,呆立半响,无奈的跺了跺脚,打道回府。

他回到家,女儿的闺房里传来"嘤嘤"的哭声。

"哭啥哭?说你几句,还哭个没完了。"张彦黑着脸,没好气道。

"是大叔非得给我,我都说不要了...呜呜呜。"闺房里,传来张淑娘委屈的哭声。

"那你就拿回来了?知道这东西有多贵吗,把你卖了都不够..."

张彦闻言气又不打一处来,高声道,然话说到半截,猛然想起这法器还在手上,他老脸不由一红:

"好了好了,出来吃饭了。"

"不吃!呜呜呜..."张淑娘倔强道。

她也不是没脾气的人。

这明明不是她的错!

她爹还训她。

"还不快出来!"张彦训斥道。

过了半响。

张淑娘才委委屈屈的走出闺房,还在不停抽泣,忽然她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也顾不得心中委屈了,疑道:"爹,法...法器怎么还在...在你身上,你刚才不是去还了吗?"

这死孩子。

这感应怎么这么敏感。

"这还不是没还掉,爹的老脸都给你丢尽了。"张彦恼羞成怒道,本来还准备找个合适的机会,此刻也不得不从袖口拿出来,把法器拍到桌上。

张淑娘闻言眨了眨泪眼,弱弱道:"那...那我是不是可以继续用了。"

"拿去吧!"张彦无奈道。

张淑娘破涕为笑,连忙伸手一招,这枚翠绿精致的法器,便迅速的飞回手中,一脸欢喜道:"我就知道大叔这么好的人,不会收回去的。"

"是是是,你陈大叔对你好,以后记得好好报答人家。"

"嗯,知道了,爹。"张淑娘喜滋滋道。

"还不去洗把脸,然后把饭盛出来,你爹都饿死了。"张彦没好气道。

...

秋去冬来。

数日后,一股寒流自北方袭来,铅灰色的乌云如天幕一样终日笼罩,寒风嘶啸声简直比炮弹出膛时划破天空的声音还要尖锐。

寒风持续了三天后。

一日深夜,大雪开始降临。

这是他在这个世界经历的第二个寒冬。

只是相比去年在绿河坊时的煎熬难捱,今年这个寒冬,对陈理一家的生活没造成丝毫影响。

四季如春的护城大阵,使得大雪才刚飘落在地,便开始迅速的融化。

外面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寒风萧萧。

鸾落城除了地面湿漉漉的仿佛下了场大雨外,再没变化,依然温暖如春。

一大早,陈理推开门。

密密麻麻的鸟雀在院子里,屋顶处蹦蹦跳跳,见到陈理出来,叽叽喳喳飞的无影无踪,无数的鸟屎从天空如雨点般坠落。

为了躲避外面严寒,无数的飞鸟成群结队的涌入这个温暖如春'世外桃源';,当做栖身之地。

如今整个鸾落城到处都是鸟粪。

走在路上,一个不注意,头顶、衣服上就会多出些不明物体。

当然,也不是没有野兽偷渡进来。

小的也就罢了。

大的大都没什么好下场。

陈理就抓到过一只闯入院子里的野兔,或许是野兔吧,反正比正常野兔要大的多,都有十余斤重,让陈理大吃一顿。

许是这些生物长于灵气之地,天滋地养,虽不是什么妖兽,却富含灵气,肉质玉嫩鲜美,回味无穷。

直到陈理走到城外。

才真切的感受到如今已经是严冬。

他放出飞剑,一跃而上,随即连人带飞剑的顺山而下,这段时间,御剑飞行已被他练得精熟,虽然还不敢玩什么花样。

但用来赶路,却绰绰有余。

不像绿河坊,一到大雪来临,就开始猫冬,不到积雪化开都不会出来。

这里山脚下的棚户区,即便在冬天依然活跃。

集市里,大雪已经清理干净。

大量摆摊的散修裹着厚实的棉大衣,冒着严寒,大声吆喝着生意,不过相比往日的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如今却是冷清了不少。

"听说了吗?宋家庄邪祟肆虐,一整个庄子人都没了,好几个散修进去查看,都遭厄了。"

"都没了?上个月我还在那落脚呢!"一个摊主说道,一脸后怕。

"就前不久的事,你算是运气好,现在这种事情是越来越多了。"

"没有金丹老祖,以后这光景啊,恐怕是一年不如一年,我看这日子难喽。"

"噤言!不要命了!"

陈理路过时,听的一耳,想起在森林里遇到的那个恐怖的邪祟,心中不由微沉。

"这世道哪里都不安宁啊!"

...

时间又过了几日。

研究了近一个月的护身术,终于有了眉目。

陈理口中无声开合,手指快速结印,伴随灵力的迅速消耗,宛若天地共鸣,很快身周有一层光膜瞬间形成。

"总算练成了!"

相比简化版的护身符。

法术版的护身术,光膜看着更加凝实。

虽然没试验过,但毫无疑问,这防御要比护身符强得多。

"护身符说是一阶七级符,但两记威力堪比五级术法的灵力弹指就可击破,论真实防御力恐怕最多也只有一阶六级!"陈理若有所思:

"而号称可抵御筑基一击的一阶九级的金光符,实际防御力估计也就一阶八级。护身术练到专家完全就能比拟,甚至超越。"

"精力和灵力有限,以后就专精护身术、牵引术、掌心雷、呵斥术、闪光术以及还没学会的御风术,至于其他术法,只需练熟即可。"

护身术,专攻防御。

御风术,用于跑路。

牵引术、掌心雷、呵斥术、闪光术,则用于战斗。

攻防逃,三位一体。

总共两门七级术法,两门五级术法,两门三级术法。

除了两门七级术法练习起来比较消耗灵力,剩下的对他而言,已经不值一提,就算一阶五级的牵引术和掌心雷,他现在都能连续施法个八九次。

相邻推荐: 天下豪商LOL:整活型辅助,队友破防了LOL:暗裔女神觊觎我!lol:我真的超努力LOL:大司马首徒,治愈全世界